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好像是有默契一样,刚刚把最后一位嘉宾送上车,李子雄就感觉到有雨点滴在头上,都不用抬头,看着水泥路面上的那一点点水渍,就知道这雨又下了起来。

    “抱歉周总,这时候的天气就这样,”他和周星宇快步跑进楼里。

    “这挺好的啊,”周星宇拍了拍头发上的雨滴,“在我们南方,都说水为财,况且,举办仪式的时候还艳阳高照,已开业马上就下雨,这个兆头多好,老天爷多给面子,”

    “我们这也是南方,”李子雄笑着说,“希望能承你吉言吧,”

    “怎么,紧张?”周星宇稍带着些好奇的,看着外面路上那些疾步而过的男女。

    和冯一平他们一样,他也是第一次来这,比好奇心更强烈的,是他对这块地方发自内心的喜爱。

    即便他来这的一路,同样不太顺畅,短短的一段航程,不得不转机几次。

    但是,和现在内地的很多同胞一样,对这个在家门口游荡的孩子,大家都觉得有些亏欠,都愿意以最宽广的胸怀去包容他那看起来有些任性的、孩子气的举动——至少是现在。

    自然而然的,他看着眼前的这些并不熟悉的人,也没有什么新奇的建筑的其它景观,总觉得非常亲切。

    李子雄这个本地人,就不太有这种感触,在海外,尤其是在美欧转了一大圈回来后,他对家乡的观感,远没有冯一平他们那么正面。

    不管是软硬件,还是居民素质,都和美欧等发达国家有不小的差距,尤其让他反感的,是一些无良政客煽动的,越来越不理性的民粹现象。

    好好的过日子不成吗,为什么要为了这些一己之私,来搞得整个社会都不安宁?

    听了周星宇的话,他看了看四周,见手下都不在,小声说了一句,“能不紧张吗?”

    “如果我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年轻,也还无所谓,这在外又是学习,又是工作这么多年,在商界好歹有点名气,要是这回来运作的第一个项目,开局就不好,那还真有点无颜见江东父老,”

    “到了我们这个阶段啊,免不了会有包袱,脸面,还真是不得不照看一二,”

    “再说,冯总和你亲至,如果我这第一天的成绩就一般,那该怎么像你们交代?”

    “李总,你想多了,”周星宇安慰他,“我们是希望这第一天就能取得好成绩,但主要是基于这样的好成绩,会让那些为此准备了好多天的同事们,能感到骄傲,能觉得这么长时间的辛苦和努力,没有白费,”

    “我们都知道,这样的业态,一两天的好成绩,起不到什么作用,更不会因为特定的一两天的成绩,来对大家的工作进行评判,”

    “是,公司上下,这会都非常期待今天能得到一份让我们自己也满意的好成绩,”

    “会有的,我们今天的促销活动,还是很有吸引力,”周星宇笑,“李总,要不你带我去几家店里看看?”

    “好哇,冯总昨晚给我们找出了不少需要改进和提高的地方,周总你这次,一定也要留下些真知灼见来,我们都知道,周总你可是便利店行业元老级的人物,”

    “哪里,论在整体把握上,我现在真还不如冯总,”

    “冯总那我们就不比了,”李子雄摇头,“有几个人比得上他,周总请,”他拉开车门。

    “有一件事我有些好奇,当初第一批十家店开业的那一天,冯总他紧张吗?”这下,丰田子弹头商务车里的其它人也都竖起了耳朵。

    “这个,”周星宇想了一下,“从我的角度看,冯总当时也是紧张的,”

    “那会他还在上高中,刚好学习也正是紧张的时候,开业的那天中午,我给生意最好的那家店补货的时候,刚好碰到他开车过来,他已经看了好几家店,估计中饭都来不及吃,”

    “当然,我那会其实也紧张,后来看到成绩不错,很兴奋,不然也不会自己去跟车搬货,”

    大家顿时感觉轻松了些,原来冯总那样的人,当时都会紧张。

    “不过,其实我也不确定,冯总当初,那究竟是紧张便利店开局不好呢,还是兴奋一个大有前途的公司终于正式成立,但我个人,更倾向于后者,”周星宇笑着说。

    车里好几位,顿时觉得这位长相和风度,一家大家的观感都非常不错的家伙,这个笑好可恶。

    “对,那肯定是兴奋,”李子雄说。

    其它人马上附和。

    拜托,那位周总都那么说了,难道还好说冯总当初也紧张?

    李子雄这会也紧张起来了,因为前面就即将看到第一家店,那些觉得周星宇刚才那个笑很可恶的几位,这会也都没有说话的兴致。

    可不要是门可罗雀!李子雄心想,他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周围的车上,周围的景观上,尽量漫不经心的朝那边看了一眼,眼睛马上亮了起来。

    那家店里的光照很合适,他们在车上也能看的清楚,收银员正在利索的为一位顾客结账,而后面等着结账的,还有好几位,店里的每一条过道,都能看到人,靠着窗台的那张长桌,此时坐着五位用餐的顾客……。

    生意虽然没有好到爆,但是,比预想的最差的情况,还是要好很多很多。

    “呵呵,”周星宇李子雄肩膀上拍了拍,“放心了?”

    “有底了,”李子雄说。

    “李总,我问问二楼?”一人征求李子雄的意见。

    公司服务器就装在二楼,这回究竟情况如何,二楼肯定都清楚。

    “问问,”李子雄中气十足的说。

    …………

    此时的曼谷,李子雄口中所说的没有包袱的小年轻,高志毅高总,其实也不轻松。

    他当然也对着开业第一天的销售有信心,但是,凡事都有例外,万一这第一天就不如人意呢?

    是,他没有李子雄那样的包袱,但是,他也有李子雄没有的顾虑。

    从冯一平跟他的谈话,以及对他工作的安排,他就有些清楚,自己将来在公司会是什么位置。

    在泰国发展有佳,这应该是冯一平和公司,对他最后的一次综合考量,他希望这次考量,从第一天开始,就很完美。

    但是,一考虑到这边面临的严峻现实,他就乐观不起来,也就压力更大。

    但是,他想得比较开,开业之前,他已经一次又一次的检查过自己的工作,非常确定,都做得非常到位,所以,不管怎么样的结果,他都能接受。

    差不多李子雄和周星宇巡店的时候,他直接登陆进了管理系统。

    …………

    7-11的陈总回到公司后,也一直牵挂着有佳今天的状况。

    他没有想到,那位看起来连自己的身材都管理不好的小年轻,竟然那么不客气,不过才开20家店而已,在自己面前就能那般寸步不让。

    呵呵,只希望你今天的成绩,能像你的嘴那么厉害。

    下班的时候,他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手下就送来了一份报表,他略有些期待的一看,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

    “好吃吗?”华灯初上的时候,冯一平已经带着黄静平和孩子,在一家食客不少的姜母鸭店里找了张桌子。

    炉下的炭火,煮得陶瓷炖锅里热气腾腾的,在欧文和卡罗尔警惕的眼神中,冯一平先给阿曼达夹了一点鸭血糕。

    讲真,鸭血糕的卖相,真称不上好,听了它是怎么做成的后,那一对美国男女马上敬而远之。

    但阿曼达对自己老爸,那是无条件的相信,给她什么他就吃什么。

    这会见爸爸问起,吧嗒吧嗒嘴,“还要,”

    “有什么是你不喜欢吃的?”黄静萍笑着给她把那一块弄成小块。

    冯一平笑着接起了电话,“李总啊,先不忙说,过来吧,忠孝路上的这家姜母鸭店,都帮你们煮好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