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的袁天凡?没记错的话,只是在汽车网上市路演的时候,和他有过一次接触,他现在突然找过来,为的是什么?

    包卓远想了想,“说不定是来赔情的,”

    “赔情?为什么?”

    “你不知道?”包卓远看他不像是忘了的样子,想了想,“哦,当初应该是怕你分心,没有把这事情告诉你,”他简要的跟冯一平说起了初二那天,唯独李家旗下的网站,刊登了质疑冯一平并购奈飞的文章的那事。

    “原来如此,”冯一平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碍,“那就见见,吴倩,你去迎迎,还有包总,你好好考虑考虑我的提议,”

    “哪还用考虑,我又得感谢一平你提供给我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退休之后,如果能主持这样福佑子孙的项目,包老先生怎么会不乐意?

    “睿远,我们回避一下吧,”包卓远顺道抱起阿曼达,“走,跟爷爷去另一边玩,”

    “谢谢啊,”

    不得不说,还是他想得周到,对于阿曼达这样可以用来攻击冯一平的事,自然最好不要这么不费力的让人知道。

    他们刚走开没一会,袁先生在吴倩的陪同下,抵达顶楼,依然是那种带着自矜的笑,不过笑里却再也没有那种隐隐的优越感,大老远就伸出手来,“你好冯先生,”

    “你好袁总,你大驾光临,真是让我这儿蓬荜生辉啊!”

    “哪里哪里,冒昧前来,却得幸能见冯总一面,不胜感激之至,”

    “袁总客气,快请坐,”

    “冯总近来一系列成功的举措,实在叫人佩服,老先生也称赞不已,”

    “过奖过奖,袁总请喝茶,”冯一平莫名的觉得这话有些耳熟。

    哦,对了,上一次汽车网上市路演时,这位说的是“李主席听闻在斯坦福有这样一位年轻校友,也非常高兴,”

    那话说的,二公子对冯一平自然是很赞赏,但其中高高在上和以前辈自居的意味,也不言而喻。

    结果,冯一平现在已经把“李主席”,即二公子远远的抛在身后,他现在又把老先生搬出来。

    话说,等将来自己再进几步之后,因为说一个,就被自己超越一个,这位会不会觉得自己有申公豹的潜力呢?

    在商界也算名声卓著的袁先生,看着这个一年多前还很青涩,但现在不论是实力还是风头,隐隐连老先生也盖过去的年轻人,也是感概万千。

    他说的也不是假话,老先生知道冯一平这一系列实打实的运作之后,确实非常赞叹,至少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高科技领域,他们还真比不过冯一平。

    话说,一直宣扬走在市场前面的老李家,自然也不会错过市场前景越来越好的互联网领域,也在很早就谋求由传统产业向以互联网为代表的高科技行业转型。

    奈何,这条路走得不太顺。

    客观的说,继承了老爷子名号的二少爷,在互联网领域戏水的本事,还真不及他嬉戏花丛的能力。

    既有父辈的余荫,又有特区和中枢的照顾,现在的结果,那是真的称不上好。

    1999年,一向秉持现代化运作,在全球廉洁指数排行榜上,一直位居前列的特%区政府,突然没有经过任何招投标手续,把一项价值130亿港元的数码港项目,直接交给二公子旗下的互联网高科技公司。

    如果能碰到这样的好事,我们大多数人的选择,肯定是好好做好这个项目,好好大赚一笔。

    但起点和眼界高的二公子,可不像一般人那么喜欢挣这样的“辛苦钱”,有了这个大项目,他首先想的,就是以这个为基础,把自己的公司运作上市。

    但是,他们家影响力再牛,有些公共机构,还是不好公开偏袒,比如联交所。

    联交所对高科技公司上市有诸多要求,除了持续经营时间之外,最严的就是财务数据。

    而众所周知,多数高科技公司在前期,都是烧钱大户,哪会拿出让联交所满意的的财务报表?

