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拜年啦拜年啦!祝各位亲在新的一年里,一帆风顺,两全其美,三羊开泰,四季如春,五福临门,六六大顺,总之是十全十美万事胜意,鸡年行大运!

    冯一平和周星宇也可以说没猜错,前半夜睡得很好的王总,现在再也睡不着。

    不是他在刚刚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先后两次被人挂了电话,这在平时是大事,但在今天,那真不算什么。

    经常也把“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放在嘴边的王总,其实从心里压根就不相信这句话。

    故而从他的角度看,相对冯一平对自己的恶劣态度,从冯一平私人飞机航线申请这事的角度来为难他,那算什么为难?

    但是,现在居然连这样小小的为难都做不到,你让他如何舒爽?

    尤其是,这事要是没做也还罢了,偏偏是之前看似已经成功,而现在却不得不迫于压力被取消,王总真觉得,这就是对自己能力和地位,尤其是地位的双重否定。

    这就像是一恶少对一姑娘说,“你就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会听到,就是有人听到,嘿嘿,也没人敢来救你,”

    然而那样的场面刚享受没两分钟,“啪”一声,就被一壮汉狠狠一巴掌扇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

    那会他感觉最痛苦的,不是门牙飞走的痛,也不是脸上火辣辣的痛,而是心里的痛,说好了这一块天老大我老二,我可以横趟的,现在怎么会这样?

    而地位这事,是王总现在最引以为豪的事,也是他最大的依仗,这事无论如何不容否定。

    但是,冯一平竟然能这么快就找到那么强有力的人替他撑腰,这让他感觉,又是无奈又是惶恐。

    他要是告状了该怎么办?他肯定是告状了的!他才不相信冯一平今天受到接见,为的是其它事。

    冯一平究竟会说些什么?自己有没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里?这些把柄,会不会威胁到自己家人的地位?

    王总披衣而起,随便摸出一根烟抽起来,他没有开灯,卧室里,只看得到一个时明时暗的烟头在来回走动。

    以至于他被又一次响起的电话吓了一跳,然而打这个电话的人,他偏偏不好发飙,“喂,”

    “王总,首长让你现在回家一趟,”

    “现在?”

    “是的,现在,要我派车来接你吗?”

    “不用,我自己来,”

    冯一平这一状告得这么狠?

    “嘀嘀嘀,”电话又一次被人挂断,王总这会好像已经被迫习惯了这事,他的思维此时有些发散,究竟是从哪一年起,父子之间的交流,由他的秘书扛起了大梁呢?

    …………

    急匆匆的驱车到家,他发现,这外面看起来和平日夜里一样安静的大宅,里面竟是灯火通明,一片繁忙的景象,他不由得难得的有些害怕,难不成,这是自己造成的?

    有这样严重吗?

    “王总你稍等,首长还在忙,”

    在自己老爸门口,老爷子的大秘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捂着话筒,笑眯眯的挡驾。

    有些心急,有些小害怕的王总没理他,一把拧开书房的门。

    这也是他现在最大的进步。

    小时候闯了祸,他不敢见爸爸,现在闯了祸,他第一时间来见爸爸。

    老王总确实在忙,他也在打电话,不过他是听得多说的少,每隔一会,就“嗯”一声,虽然脸色不太好,但依然很有派,依然很沉着。

    虽然不像平时一边接电话一边看文件那么轻松,但状态却还好,这就好,老爸,你可一定要挺住!

    这样舒心的日子还没过多久呢,王总可不希望再回到从前。

    “嗯好,”老王总总算挂了电话。

    “爸,”小王总叫了一声,发现自己老爸想没听到一样,埋头在一张纸上写下了些什么。

    他马上殷勤的拿起自家老子的茶杯,亲力亲为的为他续水。

    老王总依然一丝不苟的在纸上写着些什么,就好像没有发现书房里多了那一坨一样。

    在现在的大多数场合,绝对称得上跋扈的小王总,这会相当的乖巧,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就怕打扰到自己老爸。

    老王总又接了一个电话,依然是一直“嗯嗯”的好一通,然后又在纸上写了一阵,最后还反复看了那张纸一段时间,一直把一抬头就能看到的儿子视若无物。

    小王总总算在自己老爸这里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学习时间,”

    良久,老王总把那张纸放到桌边,手在上面敲了两下,小王总会意,马上过去拿起来,一看那上面的那些记录,他忍不住惊叫了一声,“他一个上午就见了这么多领导?”

    由不得他不惊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他就见了六位部级领导,这还是一个商人的待遇吗?

    老王总指了指那张离自己的书桌还有点距离的沙发,“把你的打算,你都做了些什么,前前后后,原原本本的给我说一遍,”

    小王总这会没有任何犹豫,乖乖的坐下,从李方成找上自己说起,按时间顺序,把这事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老王总连“嗯”都没有一声,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听完,见儿子停下来,才波澜不兴的问了一句,“说说,你觉得自己错在哪儿?”

    这样的滋味很不好受,小王总不由得想起了大学以前,好多次班里开家长会之后的情形。

    “我对他的实力,评估得不够?”他试探着说了一句。

    “实力再强,他也只是一个商人,”老王总忍不住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

    实在是他儿子的话,让他这个当老子的有些不爽,对他的实力评估的不够,那是我实力不够强吗?

    “再想想,你主要错在哪儿?”不过,这一次问话时,他却没有看着自己的儿子问,显然是有些失望。

    王总有些茫然,“我不应该当着那两个小姑娘的面找他?”

    一句话涌上老王总的心头,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那张纸上的信息很多,关于那两家的姑娘跟冯一平的关系,也有很靠谱的分析。

    这些塔顶的大家庭,行事非常慎重,尤其是在可能牵涉到另一方也是强有力一位——比如自己的前提下。

    以现在的冯一平跟那两位姑娘的关系,他们完全不可能会有任何撑腰的举动。

    至于今天的这次接见,前后分析过后,他们也认为,这应该只是一次因缘际会的巧合,即使冯一平说了些什么,综合来看,老王总也能确定,那并不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实质上的影响。

    况且,分析过冯一平的性格后,他认为,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冯一平应该不会专程告状。

    “这么长时间,你还是没能适应你的身份,”他终于看着儿子说。

    “现在还是以前吗?你为什么还是这么喜欢什么事都自己出面?”

    为什么?因为在那样的过程中,看着那些家伙把自己当祖宗一样捧着供着,感觉非常爽啊!

    当然,除了找冯一平的这一次。

    “你能不能不要享受这样的低级趣味?”

    知子莫若父,看则会儿子脸上的表情,他就清楚儿子是在想什么。

    “商业上的事情,就通过商业上的手段,让商业上的人去解决,如果你这样处理,难道冯一平还敢越过那些商人,直接找上你不成?”

    白手套神马的,现在他们自然也不会少。

    小王总很理解自己老爸的意思。

    确实,自己直接出面,虽然多数的时候会很爽,但还是可能会遇上一些冯一平这样的家伙,自己如果隐在幕后,则完全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怎么做?”

    “我马上从公司里找一个合适的人选,”

    老王总忍不住叹气,他这几十年究竟学到了些什么?自己的头脑,他怎么就没有继承一点呢?

    “不,你首先要做的,是善后,”

    “善后?”

    “不然呢?”老王总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在桌子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