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冯一平笑呵呵的和那一对夫妻合影留念,还跟餐厅的那些年轻人,一起做鬼脸搞怪拍照,这又让包括李子雄在内的人有些诧异。

    他们都知道,主要是因为目前的政治环境,为了怕麻烦,冯一平再三要求要低调,免得有些人有话说,但对那两位的要求,他二话没说就欣然答应了下来,他难道不善于拒绝人?

    他们又一次想多了。

    冯一平没有拒绝那对夫妇的要求,并不是因为那个老板娘,看起来挺像《听说》里的那个老板娘,更不是他不善于拒绝人。

    “我家最开始真正的生意,也是一家小馆子,就是现在老家味道面馆的第一家店,”冯一平说,“所以我知道要开好这样一间店其实有多不容易,”

    “我爸妈他们那会,也想有个有名气的人来店里,但是脖子都望长了,就是没等到,”

    “所以冯总你现在自己就成了名人,”马上有人说。

    这个哏捧得好!

    “呵呵,但是我发现我家的面馆,现在完全用不着我去拉生意,所以,还是无用武之地,今天这老板娘和老板有眼光,”

    “好了,麻烦各位接着回去工作,我们就不打扰,大家就按着原有的节奏来,明天,一定要呈现给大家一个耳目一新的形象,”冯一平扶着车门说,“李总,给我留下一个熟悉情况,可以做导游的人就好,”

    李子雄现在算是知道了冯一平的脾气,马上指派了一男一女两个人跟车,”

    恭送那三辆车远去后,一众人等才准备驾车回公司,不过,都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位老板,这位年轻的首富,虽然一直没有开口谈工作,但单就从他的谈吐和举止来看,这是一个擅于把控场面,而且对什么事,都会有自己主见的人。

    但其实真算很温和,他和那些小店老板,以及那些服务生相处时的和气,还真不是装出来的……。

    就从这短短几个小时的接触来看,这确实是一个很特别的年轻人,是一个但凡跟他相处后,就很容易被他吸引,一定会留下深刻印象的年轻人。

    在车上,黄静萍也在问冯一平对这边员工的印象。

    “怎么说呢,有些柔,但是,不溶于香港,在那边跟他们交流时,很多时候我都想说,能不能不要跟我讲英文,ok?”

    “在这边跟他们交流时,就没有这个烦恼,而且,你不觉得,听他们讲普通话,哦,这里叫国语,别有一番味道?”

    “还真有点,”黄静萍笑,“但是,这里真的好旧啊,”

    “这是民粹,政府无能,加上经济滞后的结果,但是,这个问题应该从多个角度来看,首先,他们这里不存在像内地一线大城市那样面临着大量人口涌入的局面,客观上不存在要把所有的建筑,都变成高楼大厦的必要,”

    “再说,你看,其实欧洲大多数国家,也都是旧房子居多,当然,可能他们那些房子,看起来更美观,这里的那些老旧的房子,要是有特色的民居,比如四合院还好,但其实都是没什么特色,都没有我们村里的房子好看的楼房,所以这边看起来,就只剩下破旧的印象,”

    “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虽然没有进去过,但那些破旧的房子里面的装修,其实应该都还不错,别看这些年这边经济增长乏力,但他们的人均所得,还是比内地高的多,尤其是之前已经高速发展了那么多年,”冯一平指着路旁那些房子说。

    “而内地的很多城市,因为发展得太快,一下子涌入的人口太多,好多非常漂亮而且有特色的建筑,全都被拆掉,想想真是非常可惜,”

    “我们必须得说,一个城市,并不会因为新建筑而伟大,这些建筑只会让城市变大,只有文化才会让城市变得伟大,而以前那些精美的老建筑,就是最好的文华载体,”

    “你真懂好多,”黄静萍这会也忘了那些别扭,同样看着窗外的市容。

    应该是从小受到的教育的关系,我们对这个地方,和家乡以外的其它省份相比,总是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愿意以最大的善意来对待,来想象。

    这边的人,都自诩包容什么的,但真说起来,在内地来的人面前,总会有些小家子气。

    这应该跟环境也有关系,跟内地相比,这个岛,本来就不大。

    车停了下来,司机恭敬的拉开车门,“冯总,黄总,故宫到了,”

    “这么小!”看着眼前黄墙绿瓦的建筑,黄静萍小声嘀咕了一句。

    “但是拉来的珍宝多啊,”冯一平也小声嘀咕了一句。

    …………

    对于他们这两个主要看热闹的人来说,下午几个小时的游览,留下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两件玉雕件,翠玉白菜和东坡肉形石,尤其是后者,正是他们俩都好的那一口。

    此时一家三口正在室内的泳池里泡温泉,好不惬意。

    “在故宫里参观,觉得这边的有些地方,还是比首都故宫做的要好,好像,大家也普遍会有礼貌一些,你看看,就是在停车场,也很安静,不像国内那么喧哗,”

    “你是说这边的那些志工是吧,”

    这边的故宫里,有很多志工,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义工。

    “包括什么公众场合不会大声喧哗,这都没什么好稀奇的,这是经济发展到一定地步后的必然现象,”

    “你问问那些年长的人,倒回去十多二十年,这边的很多事,是不是跟我们内地一样?”

    “等到再过些年你比比看,内地在这些方面,同样不会比这边差,”

    这边好多人有一个说法,说是什么“捷运”一通,好像大家的素质都变高了,这其实跟捷运没关系,主要跟社会发展有关系。

    同样,后来在国内到处通高铁的时候,我们的很多方面,跟以前相比,也有很长足的进步。

    “算了,不说这些,你总是泼冷水,“冯一平和女儿趴在池子边,看那介绍材料,“哎,晚上我们先去夜市看看好不好,这里到士林夜市顺路,”

    “你又错了,其实,夜市还真不是一个地方美食的代表,夜市本身的消费特性,让夜市美食无法算得上美食,”

    “夜市特性就是食物必须要容易保存,容易快速调理,成本要低,技术难度不能高,所以最符合这些条件都是一些油炸食物,”

    “美食这东西,不是大隐隐于市,而是大隐隐于巷,就像今天中午我们去的这家餐厅,也不是什么知名品牌的连锁店,装潢也一般,但是,一直是家传多年的手艺,而且,也不像是那些私房菜那么大的规矩,这样的地方,才是真正能吃到美食的好地方,”

    “还有什么是你不懂的?”黄静萍也问。

    “生孩子啊,这事书上看不明白,”冯一平大言不惭的说。

    …………

    晚上9点,外面又下起了毛毛细雨,李子雄揉了揉眼睛,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就连天气方面,也再三得到了保证,明天一定是个艳阳天,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些放不下心来。

    而且感觉这放不下的还不是小事。

    让他放不下的那两位,这时还在阳明山上。

    他是真的有些怀疑,那位听闻非常敬业的老板,就真的对这样的大事不闻不问?

    怎么想怎么觉得不正常。

    刚放到口袋里的电话响了,他的心不由得震了一下,一看,果不其然,就是老板的电话,“冯总你好,休息了吗?”

    “李总,”冯一平一点都不像休息了的样子,“我们现在想去店里看看,好安排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