    就是财务数据符合要求,直接上市的时间和成本都很高,所以借壳上市就是条好路子,资金成本低,上市时间短,而且程序也简单。

    二公子看上了一家和自己公司业务相关,但是股价只有6分钱,总市值才3亿多港元的完美壳公司。

    有他家背景作保,这个过程非常顺利,壳公司发行近300亿股新股,二公子把刚得到的政府大项目和自己的一些物业,作价近25亿注入壳公司,按6分一股算,得到新股中的240多亿股。

    之后,壳公司复牌。

    复牌的当天,股价最高升至3.23港元,市值由原本的3亿多港元,飙升至近600亿港元,只差一点,就一举进入香港前10大公司之列。

    此时二公子公司所拥有的240多亿股,已经价值近450亿港元,而他的投入,只是不到25亿港元,而那25亿港元中的大头,则是特区政府额外照顾给他的数码港项目(是不是已经无力吐槽?)。

    这才是真正的“城会玩”,这才是神级的空手套白狼,像首都王总他们这样的手段,与之相比,真的非常低级。

    估计好多个王总,蝇营狗苟好长时间,捞来的总额加在一起,还没有别人运作一次的收入高。

    之后的事,前文已有赘述,2000年,袁先生亲自参与,这家公司在各方无条件的支持下,快速击败新加坡电信,成功并购市值达4000亿港元的香港电讯,从而一跃成为香港第八大上市公司……。

    说句题外话,20多年后,某老公把他家老头子投入的几个亿翻几倍,跟这位相比,不得不说,还是差了好多火候。

    但是,这个成就了二公子的公司,其实就是一个大坑货,因为香港电讯原股东,英国大东公司,近几年不断售出股份套现,以致股价下跌:2003年的股价比2000年高峰整整下跌了96%!

    比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com公司还要坑人,慕名被坑的普通香港市民,不知凡几。

    由此,二公子的“超二代”名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提起。

    至于老先生,他自己在互联网领域的投资,同样也不顺,他的那家门户网站,跟其它三家的差距越来越大,越来越不被市场看好。

    但是,这个一年多前,无论背景和实力,都不能跟他们相提并论的内地年轻人,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世界互联网领域的新贵,做一项成一项,而且都是那个领域的首创者,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他的这些项目的成就,将越来越不可限量,这一点,真的连老先生也不得不佩服、羡慕。

    “我此来,是受老先生的委托,对发生在初二的那件不愉快的误会,诚挚的向冯先生您道歉,”

    话没说完,冯一平就打断了他,“说实话,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事,这跟你和老先生完全无关,真不用这么客气,”

    “我旗下也有网站,我非常理解这样的情况,就冲老先生的胸怀,我也不会多想,”

    “再说,但凡在商场上稍微有点成就的,谁还没被那些专家质疑过?”

    袁先生苦笑,但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可不是吗?”

    这样的结果,让他很满意,到了那位老先生的地步,其实非常在意风评,如果落下一个嫉妒年轻后进的名声,他真不能接受。

    尤其是在冯一平有能力跟他打舆论战的情况下。

    但没想到,这位虽然年轻,但不但不轻狂,反而还如此成熟。

    “我们总是心怀歉疚,今天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不知冯先生后天晚上是不是方便,老先生想宴请冯总,”

    就是说,这些人的随便一个目的,都不可能这么单纯。

    “非常不巧,明天我就必须离开,”冯一平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拒绝。

    今时今日的他,不需要这些家族,但他反而是这些老牌家族眼红的对象。

    在这个大前提下,可以轻松的得出一个结论,“宴无好宴,”那哪还有参加的必要?

    “那真遗憾,希望下次能有机会,”

    “一定,”其实一点都不遗憾的冯一平站起身来。

    袁先生楞了一下,马上说,“那我下次再来拜访,”

    “我也希望能再次聆听袁先生的真知灼见,我送你,”他总算送到了门口。

    “一平,那可是华人首富哎!”电梯刚下去,吴倩马上说,他都有些不理解冯一平为什么拒绝得这么爽快。

    “那又如何?”冯一平说。

    如果他这一辈子,只是为了成为另一个豪门,那未免真的太没用志向。

    在心里,他也从来不把自己和那些豪门看成是一类人。

    最显著的区别是,那些豪门从内地赚钱拿到内地之外,而他,坚持在国外赚钱再投资到国内。

    虽说都是赚钱,但其实真有云泥之别。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