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真是美得不能再赞了,”几位包车来的青年男女,站在形状如鞘,绝壁万丈,几乎垂直的清水断崖的观景台上,看着脚下白浪滔天,碧海万顷的壮观风景,发出由衷的赞叹声。

    连其中那个背着背包的白人小青年,也不由得不连声“哇哇”个不停,美景就是有这样的感染力。

    只有开车的阿土伯比较淡定,嘴里叼着根长寿,双手抱胸,不以为意的看着眼前这让很多人或者狂叫,或者失语的壮丽风景。

    没办法,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再漂亮的地方,几天来一趟,那也不一定有远方的小池塘让人感兴趣,正如始终在床头等着你的老婆,不管如何倾国倾城,时间一长,在老公眼里也不是美人一样。

    只有在看过那些震惊于眼前美景的青年男女们,他嘴角才会露出一丝浅笑。

    一副世事于我如浮云的高人状。

    但是,当那个对同行的美国小伙非常热情的姑娘,对着来路“哇”了一声以后,淡定的大叔听到背后传来的轰鸣声,也不由得回头张望。

    “这么多宾士,”那姑娘说。

    大叔的眼睛也亮了起来,因为一连五辆宾士,都是他很眼热的G级休旅车,那刚正的外型,那强劲的引擎轰鸣声,让他的心也不由自主的澎湃起来。

    本来还老神在在,看着自己带来的那几个小年轻,一副你们还小,还没到我这个境界的大叔,一下子破功,露出比见到此时岛内的第一美女萧蔷还要兴奋的神情来。

    其它几位也暂时从眼前的美景中收回目光,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价值几千万的豪华车队,这看样子明显就是一个车队,来的是哪个大人物?

    只有那美国小伙只扫了一眼,就再一次沉浸在眼前的美景中,这车自然是好车,但他个人更喜欢的是跑车。

    五辆车相继停下,随后“砰砰砰”,响起一阵关车门的声音。

    听在大叔耳里,这声音都非常美妙,看,连关门声那么沉闷有力,真是够劲。

    那姑娘暂时也从淡然的美国小伙身上移开注意力,用比大叔更热切的眼神看着那个方向,不过,大叔看的是车,她望的是人。

    首先看到的,又是一个白人,一个一看就很彪悍,衬得这边的那美国小伙就像个小鸡仔一样的白人大汉,喔,我喜欢。

    难怪是开这样的车呢。

    但是,事情好像有点不对,那美国壮汉,怎么看起来像是一个保镖?

    没错,他看周围和自己这一行人的样子,明显就是个保镖,难道,这来的还是个欧美的公子哥?呵呵!

    这时那白人壮汉朝后退了一步,把他身后的一个年轻人让了出来,但并不是老外,而是个和她一样黄皮肤黑头发的年轻小伙。

    那人看起来真很年轻,乍一看,你会下意识的以为他是同行的工作人员,但是细一看你会马上否定那个念头,因为他气质非常沉稳。

    等到他扫了他们这边一眼,大家马上明白,这个年轻得出奇的小伙子,肯定是那一行人主角,因为的他目光虽然温和淡然,但上位者的气质却一览无余。

    此时车上的人陆续下完,竟还有一个黑人女性和那白人壮汉站在一起,这会正看着他们这边小声嘀咕着。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四位神情彪悍的壮男,其中两位,手里还拿着雨伞。

    他们毫不掩饰的站在四周,把那个年轻人和另外三位,包括一位抱着个穿着斗篷的小姑娘的年轻女子在内的几个人,拱卫在中间。

    这下,和她一起的那些人都有些惊讶,这是谁家的?竟然这样大的排场?

    但是,岛内为子女聘请外籍保镖的,好像还真不多,而且跟这位明显对不上号。

    “是RB的吧,”那位女孩子说。

    她的这个观点,倒是让同行的几位点头,真有这个可能,东边那个国家的富豪子弟,还真有可能也聘请西方人作为保镖。

    “不会,”好车的那个大叔插话,“如果真是那样,他们开的应该是丰田车,”

    好吧,大叔这话也挺在理。

    一个眼镜小伙有点疑惑的样子,“我怎么觉得他好像很熟悉?”

    那女孩子本来想质疑,但是再一看,“真的耶,我也举得好像在哪见过的样子,”

    “麻烦帮我拍张照,这个角度,”一直在欣赏风光的美国小伙转过身来,对旁边的人说,看他们都看着那边,忍不住也扫了一眼,马上变得非常惊喜,就好像看到了比眼前的美景更让他心动的风光一样,大叫了一声,“冯先生!”

    他的普通话确实很普通,同行的年轻人听成了风先生或者疯先生,一脸的诧异,没听说有这号人物啊!

    那个美国小伙已经激动跑过去,应该是太激动,情急之下说的是他的母语,“你好冯先生,我叫杰克,来自纽约,”

    欧文一把拦住他。

    激动的杰克还在大叫,“冯先生,我非常喜欢你和你的Facebook,你是我的偶像,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简直太幸运了!我能和你拍张照吗,我想上传到我的Facebook上,”

    观景台上的那些人,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杰克说的是冯先生!

    对啊,他可不是冯先生吗,难怪看起来这么眼熟呢!

    哦,对了,那家据说了购买了他旗下有佳便利店商标使用权的便利店,前两天在岛内开业,他是为这事来的吗?

    “冯先生,”那个女孩子也大叫着跑过去。

    一个保镖马上撑开伞,把黄静萍和阿曼达罩在伞下,另一个,则警惕的注视着跑过来的那些年轻人手里的相机。

    站在崖壁上,看着这边海与山比肩,海依偎着山,山托着海,悬崖峭壁下,艳阳映照下的海水波光粼粼,颜色深浅不一,很有层次的冯一平,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味一下这难得的美景,就被激动的美国小伙给打断了。

    这么巧,在这都有认识我的美国人。

    他朝杰克点了点头,对欧文示意了一下,看着后边那几个同样很兴奋的年轻同胞说,“一起?”

    这样的事谁会拒绝?连司机大叔也凑拢过来,跟着这些活力四射的年轻人一起,把冯一平簇拥在中间,让他的一位保镖,为他们合影留念。

    出乎意料的是,冯一平竟入乡随俗的跟他们一起大声喊,“笑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架子。

    “老板这以后是越来越难低调了,”吴倩说。

    “他呀,”黄静萍抱着同样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美景的女儿说,“说不定正喜欢这样呢,”

    但这样的事,冯一平现在真谈不上喜欢,他是真不习惯自己在看风景的时候,别人热切的把自己当风景来看。

    一一给那几位年轻人签过名,车队继续朝前行驶,类似于这处观景台一样的地方,这一段其实不少,他们会选择在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停下来。

    …………

    此时,DA区的AIT门口,康明斯和一位中年人道别后,坐进停在门前的一辆车里,刚驶出大门,他马上就拨通了冯一平的电话,“冯,我刚和帕尔先生结束会谈,提起了我们的朋友在岛内投资便利店的事,他非常支持,”

    “谢谢你康明斯,”冯一平正抱着阿曼达行走在悬崖下的一处沙滩上。

    康明斯所说的帕尔,是道格拉斯·帕尔,他有个更为国内民众熟悉的名字,包道格。

    冯一平这次之所以带康明斯一起前来,主要为的就是今天的会面。

    这边的情势他不好预估,但不排除一些感受到威胁的人,会动一些不好的心思。

    好在不管是之前的蓝,还是现在的绿,他们在美国人面前,都听话的很,只要跟包道格搭上线,未来想从投资背景这方面找茬的人,只能是白费心思。

    “等着我,我们明晚一起去内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