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盛大厦顶楼,今天晚上很热闹,集团总部各部总监,及旗下在上海所有公司的负责人,一共40多位,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忙里偷闲的聚在一起热聊,接下来,他们将和冯一平一起共进晚餐。

    这一次,算是冯一平和大家共庆新春,通知的时候就特意说过,就是单纯的只是吃喝,不谈工作。

    这虽然是好意,但是下面的那些家伙却不太领情。

    过去的一年,冯一平大部分的工作重心都放在美国,应该说成果也非常丰硕,不止是为未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应该说是从此就在将来非常热门的社交和内容领域,保持了领先地位。

    但这也导致他们中的很多人,跟冯一平大多都只有通过邮件往来的机会,面对面的交流,真的不多。

    而今年,因为奈飞和YouTube的整合,因为谷歌上市已经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可以预见他将有大部分的时间,依然会放在美国。

    在座的高管,因而都很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在晚餐开始之前,吴倩就收到了几十份要见冯一平的预约,方颖芝那里也差不多,要跟金翎面谈的,也在排队。

    但是跟预约跟冯一平见面的,都没有得到批准,无一例外,难得的在家里住了一个星期以后,接下来的日子,在这开年的时候,他又要忙得连轴转。

    主要也是因为,他对金翎的工作很放心,而金翎也没有辜负他的期待,他不必过多的在国内的业务上花费太多的时间。

    …………

    另一边的衣帽间里,黄静萍看了看冯一平的衬衫,正在给他挑西装,这边他住的时间都不长,备的衣服不多。

    阿曼达本来也说要帮着挑衣服,结果现在站在凳子上转动着爸爸的领带架,玩得不亦乐乎。

    “你是不是该请个生活助理?”黄静萍问。

    “算了吧,要是请个男的,我膈应,要是请个美女,你膈应,要是请个非美女,客户会膈应,我年纪轻轻的,有手有脚,这些事,不用人照顾,”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次次到美国,都没带着吴倩的原因。

    就他这出差频率,助理呆在自己的身边,比黄静萍呆在自己的身边都长,长此以往,保不齐会出什么事。

    “还是现在的飞机太小,我们要是买架大的,上面什么都备好,哪会次次都这么麻烦,在上面备一个衣帽间就好,”

    “对,刚好可以名正言顺的再多请几个漂亮空姐,”

    哟,居然还用起了反讽,想我冯某人,岂是吃窝边草的主?

    正待给她点colourseesee,让她长长记性,门被轻轻的敲响了,“一平,时间到了,”吴倩在门外提醒。

    “好的,我马上到,”

    黄静萍最后拿着一套衣服走过来,正是金翎帮冯一平订做的一套。

    “一起去吧?”冯一平突然说,他完全明白黄静萍说起生活助理的用意,不过是转移注意力而已。

    “不了,”黄静萍摇摇头。

    “要不,我带着阿曼达过去?”冯一平看着女儿说。

    “不行,”黄静萍再一次拒绝,“在家里是没办法,但我不想她在国内再曝光,”

    “真没关系的,”冯一平央求。

    其实孩子这么小,让大家看看并没有什么关系,谁还能根据她现在的样子,认出长大后的她不成?

    黄静萍之所以自己不出席,也不让他带着女儿出席,原因很简单,不想在更多人心目中留下一个自己是老板娘的印象。

    “去吧,”黄静萍用梳子把他的鬓角压了压,“别让大家等太长时间,等会我再带着女儿去南京路转转,这时候,说不定还真能淘到些跳楼大甩卖的东西,”

    冯一平没说话,轻轻的把她拥进怀里抱了一会,一旁的阿曼达一看,麻利的跑过来,也没说话,忽闪着大眼睛,默默的抱着爸爸妈妈的大腿,这小模样,让他们一下子笑了,“好啦,快去吧,”黄静萍把他朝门外推。

    …………

    “哗啦啦,”看着大门开处走进来的冯一平,几十个人热烈的鼓起掌来。

    “大家好,你好,”冯一平一边跟大家打招呼,一边跟那些涌上来的人握手。

    所有的男人,应该都享受这样的待遇,他自然也不例外。

    花了几分钟,他才走到金翎身边,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看着那一双双热切的眼睛,他端着一杯酒站起来,“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其实工作也不是,但是我们今天,还真就是只请大家吃饭,”

    “这第一杯,我祝大家新年快乐,给大家拜个晚年,”他环视了四周一次,把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大家笑嘻嘻的一起喝了。

    冯一平又倒了一杯,“这第二杯,我要向各位表示感谢!大家都知道,过去的这一年,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对国内的工作关心得不够,但是国内的工作,依然保持了高速发展的良好势头,”

    “借这杯酒,我诚挚的感谢各位过去一年的辛勤付出,”他又一饮而尽。

    跟着又倒满了一杯,“为了让大家接下来能吃得安生,喝得舒服,我干脆把该敬的酒都敬完,”

    下面一阵忙乱,大家又在七手八脚的添酒,老板今天这样子,不像是要请大家吃好喝好,倒好像是一下子要把大家灌醉的势头啊。

    “这最后一杯,我要敬一个人,从加入公司的那一年起,她就分担了公司绝大部分的工作,让我有时间和精力,享受几年的高校生活,”

    “让我能放心的放下大部分的工作,在国外一呆就是一年,”

    “让我能任性的自由来去,挥洒或者说浪费一去不复返的青春时光,”

    “让我能从大量的具体工作中解脱出来,花更多的时间,思考和布局公司的战略问题……,”

    在这样的场合,一向清冷而又挥洒自如的金翎坐在那里,听着冯一平的这一席话,少有的变得有些局促,有些坐不住的样子。

    “在国内的民营企业里,我们年轻的嘉盛,只算国内的业绩,此时还不是国内民企销售收入最高的那一家,但不客气的说,无论是从企业的经营管理水平,还是我们的盈利水平,用户的满意度指数,员工的幸福指数……,”冯一平扳着手指,一项一项的数。

    “这些方面,如果我们嘉盛说自己是第二,那么,”冯一平豪迈的一挥手,“即便世上真有脸皮比城墙还厚的人,他也不敢说自己的公司,在这些方面是第一,”

    “对不对?”

    “耶!”几张桌子,被这些在各自公司或者部门里应该是很稳重的高管们拍得“砰砰”响,眼圈稍有点红的金翎也抬起头来鼓掌。

    “有这样坚实的基础,我相信,都不用在很远的将来,也不用若干年后,只要我们奋发向上,只用等白玉兰再开谢几度,我们的嘉盛,将不论是在销售额,还是其它各单项指标上,都将稳稳的成为国内民营企业里的第一位,”

    以前是冯一平的个人财富跟走在公司的综合实力面前,现在随着各个项目的成熟,嘉盛各方面的数据,将终于能和冯一平的地位相称。

    在大家的欢呼声中,冯一平转向金翎,“而这一切,都要感谢她,”

    “我提议,这最后的一杯酒,我们在座的一起,来敬给我们的总裁,金翎女士,”

    大家都站了起来,举起酒杯朝着金翎的方向。

    但金翎在那呆坐了一瞬,方颖芝楞了一下,轻轻的碰了她的肩膀一下,“金总,”

    “啊?”金翎好像这才反应过来,拿起酒杯站起来,“谢谢大家,和大家一样,我也不过是尽职了而已,”

    只说了那一句,她就把那杯酒全倒进嘴里,因为喝得有些急,都有酒顺着嘴角流到脖子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