“还是去吃饭?”周星宇从后视镜里看了冯一平一眼。

    “当然,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冯一平好像没有意识到他刚才做了什么事一样,入神的看着窗外。

    哪怕路上又堵了起来,哪怕这依然很冷,哪怕天看起来一如既往的灰蒙蒙的一片,哪怕遇上了之前那样的麻烦事,他还是没有任何理由的觉得,这儿就是比这会至少阳光灿烂的加州看起来要舒服。

    “丑话说在前头,今天这餐饭,你要是准备得让我不满意,我可不干,”

    “保准让你满意,”周星宇振奋了下,“天上飞的海里游的山上跑的,都有,关键是,还有你家乡的美味,”

    不过,一想起刚才的那事,他又有些沉寂。

    “放心吧老周,”冯一平在他肩头上拍了拍,“我会处理,”

    “一平,我想你这么做,肯定都有自己的道理,可是,应该说,从上到下,大家对我们集团的工作都很支持,”他还是委婉的劝了一句。

    “我知道,”冯一平自然也清楚这样的情况。

    事实是,对嘉盛,从首都到地方,大家其实不是很支持,而是非常支持。

    虽然说,这跟冯一平跟各方都不粘连的定位和行事,以及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取得的那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成就有很大的关系,但客观的说,绝大多数人,对他和嘉盛,都非常支持。

    哪怕这些支持,是建立在嘉盛为当地的经济繁荣出力的前提下,那也是很难得的一件事,众所周知,在国内,有时候做点事是真的很难。

    并不是你在某地投资,审批盖章的事对你就是一路绿灯。

    但嘉盛现在在这些事上面,可以说是畅通无阻。

    “我知道,我知道很多人对我们都很支持,可是老周,你知道吗,我现在真是厌了有些人,不想在他们身上过多的浪费时间和精力,”

    “再说,我也不能一直都支持比尔盖茨,一直微软吧,偶尔也要允许我硬一把,”

    “哈哈,”周星宇笑了,“你一直就很硬,”

    “好好开车吧老司机,”

    …………

    按一贯的规矩,公司的聚餐,都是放在天骄居,今天也不例外,还是第一家店。

    等在门外的金宝看到车冯一平的车,马上笑呵呵的跑过来,“新年好新年好,”

    “新年好金总,哇,你这过个年,倒还过清减了,”

    “哈哈,”金宝依然肉乎乎的巴掌握着冯一平的手把他朝里面请,“就冲你这句话,我就不跟你要红包,”

    “你不要,我得要啊,”冯一平脱下外套,递给一个笑着的女服务员,“新年好,谢谢,”

    “冯总新年好,”那姑娘马上红着脸跑了回去。

    “早备好了,”金宝真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来,“猴年大吉,万事胜意!”

    “有红包拿,我是绝对不会推辞,”冯一平毫不客气的抢过来塞到怀里,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真怀念这个味道,”

    “咦,这么迟了了吗?”他看到店里空荡荡的,差点喊出“没客人”这几个字来。

    大正月的,这几个字绝对不讨喜。

    “还没开张呢,这不是等着接待你这个大富豪之后,我们再对外营业吗,让我们天骄居,也沾沾你的财气,”

    “这可不像是学哲学的人该说的话,”冯一平和金宝一前一后的上楼,“春节有没有突破?”

    春节,好多人被逼婚,同样,也有好多人在这个时候向家里公开个人问题的进展,带着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回家过年。

    “嘿嘿,去了她家一趟,”

    “很满意?”

    “还行,”金宝笑着说。

    自然还行,他现在也算是成功人士一枚,而且跟冯一平关系亲近,虽然这体型看起来,总是觉得跟二师兄是近亲,但是,放在一般人身上,那是痴胖,对现在的他来说,那就是福气相。

    “恭喜恭喜,恭喜你早日名正言顺的抱得美人归,争取三年抱两,”

    “你这是不把我们的基本国策放在眼里啊,”包间里有人笑着说,“只生一个好,你不知道吗?”

    “哈哈,永高,你怎么也在?”

    “新年快乐!”门一推开,一堆人围了过来,最前面的就是梁永高。

    “我怎么在这?终于做通了我爸妈的工作,从今年起,我就再一次回首都,”

    “好啊,梁汉三回来啦,好长时间没见了,”冯一平握住他的手。

    还是家乡水养人,本来瘦瘦的他,现在丰满了好多,气色也好了好多。

    “我这百把斤,从此就交给冯首富你咯,”

    “千万别,你早就交给了小蔡,对吧小蔡,你真是越来越漂亮,那啥,永高都回来了,这边那几个备胎就趁早断了啊,”

    冯一平前面被一帮男的给围住,小蔡本来站在后面,捧着一杯茶笑嘻嘻的看着这些长不大的家伙嬉闹,刚还想顺着也夸冯一平几句,冷不丁听到他这话,差点茶杯都摔了,“冯首富你厉害,”她竖起大拇指,“静萍年后不是也要来首都吗,你等着,”

    “呵呵,我们清华的,不是厦大的,”冯一平笑。

    他这么一闹,本来稍微还有些拘谨的那两位,尤其是颜志达,神色也轻松了下来。

    他就怕颜志达和韩贵亮这两位平常来往得少,也没什么交集的公务员,在这样的时候不自在。

    首富也需要朋友,也需要放松,何况是这样几年都难得聚一次的聚会。

    “再一次看到各位,看到各位越发英气勃勃,靓丽动人,我很欣慰,来来来,这头一杯,大家一起干了啊!”

    “又充大,我们可都清楚,今年是你的本命年,礼物都准备好了,”陆文青笑着拿出一个大红的袋子,“至尊手工版本命年三件套,这是便利店这两个月最热销的单品之一,”

    这个是神奇工坊不务正业的又一项出品,前后也是几易其稿,但是,一经推出,就大受好评。

    有设计感的东西就是不一样,其它店里那些只是红色的三件套完全没办法比。

    这也是镇里的纺织厂,今年春节只放了三天假的原因。

    “谢谢,不过,我觉得,这怎么也应该要小蔡这样的女士送给我才正常吧,”

    众所周知,本命年三件套的核心产品,就是内裤,陆文青一大老爷们送冯一平内裤,确实挺不是事。

    “我忙着给那些个备胎送呢,没空,”小蔡说。

    众人大笑。

    所以说吧,这女同学啊,一旦是那啥,成了有主的妇女之后吧,那一旦放开,嘿,等闲的男同学那都招架不住。

    但冯一平是谁?

    “永高不哭,我们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

    小蔡也敏捷得很,马上用同一首歌的歌词对付他,“是不是他的苦,你也有感触?”

    好吧,冯一平只能选择喝酒。

    辞旧迎新的时候,是最适合回忆过去的时候,也是最适合和老朋友相聚的时候,这一餐饭,大家吃得很尽兴,虽然个顶个的都给冯一平敬酒,但其实大家都知道轻重,他加起来,拢共也只喝了不到三两。

    喝了一杯茶,周星宇把一个包递给冯一平,“走走走,大家也都是天骄居的股东,我们今天一起给在这里上班的同事发红包吧,”

    他从包里拿出一大把红包来。

    他年纪最小,在这样的场合给大家发红包,其实不妥,尤其是梁永高、韩贵亮、颜志达他们三位,都不在嘉盛工作,不过,让大家跟他一起给天骄居的员工发红包,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好哇,”这个没人推辞。

    …………

    冯一平没有回家,直接到了办公室,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马部长,“部长,新年好,我回首都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