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妈呀,这地方真是贼拉拉的漂亮,”一辆大巴停靠在香港嘉盛假日酒店门口,车上下来一群戴着黄帽子,背着大包小包的老爷子老太太,看着眼前的维多利亚港说。

    只听他们这口音,就知道他们是来自大东北。

    在东北,海景大家常见,但是像维港这样,能把漂亮的海景和繁华的都市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的地儿,还真不多见。

    “各位游客,我们先办理入住手续,之后会专程安排大家游览维港的时间,”

    打着旗子的导游薇薇安,在劝说那些这会正在拍照的游客。

    “不碍事,都到了酒店门口了,我们难道还能丢了不成,”这些上了年纪的游客挺有脾气。

    自由行自去年开展至今,不过大半年的时间,相关的措施和监管,都很到位,不像后来那么泥沙俱下,乱象频出。

    香港人对这些拉动本港消费的内地同胞,普遍都持欢迎态度,数典忘宗的那一拨人,这会大多数还在幼稚园玩排排坐,吃果果的游戏,无力造成干扰。

    故而这会来香港自由行的内地人,还是很享受这趟旅程,而那些导游,也不像后来只把他们当挨宰的肥羊看待,没有那种一边理所当然的要赚他们的钱,另一边还嫌他们占用了大量公共资源的混蛋想法。

    普通话还过得去的薇薇安,这会只能一个劲的做工作。

    好在来自大东北的大爷大妈们还是很有组织纪律性,很快,大部队就集中在薇薇安的导游旗后,说笑着朝酒店里走。

    “这家酒店,各位应该比我还清楚,这是内地首富冯一平先生,在香港的第一家酒店,因为所有的管理层,都到内地接受过培训,因而它目前是所有自由行游客满意度最高的酒店,”

    “冯先生每次来港,也都住在这里,幸运的话,我们说不定能在酒店碰到他哦,”薇薇安笑着跟大家解说。

    “那孩子我们知道,他家的便利店去年非典期间做的事,我们都知道,老敞亮啦,”

    他们这说的是在非典期间,有佳便利的作为。

    “是,他的公司让人省心,我家二丫的房子,就是他们装饰公司装的,哎呀我跟你说,都派队等了老长时间才轮到,”

    老头老太们一副我们太了解那孩子的意思,但是,带队的那丫头这会怎么那副表情?

    薇薇安有些惊讶的捂住嘴,笑眯眯的站在门后的那位,是不是就是自己刚才还说的说不定会碰到的那位?

    “新年好,”化身迎宾小弟的冯一平,从身侧女员工手里的托盘里拿起一个红包,递给惊讶的女导游,“麻烦你照顾好我这些阿姨大爷们,”

    自己这项工作真是接得太对了,“谢谢,”薇薇安双手接过红包,他笑起来真的好帅哦,人家的心都要暖化了啦!

    但她马上就被人给拨到一边去,还有红包好拿?这样的好事咱可不能落后。

    但挤到前面的那几位一看发红包的是笑眯眯的冯一平,顿时有些尴尬,这事整的,本来还以为是他酒店的雇员呢,没想到是他亲自在这里。

    “阿姨,新年快乐!”冯一平笑着奉上一个红包。

    “这怎么话说的,大侄子,这红包我们不能要,哪有收你小辈红包的理?”

    “阿姨,这红包你一定得收,这不是我个人派的,这是我代表酒店送的,祝您这趟开开心心的,祝您一年都开开心心的,”

    冯一平把红包塞到她手里,“回去帮着多宣传宣传就成,”

    “那必须的,”话都说到这份上,再谦让就显得矫情,再说,后面还有一帮人在等着呢。

    还站在一旁的薇薇安悄悄看了眼红包的内容,哟,还真不错,五张红杉鱼(面额100)!

    …………

    派发完了这个团的红包,在东北大爷大妈们的嘱咐声中,冯一平坐电梯来到顶楼,包卓远和阿曼达一起,坐在面朝维港的沙发上,用英语向她介绍维港的一些常识,“你知道吗,这下面啊,有三条过海隧道……,”

    李睿远拿着台电脑坐在桌前,一见冯一平上来,忙说,“一平,你看,我觉得有几只个股,是很好的机会,”

    冯一平一看,有两家自己有印象的公司,中集集团和中兴集团,还有家自己不太熟悉的,石油济柴。

    “李总你看好的,肯定不错,”冯一平说。

    李睿远马上明白,操作这几只股怕是没戏了。

    “呵呵,我们选中的目标,还真是跟一平你选择的没法比,”李睿远说,“TASR目前股价已接近150美元,据传正在准备拆股,”

