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湾仔一处写字楼楼下大堂里,陈韬温和的笑着跟送他下来的人握手,“下次去首都,欢迎到我们公司看看,”

    “一定一定,”对方也很客气。

    只是一上车,陈韬的脸就跨了下来,同时迫不及待的把领带松开,好像透不过气一样。

    带着的几个人都很识相,没谁去打扰他,一位对司机说了声“回酒店,谢谢,”以后,这辆商务车里,就安静得有些可怕。

    没人交流,大家静静的看着两边车外,面无表情,这样肃重的气氛,也影响到了开车的本地司机。

    他知道后面的这位,是集团老板旗下传媒公司的总经理,不是自己这样的小职员可以比的,所以他每次看后视镜的时候,都特别留心,称得上是目不斜视,不会跟他们的视线有碰撞,也不想他们误会自己在窥视。

    汽车驶近维港旁的酒店,司机总算放松些下来,明天就跟负责车队的林经理商量,最好不要再帮这几位开车。

    这一路,他总担心车里的空气突然爆炸,或者是后面有一个人突然爆发出来。

    但是,他好像觉得,这会车里的气氛终于也松快了些,这是自己的错觉吗?他偷偷的瞄了陈韬一眼,只见他依然面沉似水,顿时一凛,马上专心致志的看着前面。

    其实他的感觉没错,看到了自家的酒店,传媒公司的这些人确实松了口气,有点就要回家,马上见到亲人的感觉。

    直到进入电梯,大家才彻底放松下来,“这些人,”一个人摇了摇头。

    “别说了,”陈韬摆了摆手,“我去见冯总,”

    …………

    顶楼,冯一平坐在窗前的地上,阿曼达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侧面摆着一个粉色的小画架,她不时看看窗外几眼,再在画纸上涂几笔,很有派的样子。

    但是她画的那幅画,说实话,估计连梵高这样印象派的祖师爷爷看不出来究竟画的是什么。

    冯一平这个外行也觉得,其它的不说,女儿就是在色彩的运用上,也相当不大胆,看来她在这方面,真没什么天份。

    唯一可取的,就是这个小家伙居然能这样坚持坐上20分钟,这么小,就能在一件事上这么专注,这真挺难得。

    “一平,”陈韬提着包匆匆的走进来。

    “嘘,”冯一平指了指旁边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女儿,悄悄的起身,带着陈韬来到旁边的会客室。

    “怎么,不理想?”

    “我先喝杯水,”陈韬说。

    说是喝一杯,但他一共喝了三大杯,一壶茶都空了。

    “好歹是个大公司,这去一趟,不至于连水都没得喝吧,”冯一平笑着问。

    “别提了,”陈韬居然用手背擦了擦嘴,这是遇上多生气的事,才让他这么不讲究。

    “大家都感觉憋屈得很,我现在,真想对着这海大喊几声,”

    “再来壶茶,”冯一平按下电话通知了一声。

    “是不是把一杯水泼到谁的脸上更解气?”

    “还真是这样,”陈韬总算笑了,“我还真这样想过,”

    “是吗?真的这样不理想?”

    陈韬直摇头,“真就是这样,你说,本来是他们邀请我们来的,我们来了,他们怎么一个个都这种态度?”

    “原来都说这边人专业,我看,他们连一些最基本的礼节都不懂,”

    “别生气,来,再喝一壶,”冯一平把刚送过来的那壶茶放到他面前。

    “茶也喝够了,中午我还想在你这混餐饭吃呢,”

    陈韬和传媒公司的团队,是应香港多家电影公司的邀请而来。

    年前他们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香港影视界不可能不知道相关的消息,买版权不说,还能投资合拍,这样的合作伙伴,现在的任何一个影视公司都欢迎。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电影行业,也是非常烧钱的一个行业。

    在以前看,拍一部电影,对香港的那些知名公司来说,那就真比吃餐饭难不了多少,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年产上百部电影的公司。

    但是现在,随着好莱坞的影响力日渐扩大,大牌的加盟和精良的制作,才是高票房收入的保证。

    但是,大牌加盟和制作精良只是高票房收入的一个前提而已,有这两样加持,但是票房同样不高的,其实也是大概率事件,一部电影,让一家公司亏损几年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

    尤其是那些知名导演,那真是让电影公司又爱又拍的存在,可能他前一步片子,就让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一举成为知名的电影公司,但是他的下一步片子,有很可能把另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直接干到破产。

    这里最知名的,要数拍了那部经典的《猎鹿人》的迈克尔西米诺,出名之后,在80年代筹资4000万美元,拍摄了一部西部片《天堂之门》,结果却一败涂地,还一举让具有悠久历史的联艺电影公司直接破产。

    好像我们的那位拍戏时总喜欢用鸽子的华人大导演,在2000年,因为执导《碟中谍2》,票房大获成功,成功跻身好莱坞一线大导演的行列。

    但是前年的一部《风语者》,投资1.2亿美元,结果只收回一个零头,不但让制作公司米高梅的一众高层纷纷下课,还导致米高梅股价大跌。

    至于另一位总是嫌钱不够的卡梅隆,哪一家电影公司敢拍着胸脯说独力满足他的胃口?

    至于本地,最知名的就是刘天王自己成立电影公司,最后差点破产。

    因此在项目运作上,以前无论如何不让人参股的香港电影公司,现在也向好莱坞学习,在一部新电影立项之初,就四处洽谈,争取尽量多拉一些人一起来风险共担。

    毕竟票房这个事,就跟炒股一样,你可以有自己的判断,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好坏。

    现在嘉盛传媒就这样横空出世,手里还拿着大把的钞票,这边多家闻到味的电影公司,马上向陈韬,向嘉盛传媒,发出了热情洋溢的邀请信。

    这件事,冯一平其实也很欢迎,原来在他的青年时期,看的全是港片,他对香港的印象,也来自那些港片,香港也是全球知名的电影出产地之一,既然确定了公司以后的一个支出产业就是内容,和香港的电影公司合作,不论是感情上,还是商业上,他都赞成。

    正因为如此,才有陈韬一行人赴港的事。

    “主要的问题是什么?”冯一平问。

    “最主要的就一个,”陈韬站了起来,“他们要我们的钱,也只要我们的钱,呵呵,”

    “意思就是我们只管投钱,然后等着分账或者亏损?”冯一平问。

    “就是这样,我们的其它要求,呵呵,一条条的都被驳回,”

    “这样啊,”冯一平也皱起了眉,凭什么?

    “还不止如此,”陈韬说,“有些事情,一平你可能体会不到,那些人再怎么嚣张,也不敢在你面前放肆,但是你知道我们这谈过几家之后,最深的印象是什么吗?是傲慢,隐藏在客气之后的傲慢,”

    陈韬忿忿的说,“我就不明白了,现在香港的这些电影人,除了炒冷饭吃老本,还有什么好骄傲的?”

    “跟我们谈的时候,他们还经常小声用粤语商量,最起码的商业礼仪都不懂,这就是他们的专业?”

    “我跟他们说了你的要求,合拍的电影,我们至少要有选角上能参与意见,你知道他们看我的眼神吗?”

    “那眼神好像就在问,你懂拍电影吗?你的公司拍过任何一部电影吗?”

    “是的,这些我们都没有,但是,我当时真的只想问他们一句,‘我可以说脏话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