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山,原名草山,50年始用现名。

    也是从那时起,随着达官显贵,以及各国外交人员的入驻,这里遂成为政治权利的核心,从而也成为本地历史最悠久的豪宅区。

    这处地处市郊,坐拥山景,不但环境好,空气好,风水也好的地方,一直是富豪们钟情的地带,之前因为高官们的入驻,之后因为森林公园的开辟,这一带很长时间都是建筑管制区。

    故而在这建别墅,那真不是你想建就能建,须得经过当局批准,因此传统的阳明山别墅并不是有钱就住得起,而是名副其实的“富贵山头”。

    “除了极个别的时期,这里的房子,都是卖方市场,一房难求,现在住在这里的,除了些政治世家,就是商界巨富和影视明星,你们应该知道的,吴宗宪和周华健就住在这里,”李子雄看着外面山间的那一栋栋若隐若现的别墅介绍道。

    “想要?”黄静萍看着冯一平看着那些房子,非常感兴趣的样子,问了一句。

    当然想要啊,这样地界的房子,绝对会越来越贵。

    “李总你有置产吗?我个人建议,这里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他说。

    “冯总如果有意,以前还难办,但是现在嘛,”李子雄笑着说,“你们也知道,阿%扁起来以后,经济不景气,不少富豪的生意陷入困顿,”

    冯一平看着黄静萍笑了,这事吧,大家都知道,小孩子不懂事,总要被家长大大屁股他才知道厉害。

    “导致现在有不少业主求售别墅,但市场买气低落,我看新闻,甚至有别墅拍卖数次都难以成交,”

    “所以这事以前难,现在还真不难,”

    “是吗?”黄静萍眼睛也亮了,在置业上,她尤其相信冯一平的眼光,不说其它地方,就是在首都购买的那五套房子和一套别墅,以及后来陆续购入的那些房子和别墅,单这两年的涨势,就让他有些后悔当时买得太少。

    她也非常赞同冯一平有时感慨的那句话,“如果只论回报,做一般的生意,还真不如买套房子,”

    因此悄悄碰了冯一平一样,“那我们看看?”

    “看什么?”冯一平说,“只要是那过得去的,多挑几处,”

    这地儿,一定意义上,就相当于是西山,西山上的别墅,能买到为什么不买?

    他深信,随着未来两岸关系的进一步发展,这样豪宅的涨势,一定会让自己满意。

    而两岸未来关系的发展,他最清楚不过。

    “买地自建很难,那么买了旧的别墅推倒重建,这个应该容易些吧,”他问李子雄。

    “虽然不懂行,但我认为,这不算什么难事,哦,到了,就是前面,”他指着前面那处造型现代的别墅说。

    “李总有心了,”冯一平说,这一套房子,倒是很符合他的审美,不消说,李子雄肯定是了解过自己的喜好。

    “这一套房子,不过建了几年,难得的是这里的泳池,可以引入温泉水,”小雨已停,李子雄带着冯一平转了转,“闲暇时在这里远眺市区,泡泡温泉,”

    “是挺惬意的一件事,”冯一平接着说。

    “对,”

    “这一套目前市价大概是多少?”

    “这一套占地300多坪,市价,们,每坪应该不到15万,哦,我说的不是人民币,”

    这个单位冯一平还算知道,这边说起小面积的时候,一般都用坪做单位,一坪,比3.3平米还多点。

    “真不错,”所以说,这有时候,人少,那才是真的好。

    …………

    正午,南京东路的一家餐厅里,门口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内里却很热闹,服务员一个个脚步轻快,面带笑容的在厨房和餐厅之间穿梭往来。

    胖胖的老板娘看着今天都不用自己督促,那状态就好得不能再好的那些姑娘小伙们,有点酸酸的撇了撇嘴,“平常也没见你们一个个的这么积极呵,”

    “说你啦,”她指着一个女服务员说,“你怎么打扮得这么漂亮?”

    “没有啦,我平常就酱的好么,”

    但是旋即,老板娘拦住一个上菜的服务员,“等等,这个盘子外边怎么还有油呢?”