    “当初我还对你做这个决定不理解,现在我只后悔当初入手太少。”

    TASR,亦即TaserInternational,Inc,是一家开发、装配和销售主要用于执法和劳教市场的非致命动量武器的公司。

    它的主要产品,Taser武器,是一种智能眩晕枪,大家更熟悉的名称,是泰瑟枪。

    通过发射5万伏的高压电脉冲,半秒内就能将人击倒。

    它为执法机构提供了比其它非致命武器更安全的性能,同时,这样一个既能护身又不致人于死的东西,在允许私人持枪的美国,也很受民众的欢迎,毕竟哪怕是有正当的理由,也不是谁都能坦然的对其它人开枪。

    这家公司在911之前的两个多月上市,但当时冯一平并没有留意他,后来,02年在电影里看到这种产品,一下子留心上了,恰好当时它的股价也随大盘跌到底部,从最开始的18美元,跌倒不足3美元,冯一平花了不到300万美元,在大家抛售的时候,小小的入手了一百万股。

    但是后来几个月的时间,这只股票并没有像他期待的那样,随着美国的反恐形势日趋严峻而上涨,直到去年一季度,也不到3.9美元,虽然是还不错,但是针对冯一平其它的战绩,这委实非常一般。

    但是之后它的表现就震惊了包括冯一平在内的所有人,那真是像坐着火箭一样飙升,导致它的股票在市场上基本没有换手的。

    这可以说是冯一平唯一不靠后来的信息,误打误撞的最漂亮的一次出手,“所以我认为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并不全面,选股的时候,当时的大环境和背景也是很重要的因素,比如两伊战争时期时的石油,还有,去年非典期间,国内的中药公司,”

    “那么,你选茅台,也是这个原因?”

    “对,你看,国内的经济发展,同样是一路向上,有钱人越来越多,高端消费所占的份额在不断扩大,我们国家主流是喝白酒,而作为茅台的国酒,肯定是很多人的首选,”

    “目前它的股价同样已经翻了几番,我们还要继续吃进吗?”

    “当然,吃,我让你停你再停,”

    “中石油呢?”

    “继续持有,”这个李睿远知道,是他跟风巴菲特的举动,“等到巴菲特抛售时我们再抛,”

    “可是我们目前陆续吸纳的中石油股票,已经占了接近他总股本的1%,”

    “没关系,继续持有,如果可以,我还想吸纳它近5%的股票呢,“

    中石油目前市值不到400亿美元,包括李睿远也认为它被严重低估,合理的是指额,应该在1000亿美元以上。

    但就是它目前市值的5%,冯一平就是能买到,也没有资金支持。

    “我知道包括内地股市,目前都有很多不错的机会,但是,至少在近期,内地的股票,我们只运作这两支,”

    因为不想给他压力,被人盯上的事,他没有跟李睿远提起。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减少动作,那是很明智的选择。

    “当然,这段时间,还是要想办法锤炼我们的期货团队,同时你要做好准备,接下来,我计划扩张我们的队伍,”

    “真的?”李睿远的眼睛亮了起来。

    就没有一个经理人,不对自己公司将要扩大规模不感兴趣的。

    “当然,我现在有个大概的想法,想在新加坡、英国,还有美国,都设立我们的分支机构,”

    香港的你能盯上,有本事,你把我在国外那些分部的情况也摸清楚。

    “这方面,你也做个计划,”

    “好的,我现在就做,”李睿远说干就干。

    …………

    给李睿远发完一个另类的大红包,冯一平又来到窗前的那一对老幼面前准备继续,“聊得这么投机,”

    “呵呵,”包卓远笑,“年纪大了,看着这样可爱的孩子,总觉得又好像精神了一些,”

    “屹铭他怎么样?”冯一平问。

    考虑到包卓远身体和个人意愿,经公司批准,他现在正在逐步向高屹铭移交工作。

    “挺不错,你知道,像他这样经受过挫折的人,更成熟稳重,”包卓远夸道。

    “总之,以后免不了还是要你多费心,”

    “没问题,未来我一定会做好顾问的工作,”

    “爸爸,这里好漂亮啊,”阿曼达总是不甘受到冷落。

    “是,非常漂亮,”冯一平抱起女儿,“说起这个,包总,你有没有兴趣,代表公司出面,举办一个维港日,培育市民们,关注、欣赏和爱护这些大自然赠予我们的宝贵财富?”

    包卓远听了有些心动,还没说话,就道了声歉,拿起手机讲了几句,之后有些诧异的说,“一平,李家的那位袁天凡要见你,”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