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是在那随便翻着李子雄送上来的代言人人选。

    国际性的公司,在不同的地区,都要因应当地不同的特色,采取不同的行销策略。

    招揽客户,除了销售人员的努力,广告,是最好的途径。

    但是广告这玩意,它最无力的地方,在于不管是打广告的,还是做广告的,大家都知道的那条铁律,“广告投入有一半会是无效的,”

    更大的无力是,没人知道无效的那一半,会是哪一半。

    为了尽量不让钱白烧,在不同的地方,广告的侧重点会有不同。

    在美国,公众会很关注一家公司在公益慈善事业上的投入,不管那些项目靠不靠谱,在公益慈善事业上有投入的公司,往往能得到大家的青睐。

    所以欧美不少公司的广告立意会很宏大,就像他们整天扯的世界和平一样,动辄朝整个人类的共同命运和这个星球的未来上扯。

    在国内,最开始因为广告平台较少,加上老百姓对权威的迷信,甚至连广告界的那条铁律都能打破,那会只要产品适用范围广,但凡能在央%视一套的黄金时段打广告的,那完全可以无视无效的那一半,效果绝对会好到出乎你的预料。

    当然,我大天朝打破的铁律太多,这一条真不算什么。

    所以那一会,真是一条广告,可以振兴一家公司,所以那会,大家真是拼了命的去抢“标王,”

    但到现在,随着各种电视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那种好日子也已经一去不复返,已经有迷信标王的公司,如愿的成为标王后,错愕的破产。

    类似脑白金这样立意俗气,制作一般,覆盖范围广,受众多,频次高的广告,从效果来看,才真是最好的广告。

    这边,至少现在,那还算是很正常的广告市场,要想广告有效果,除了播出平台,广告的制作和创意,是最关键的因素。

    在内地,冯一平基本没有为自己的公司打广告,尤其是有佳,因为本来覆盖范围就那么广,他宁愿把广告费用最后都作为优惠直接返还给用户,那样就不存在无效的支出。

    但是在这边,本来便利店品牌就不少,要想很快的引起大家的注意,打广告是很务实的选择。

    这边之前临时的宣传,并不是很系统,李子雄提议,最好是参照这边商家的做法,选一个代言人,冯一平觉得这事也是有必要的,现在正在看的,就是代言人人选。

    一顺口叫出一句之后,他马上把那本册子合了起来,黄静萍已经丢下阿曼达跑过来,“你叫谁老公呢?哎,我看这全是女的啊,你这是?”

    冯一平把她扳下来,“来,看看你的耳朵,哟,我就说,得好好掏掏,我一老爷们,叫谁老公?”

    “别瞎扯,”黄静萍脸红红的从冯一平手里挣脱出来——她耳朵敏感,“明明就是好不好,”

    “你啊,太会联想,我那说的,是姓龚的龚,刚刚里面有个女孩子,非常像最开始加盟面馆的那些人中一位姓龚的老板,猛一看,我还真以为是他的女儿,”

    说跟面馆有关,是因为面馆那边,黄静萍不太熟悉,现在接触得也少。

    “哪一个?”

    就知道她会问,冯一平翻了翻,随手指了个方脸的女孩子,“喏,就她,你是没看到老龚,真是活脱脱一个模子出来的,”

    “哦,”黄静萍依然半信半疑的,她本能的觉得,冯一平是有事瞒着自己,“那你觉得哪个一合适?”

    “我觉得好几个都合适,比如这个这个这个,”冯一平随手点了几个,“就看李总和广告制作公司怎么选,”

    见黄静萍认真的审视着他随手点的那几个人,得,这事真不好跟她讨论,还是找时间跟李子雄单聊。

    …………

    曼谷,这会这边的开业庆典已经进行到尾声,在一个皮肤呈小麦色的姑娘的陪同下,高志毅带着一群人,站在餐厅门口,送别那些前来出席庆典的嘉宾。

    现在,他也会入乡随俗说上几句常用的泰语,道别时,也能像模像样的双手合十。

    和李子雄那边不同,不论是官员还是供应商,他这今天请到的重量级嘉宾都不多。

    李子雄有的很多优势,他这边都不具备。

    官员,级别最高的,是一位少将。

    至于供应商,倒是也来了不少老板之类的人物。但是这些老板的份量,还真一般,可能在本地还不错,但是在其它地方,比如说在国内,还真没人知道。

    所以李子雄那边的规模优势,高志毅这边就一点都享受不到。

    内地的老百姓,还没有到便利店买泰国产品的习惯。

    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人,在好几位随从的簇拥下,大笑着走出来,用英语说,“高总,多谢款待,”