    “老板娘,我跟你讲啦,可能是厨房的师傅吧,”端菜的姑娘辩解道,马上拿起一张餐巾纸,把那块油迹擦得干干净净。

    “瓜同你讲呵,今天一定不要出任何纰漏,记住了没?老板咧,那个死人头,呆在厨房里,结果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

    老板娘干脆站在过道那检查每一道菜品。

    应该说,冯一平这个首富的头衔,在这边比内地还要好用得多,因为一切向钱看的风潮,在内地才兴起没多少年,但是在这边,却是早已深入人心的事。

    他们都知道有钱人能有多大能量。

    当然,老板娘这么用心,可能还有其它的念想,但服务员们这么积极,则是因为今天包场的人给的消费很丰厚。

    至于那些女孩子,喔,当然是冲着某人去的,那些上完菜的女孩子,经常聚在餐厅门口边张望边小声嘀咕,“他那个样子,看起来真的还蛮帅的厚,”

    “看起来真是超年轻,”

    “我一定要把这事写到我的部落格里,哇,谁?”

    “谁?”老板娘叉着腰站在他们身后,一人头上轻轻的拍了一巴掌,“躲在这里干什么,要不要这么花痴啦,回去,”

    …………

    餐厅里,多余的桌椅都撤了,只有三张成品字形的桌子,老板看来是用了心的,学西餐厅的做派,用了很多鲜花来装饰。

    既然冯一平表现得像个饕餮,李子雄也就热情的向他介绍美食,“这道烤鸭其实还蛮不错的,坊间好像有说,有一年,全聚德的师傅,和这边的师傅比试了一次,结果,”

    “好像还是这边的师傅赢了?”

    “对,还是一个年轻的师傅,”有人接口道。

    冯一平“呵呵”两声,“那看来这道烤鸭应该真不错,”

    吃了一块,别说,以他这业余食客的水平,还真不太能分得出好坏来,约莫真有些不相上下的样子。

    “真不错,”

    “冯总对市景可能有些失望?”冯一平不主动谈工作,李子雄也不提工作,下面的人,更不好主动提。

    不然,不是冯一平不喜,就是李子雄不喜,尤其是李总如果不喜,接下来可真有好日子过,所以席间大家只能谈天说地。

    “看起来有些年代感的建筑不少,不过,想想十多二十年前,就是这样的状况,不得不说,这就是差距,”

    “现在确实跟内地一线城市的市容有差距,但是,这主要是因为产权私有所以无法改建,”有人说。

    “这事我看不能一概而论,东京也一样是产权私有,但是你看看目前东京的建设?”他说的这个论调,冯一平老早就在网上听说过。

    “再说,如果只是因为房屋私有就无法改建,那么我们今天看到的,应该都是四合院的农舍才对,是不是?”

    “对呵对呵,”那人只能讪讪的笑。

    李子雄也笑,这位虽然看上去温和,但怎么可能是没有主见的?

    见冯一平是这个态度,另一个想谈谈本地文化保留了最美好的中华传统的人,也知趣的住了嘴,接下来,大家谈的主要是台湾的风光。

    “北边的海,我想其实还是不错的,只是这个时候,怕是太冷,接下来,我一定要去花莲骑骑车,”

    李子雄他们说什么,冯一平都还都能说上两句,而且还不是人云亦云的话。

    “真怀疑冯总你以前就来过,”李子雄说。

    “真没来过,但是,书上看了不少,然后加上自己的一些思考,”冯一平说,“没钱的时候,没条件的时候,不只有在书上看看?”

    刚才想谈文化的那人,幸亏没说,不然也是自讨没趣。

    冯一平还真就不相信,这边真的会如他们所说,保留下来很多原汁原味的中华传统?

    因为这边是一个移民社会,即便有些留下来的传统,那也是变样了的。

    比如黄梅戏,在这边成了歌仔戏,傀儡戏变成布袋戏。

    再加上几十年的日据,众所周知,鬼子可是很擅长从文化上动手。

    “我吃好了,很美味,谢谢大家,”他站起来,“那么,接下来辛苦各位,明天,让我们的头批20家店闪闪亮亮的开业,”

    “一定一定,”

    冯一平被一大群人簇拥在中间朝门口走,柜台后的老板娘连忙跑过来,“冯总,你今天过来用餐,我们非常荣幸,不知道,能不能跟您合张影?”

    那位看起来是老板,身上海穿着白色围裙的中年男人,也搓着手,站在后面笑。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