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匍匐之救

 热门推荐:
    事实证明,那些对冯一平有些羡慕,有些嫉妒的精英们,始终是精英,他们的工作很得力,很快就出了成果。

    当然,或者可以这样说,冯一平反应的这个情况,其实在有些地方已经很严重,严重到当地想捂盖子也捂不住的地步。

    正月十六,冯一平难得的穿着一件鼓囊囊的羽绒服,脖子上围着蓝白格子的围巾,带着口罩,头上还戴着顶绒线帽子,和穿这一件红色呢绒风衣,同样带着口罩的黄静萍,牵着穿着一件自己公司出产的熊猫装的阿曼达,行走在外滩的人群中。

    这并不是他把自己当明星对待,而是这天实在太冷,前天刚刚立春,和气温一起呈上升趋势的,还有风,这些没有收尽余寒,而且速度更急的风,给人带来的绝不是春天的温暖,而是就像那句谚语说的“春冻骨头秋冻肉”的效果。

    类似冯一平这样的装扮,是这会徜徉在外滩上的人们的标配。

    隐隐约约的,传来“如果那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你就不会明白你究竟有多美……,这是对冲动最好的惩罚……,”的歌声。

    这也是一件现象级的事件,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歌手和他的一张专辑,从德隆的起家之地迅速的火到全国。

    好多人都在网上搜索,“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在今天,大家谈论的,肯定不是这个连长得什么样都没人知道的歌手,而是报纸上刚报道的另一件事,“劣质婴儿奶粉事件,”

    经过国务院组织的精干调查小组的调查,已经查清了一起影响遍布全国,在东部省份某市更是非常集中和突出的劣质奶粉事件。

    联合执法行动组,已经在几个省的多地,查封了生产劣质婴儿奶粉的厂家,并拘押了相关负责人。

    同时,对相关工作严重失察的职能部门的追责,也正在同步进行中。

    看了报纸和网络上的详细报道和配图,相信今天很多有孩子的家庭,第一件事,就是回想究竟有没有买过类似的奶粉。

    这正是冯一平亲自向领导提起的那件事。

    他也是才知道不久,原来在三聚氰胺事件之前,国内就已经有这么严重的婴儿奶粉事件。

    他不记得在原来的时候,这件事爆发在什么时候,只听说过“大头娃娃”这个词,但是具体怎么回事,那真是一无所知。

    应该是那会他并没有孩子,所以对这样事不关己的新闻有些漠不关心。

    黄静萍现在提起来就有些害怕,“幸好当时没在国内坐月子,”

    经过调查,他们县的一些地方,同样有哪些劣质奶粉在销售,只不过因为这两年大家的日子好了起来,在孩子身上舍得花钱,也有钱可花,买的都是国内大厂生产的奶粉,所以那些奶粉在他们县销量并不大。

    也因为好多浦乳期的妈妈,现在不用撇下孩子,千里迢迢的到外地打工,那些奶粉只是辅食,后果也不太严重。

    但公司那三位申请预支半年工资的保安所在的城市,也就是情况最集中和突出的那座城市,情况却真的有些触目惊心。

    在当地农村,因为儿子儿媳外出,很多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们,在照顾孙辈时,一直在买那些奶粉。

    那些奶粉到不是有毒,只是,它们没有营养。

    婴儿主要依赖的营养就是奶粉中的蛋白质,国家标准规定,婴儿奶粉的蛋白质含量,不应低于10%,那些奶粉的外包装上,标注的蛋白质含量虽然都高于国家标准,但经过检测后发现,那些奶粉中,蛋白质含量在5%的就算非常不错,有些甚至低到只有或者不足百分之一。

    这么说吧,你就是用开水冲泡面粉给孩子喝,都比喝那种奶粉要有营养。

    因为那些劣质奶粉几乎无法给婴儿的发育提供任何的养分,可以说饮用这样的奶粉同喝白开水没有多大的区别,

    本来健康的孩子,长期食用这种奶粉的结果,就是四肢短小,但是头部特别大,不明就里的人还说这孩子长得胖。

    等到孩子开始不住的哭闹、呕吐,再也不肯喝这些奶粉,等到发现很长时间过去,孩子的体重没有任何增长,抱到医院去检查后才知道,那哪里是胖?那是虚肿,是水肿。

    而到这时,有些孩子肿到连五官都看不清,身上也开始肿,因为营养不足,免疫力极度低下后者完全没有,所以在并发症面前,这些可怜的孩子病情发展十分迅速,很多几乎一入院,就要直接送进抢救室。

    “不是我崇洋媚外,但为什么美国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黄静萍看着蹦蹦跳跳的女儿问。

    冯一平也很无力,“他们以前应该也经过了这样的发展历程,我们,还需要时间吧,”

    其实他非常清楚,这些事情的解决,其实并不在于时间,主要在于全社会和相关部门是不是重视。

    只要大家能够重视,非典都能战胜,还在周边国家肆虐的高致命性禽流感,在国内几乎也没有什么影响,何况是这样有迹可查,源头可控的劣质奶粉。

    同时,国内令出多头的体系,也是导致这种乱象频发的原因之一。

    我们经常开玩笑的“有关部门”,它可恨就可恨在,但你要办事的时候,一个个的全跳了出来,要这个要那个,这个不行那个不妥,这个跟它有关,那个要它的许可。

    但是当你出了问题,需要追责或者维权的时候,你可能连他们的门都进不去。

    在这次的事件上,有关部门的表现,同样如此。

    冯一平之所以直接找上首长,是因为他真的见不得这样的事情,是因为只有在他们的强力介入下,这些互相推诿责任的部门,才能不再扯皮,真正下点功夫为老百姓做一点实事。

    他要是找其它领导,最大的可能是,倒在地上的油瓶里的油都流光了,那些“有关部门”,还是商量不出一个结果来:究竟谁去扶起来,谁去扫干净……。

    估计他们都会去想如何杜绝下次再出现这样的事件。

    “一平,你这次的行为,挽救了不少孩子,我非常为你骄傲,”黄静萍说。

    “完全谈不上,我只是尽力而已,”冯一平连忙说。

    之前,他也看过一些重生的小说,对有些人的算法,因为他捐建了近百所抗震标准很高的学校,开发了很大一批同样是高标准抗震的住宅区,所以挽救了超过百万人的生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拜托,如果这么说,是不是沃尔沃可以自豪的宣布,因为发明了三点式安全带,所以他们累计拯救了超过百亿人的生命?

    又不是所有应用了安全带的交通工具都会发生事故。

    “任何一个有良知,有能力的父亲,在看到那样的事情时,都会像我一样,推动这件事情尽快解决,”

    “我更希望,经由这件事,我们能汲取教训,把其它一些不好的可能,彻底扼杀在萌芽中,”

    “还会有其他不好的可能?”黄静萍把女儿抱紧了点。

    这个,当然有啊,比如后来相当于彻底摧毁了国内奶粉行业的三聚氰胺事件,在这一次,冯一平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那样的事情压根不会出现。

    …………

    首都,丁鸿主任把一个沉甸甸的本子放进抽屉里,那上面记录了他这次出差的详细见闻。

    他感觉自己有些看不懂冯一平。

    首先,他肯定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但他的很多作为,真不像是一个商人。

    像那次事件,那么好的机会,他竟然完全没有提任何跟自己生意有关的问题。

    而他反应的这件事,在政府快速有力的处理下,实际上提高了政府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声望。

    而如果没有他的反应,很可能就是截然相反的结果。

    但这些完全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好处。

    难道,他就真跟那些报道里报道的那么高尚?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