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机,”气质温婉的林茹晗站在舷梯旁,对那一行十位背着包,拖着行李箱,以青年为主的小团队说。

    她很知道眼前这些穿着低调,但神采飞扬的人是什么来头,这都是各个部委里的中坚或者是希望之星。

    平日里的一些需要出差的工作,可能还会轮到那些人缘不好的家伙头上,但是这一次的机会,肯定是大家都争着来。

    毕竟这次的事,可是大领导直接交办的任务。

    冯一平也难得的特意交代过,这次的服务一定要非常用心,盖因他有经验,那些有点岁数的公务员,其实按套路接待就行,这些意气飞扬的年轻男女,则真要小心应对,一个不好,可能不知不觉的,你的一些安排就让他们不爽。

    这事,就跟我们在家里待客是一个道理,有年岁的客人好说,哪怕是他不喜欢吃的,他也能将就,就那些小家伙麻烦,不吃这个,不吃那个。

    香菜、辣味之类的调味品还好说,不吃就不放,但是那些不吃鱼不吃肉,还不吃绿叶菜的家伙,真的会愁坏一个当家的主妇,你想让我整哪样?

    所以这一次的飞行准备工作,是林茹晗最辛苦的一次,真是执行接送冯一平外公和家里人的那几次也没有辛苦。

    为的就是让这十个人能高高兴兴的来,满满意意的走。

    虽然就是把这十个人全得罪了,虽然即便这十个人后来有了大出息,冯一平也全然不惧,但是,给他们留个好印象不是更好?

    精英们在这个形象气质俱佳的空姐的欢迎下登机,有几个,除了唯一的一个女孩子,其它九个里面有七个,感觉都有些轻飘飘的。

    但是,这些家伙都矜持得很,明明想多看两眼,一个个的偏偏都对林茹晗很少关注,都说着今天天气好好,这架飞机好好之类的话。

    这就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的一些比较别扭的举动,90后的那一代很难理解这样的事,怎么会在有些情况下,忽视偏偏表示是重视,否定原来是表示肯定,至于总是找你茬的那人,说不好在心里稀罕你稀罕得不行?

    但这些最小也是七零后的家伙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一致是这样的反应。

    林茹晗是看得懂的,笑容未免更甜了几分。

    刚一进舱门,还没来得及欣赏欣赏这传说中目前国内最好的商务飞机,就见俩穿着制服,带着大盖帽的老外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前,用有点地道的普通话说,“新年好,欢迎登机!”

    机长大卫和副手路易斯,跟在一个母语为中文的老板身边这么长时间,用心的学一些日常会话,也是很正常的事。

    制服女对很多男人很有吸引力,其实制服男对很多女人也一样,尤其是飞行员这样飞在云端的高端职业,这下,队伍中那唯一一位女性,脚步也轻快了几分,真的好帅!

    “能合个影吗?”她比那些憋着不敢表达自己感受的男同志要大方得多。

    当然可以!

    老板有交代,他们的要求一定要满足,两人在跟那姑娘合影的时候,还摆出了很标准的剪刀手。

    进入机舱,丁鸿的第一反应是,原来冯一平还没有登机,不然他这会呆在机舱里不出来,多少有些托大。

    他们这个小组带队的负责人,卫生部的一位副司长,见状脸色也好看了些。

    至于剩下的那些年轻人,第一反应都是,“哇,”“我要坐这,”“我要坐这,”

    但是这些身在官场的家伙对有些事情清楚得很,没人去抢那个明显的主位。

    林茹晗笑眯眯的帮助他们把行李放好,之后去准备上第一轮饮品,年轻人们坐在舒服的座椅上窃窃私语,“这感觉真好!”有人说。

    尤其是空乘这么养眼。

    “就是这装饰太素了些,”

    这会吧,日子好起来还没多久的国人,并不是太能接受冯一平喜欢的这种极简风格。

    “好奢侈,”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句,马上,那边带队的领导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那位马上缩了缩脖子,跟着就往回找补,“不过这也是工作需要,”

    “各位贵宾好,请问需要喝些什么?”林茹晗推着一个小车走进来。

    “茶,”

    “请问是红茶还是绿茶?”