    “陈总,以后请多多指教,”这位一过来,高志毅身后的人,一下子紧张了几分。

    “呵呵,指教不敢当,我们是真的很乐意看到更多有实力的公司,来为本地的零售事业添光加彩,以后多多合作咯,”这位陈总倒是轻松得很。

    “不过,高总,”那位陈总看着眼前这热闹发的场面说,“以后,你可能就没这么轻松咯,”

    高志毅脸色一变。

    那位陈总好像没看到一样,“我们都知道,那位冯先生眼光精准,而且做一行成一行,所以高总,你的压力,”

    他毫不见外的在高志毅肩上拍了拍,“呵呵,还真不轻,”

    高志毅也呵呵的笑着,“陈总,我觉得这话,最合适的听众不是我,而是贵集团在中国国内零售事业的负责人,”

    这一位,可以说是有佳在泰国最大的竞争对手,7-11的一位副总。

    这确实是一个让有佳这样的后来者感觉压力很大的对手。

    并不是冲7-11这个牌子,而是这个牌子在泰国的拥有者。

    这个牌子,在泰国由卜蜂集团拥有,卜蜂集团,在国内称作正大。

    正大集团在泰国,有点类似于香港的李家,垄断了好些重要行业。

    而且由于它是以农业起家,所以在生产及配送上都是一条龙的,很多原料都是自己生产供应。

    举个例子,7-11里面的一盒猪肉罐头,从饲料到养殖、到宰杀、到加工、到熟食加工、到配送、到销售,它可以说是一手包办。

    正大在泰国的人望,也有点类似现在的李家在香港,那是好多民众向往和崇拜的存在,购物去他们名下的零售店,是当然的放心选择。

    综合来看,7-11在泰国,比嘉盛在国内的的优势还要强,跟它竞争,还真是有难度。

    但是他们在中国的发展,尤其是在零售上的发展,从开始到最后,其实都不太顺利,高志毅这话,等于是同样毫不留情的戳在这位骄傲的陈总的软肋上。

    这下,轮到他的脸色一变。

    但高志毅也装作没听到,“不知道陈总有没有看过我们冯总的那本书,看过的人都知道,我们冯总,从来都不是奉行竞争至上,嘉盛在所有行业,在所有地区的经营活动,都遵循这一理论,”

    “我们不屑于花费大量的成本,来用在对竞争对手的打压上,我们不屑于去争抢一些人眼中的肥肉,我们不屑于走被人走过的路,”

    “我们始终会以用户为中心,我们总会是自己走一条路出来,所以陈总,”高志毅反过去也拍了拍那位的肩膀,“呵呵,你不用太担心,我们来泰国发展,不是针对哪一家公司,我们没那么狭隘和无聊,我们是服务泰国民众来的,”

    “高总你想太多,我怎么会担心?我们不迷信理论,只讲求沉下心来做事,呵呵,祝有佳在泰国发展顺利,”听了高志毅的这番话,那位陈总脸色变了几变,不过,到他这个年纪,在这样的场合,即便没有风度,装也能装出来。

    他很亲热的又握着高志毅的手说了几句,“本来我们还有点闷,但是高总一来,呵呵,未来估计会很精彩,高总,加油!”

    “想必不会让陈总失望的,陈总也加油,”

    …………

    回到公司,正在按当地的习俗,进行最后一项流程,请来祈福的那些高僧,正在把圣水洒向那些虔诚的本地员工,和所有的办公场所。

    在陈总面前毫不示弱,信心满满,正经说起来,也没有什么信仰的高志毅,这会也不由得合起了双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