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记一下,尽快在库管系统选拔一批骨干,争取最迟在一季度,让他们去硅谷,让他们去奈飞的仓库好好学习学习,”

    从商务部告辞出来之后,冯一平相继拜访了其它的几位领导,都是那次随同出访美国的领导,同样是简要汇报了之后工作的进展,分别用时十几二十分钟不等。

    这并不是他迫于王总的压力,急切的希望拉近跟这些领导的关系,而是从礼节上确实有这个必要。

    当时在布莱尔国宾馆,总理要求那么多位领导支持冯一平,并让他们一一交换名片,虽然现在以及可以预见的将来,打交道最多的,还只会是商务部,但是,跟这些至少是部级的领导打交道,如果太功利,只和商务部走得近,未免会在他们心中拉低自己的印象分。

    话说,一个上午见好几位部级领导,能有这个殊荣的商人,确实也不多。

    上午的行程紧凑,下午同样是马不停蹄的奔波,在市区随机慰问了五家公司,最后一站,是位于郊区的便利店物流中心。

    有佳便利的物流中心,跟国内公司相比,优势明显,但是跟奈飞在桑尼维尔的第一家配送中心的效率相比,那又相差悬虚。

    奈飞在桑尼维尔的那家配送中心,由直邮执行专家、机械工程师和软件开发人员组成的团队,以独特的高速光学扫描机为基础,自己创造出了一套优越的配送系统,每天可以分拣并派送出几百万份DVD碟片,而且错误率极低。

    差距就是潜力,而且冯一平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方向,有佳现在的配送系统都还是选用现成的设备,如果能够自己量身定做一套,肯定会为物流配送插上翅膀。

    同样,这一成果还可以应用到物流公司,以及他们已经有计划,物流公司老总张必兴也提出来的快递公司。

    “那就顺道也通知物流公司,”

    “好的,我马上办,”周星宇答道,“大家都很欢迎你讲两句,”

    冯一平看了看这一直热火朝天的配送中心,看了看围在周围的那些眼神热切的负责人,“不好打扰他们工作,晚上,我跟大家一起吃饭,”

    “喔,”这个结果,其实比讲两句还要好。

    “嘘,”冯一平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号码,不会吧,但是,这还真有可能就是那边打来的电话。

    “你好,”

    “你好冯总,我是办公厅丁鸿,我代表厅里通知你,首长晚上8点钟有时间,我们在哪里接你?”

    还真是!

    “你好丁主任,我在清华创业园恭候,”

    “好的,创业园,我们的车六点半抵达,到时见,”

    “再见,”

    话说,这也太快了吧!

    也许这是自己第一次请见,也许是自己郑重其事的说很重要,也许是领导刚好有空?

    总之,他刚才的一个承诺,现在又成了空头支票,“抱歉,有重要的事情现在必须回城里,这餐饭,只能顺延到以后,”

    “理解,一平你的工作重要,”那几位负责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明显难掩失落。

    周星宇留意到了,悄悄的在他们耳边解释了几句,那几位马上先惊后喜,“一平,我们送你,”

    那激动鸭动的,像总理要接见他们一样。

    周星宇也很激动,他是清楚的知道冯一平是什么时候提出的要求,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确定下来。

    他不是初哥,他完全了解那样人物的时间安排,一般而言,一般的部委领导这样临时请求,也很难这么快就能安排。

    既然如此,昨天的那个王总之流的,何足道哉!

    …………

    丁鸿主任——冯一平并不知道他具体身份,他自我介绍也非常简洁,“办公厅丁鸿,”

    他看起来年轻,但冯一平猜想,他至少年过四十,不知道是工作还是个性使然,他是那种一看上去你就觉得他很专业,同时也是一看上去,你就会明了,很难和他打成一片的那种人。

    接上冯一平之后,礼节很周到,但是言语很少,直到过了那道门,入了那片海,才稍稍的提了句,“首长最近睡眠不好,”

    “对不起丁主任,恐怕我今天提的这事,难免会让首长有些激动,”

    话说,如果是领导听了会毫无反应的事,冯一平又哪有必要费这么大力气来向领导汇报?

    冯一平回绝的这么干脆,让丁鸿明显稍楞了一下,“哦,对不起,”

    “理解,”冯一平点点头,“我会尽量平实,”

    …………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但在这样核心又有历史底蕴的地方,冯一平还是很激动,坐在那儿不是太安生,好在在接待室没有等待多久,进去通报的丁鸿拉开那道门,“冯总,首长在等你,”

    “谢谢,”

    他冷淡,冯一平也没必要上赶着热情,以礼貌的疏离对礼貌的疏离。

    办公桌后,书架前,首长正拧上笔帽,“一平来了,快请坐,”

    “首长新年好!”

    “呵呵,新年好,刚回来?”

    “对,昨天刚到,”冯一平等到他坐下来自己才坐,不过结结实实的整个屁股坐了上去,不像很多人那样只坐半个屁股。

    “你做得很好,”总理简简单单的说。

    哦,看来在他这,不用把今天已经说了好几遍的那些话再说一次。

    “你觉得,在互联网创业方面,我们和美国相比,有哪些弱势?”

    “我个人觉得,除了电脑的人均普及率,我们和美国,并不存在太大的差距,相反,我认为这是一个经过努力,可以跟他们齐头并进,甚至实现超车的领域,”

    “虽然目前国内的互联网公司模式,基本都借鉴美国或者其它国家的同行,但是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欧美国家会羡慕我们在互联网领域的成就,会反过来借鉴我们成功的模式,”

    “毕竟我们和西方国家差距最大的地方,在于基础设施的建设上,比如高速公路,除了资金,时间也是很关键的因素,但是国内没有高速公路的地方,也可以连上信息高速公路,”

    这一块,冯一平还是比较熟悉,说起来,就忍不住小小的发挥了一下。

    首长点了几次头,但并不是太惊讶的样子,当然,你想从他们的脸上看到惊讶的表情,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你最近的这两家公司,为什么选择在美国开设?”

    这个问题有点关键和棘手,但是冯一平压根就没有任何迟疑,“社交软件,国内已经有非常成功的公司,我还是期待,能在这个节点上,抢占美国那边的市场,而不是和自家竞争,”

    “至于视频网站,它的盈利,主要来源于广告,囿于国内相对迟滞的硬件配套以及消费习惯,我们认为,现在还不是最合适的时机,当然,我们已经在做前期的准备,已经斥巨资和各影视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

    “你有很清醒的思考,这很好,”首长又一次点点头,“但是一平,处在你目前的位置上,有那么多公司,有那么雇员,做任何决策的基础,就是一定要确保稳定,”

    “稳定,是国家发展的前提,同样,也是公司有序发展的基础,要能顶得住外界的质疑,更不能因为这些质疑,而改变自己的安排,”

    好吧,他老人家原来对什么都门清。

    这样的时候,冯一平也不好说,虽然他因为外界的质疑,改变了原有的安排,但是《今日美国》的那篇报道,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记住了,谢谢领导教诲,”原来他老人家,压根就没把攀扯他的那些事放在心上。

    “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谁都喜欢人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领导也不例外,“你难得主动找我一次,说说,什么事?”

    “首长,您看看这个,”冯一平从包里掏出厚厚一叠文件来。

    “那个,”领导指了指办公桌,冯一平马上颠颠的帮他把花镜拿过来。

    只看了几眼,他就严肃起来,“这是真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