    “绿茶,谢谢,”

    下一位要的是咖啡,这个自然也有,机上本来就有咖啡机。

    那个女孩子的要求则有些超常规,先是要牛奶,但跟着马上改口,“我要酸奶,”

    然而,这完全难不住准备周全的林茹晗,“有首都的招牌老酸奶,合您口味吗?”

    都准备了这个,那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也是受了她的启发,接下来的那些家伙们,也算是找到了多说几句话的机会,“有酒吗?”

    这个还真有,“请问你喜欢葡萄酒还是威士忌?”

    这下,这些不明就里的家伙都有些羡慕冯一平的日子,在飞机上就有这么多选择?

    这时,传说中的主角提着一个双肩包笑着走进来,“各位好,”

    “冯总,”林茹晗迎上去接过冯一平的外套和包,包括丁鸿在内,大家也都站了起来,“冯总好,”

    除了丁鸿,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这位怎么这么年轻?

    要说,穿着英伦学院风格蓝色毛衣的冯一平,看起来真像是一个还在校园的大学生。

    “快请坐,别客气,”冯一平笑着跟大家打招呼,“大家的光临,真让我这里蓬荜生辉,”

    “冯总,这次叨扰了,”卫生部的副司长说。

    “这是妇幼保健司的于司长,”丁鸿帮着介绍。

    “副的,”于司长强调。

    “于司长你客气,这是我的荣幸,你好,”冯一平走向下一位,“这是技术监督局的小周,”

    冯一平花了几分钟的时间,跟每位都简单寒暄了两句,刚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下,飞机就开始滑行,正主来了嘛,可不得马上起飞。

    这样的节奏,让那些年轻的精英们,又是羡慕,又有些嫉妒。

    但是,冯一平跟他们的交流,也就只有这启程前的一次寒暄,在之后的两个多小时的航程中,冯一平一直坐在他的主位上没有动过。

    刚开始,还跟丁鸿和于司长聊了两句,后来,就一直埋头在电脑上工作,这让于司长都不得不拿出自己的电脑来,对面的和身旁的都在忙,自己要扯闲篇不但没人配合,也显得很不努力不是。

    领导都这样,那些年轻人不得不也把电脑拿出来,至少要做做样子不是?

    话说,你冯一平平常也是这样的节奏吗,确定不是因为我们的缘故才故意这样做?

    他们真是想太多,现在的冯一平,还真没有在他们面前表现的必要。

    但不热情招呼也就算了,冯一平竟然跟他们英连眼神交流都不多,这未免就让有几位小年轻有些小小的不爽,你这未免也太骄傲了吧!

    没办法,谁叫冯一平一直就对跟官员打交道不是太积极呢?

    还有,那个空乘对冯一平真的是太无微不至了些,这冯一平的日子,真是太爽!

    但是想一想他的成就,冯一平还真有资格享受这样的条件。

    他们只能在心里说,我们服务的是十几亿中国人民,冯首富你所有的客户加起来,能有多少?

    …………

    在羡慕嫉妒和佩服的各种情绪交织中,湾流抵达了目的地,冯一平好像也送了一口气,跟这么些来头不小的官员坐在一起,他其实也不太自在。

    “丁主任,于司长,接下来很抱歉,不能陪同大家,我今天急着赶回家里,不过,嘉盛副总裁梅义良会接手,有任何我们能做的,请不吝开口,”

    “非常感谢你的支持,您忙,回家和亲人团聚最重要,”

    他们这样规格的调查组下来,其实真轮不到冯一平他们公司接待。

    “那么,各位再见,”冯一平笑着挥了挥手,就钻进姐姐的宝马里扬长而去。

    而那一边,梅义良笑着站在一辆考斯特面前,“各位领导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