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女人差别就这么大吗?

    吴倩现在不是标准的高端白骨精模样,定制合身的套裙陪黑丝和高跟鞋,有时再加上一件挽在手里主要用来做装饰的风衣。

    始终在有中央空调的办公室或者其它商务空间,出入都有专车代步,让她可以无视季节的变幻,一年四季都可以是差不多的穿着。

    她现在穿得很臃肿,就像一个这会在街边摆摊的小贩一样。

    都临时加上了一件高领的毛衣,风衣也是最保暖的一件,现在外面更是套上了一件羽绒服,衣服都多到她感觉就那样空手走路都觉得重的地步,她还是觉得冷得厉害。

    但是再看看前面的冯一平,他甚至都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就那样拿在手里,就只穿着衬衫和毛衣,但他的脸还红红的。

    那肯定不是冻的,如果脸都冻得那样子,哪能还像他现在这么精神?

    再说,吴倩都看到他额头上好像有汗,这差别未免太没道理些了吧!

    她哪能理解冯一平的心情?

    终于不用再戴着安全帽进入嘉盛商务中心,看着眼前这样一片尽显科技感和现代感的高楼大厦群落,看到自己在位于国内的高科技中心区,终于有了这么大一块地盘,冯一平的兴奋,没人能够理解。

    不得不说,他对房子,尤其是首都这样一线城市的房子,还真是有一种执念。

    这种执念,倒是有很多人能够理解。

    那些曾经和他一样,不止一次的看过首都夜里的万家灯火,它们看起来是那样的美好温暖,那样的近在咫尺,但其实和自己之间的距离,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的人,应该都能够理解这种执念。

    周星宇也非常激动。

    他来首都,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负责嘉盛商务中心的建设,历时近三年,这处占地近十万平米,耗资近四十亿的大项目,终于可以投入使用。

    而且这整个过程,没有发生一起安全事故,他确实有理由骄傲和激动。

    这也是目前中关村,或者说是首都最大的私企商务园区,其实说白了,就是总部园区,作为嘉盛的副总裁,他也有理由骄傲和激动。

    他站在方方正正的中心大厦前的广场上,手舞足蹈的向好长时间没有来这里的冯一平介绍具体的进程,“包括谷歌那栋楼在内,园区所有的空间,均已经装修完毕,”

    “我们的酒店和其它配套的公共设施,包括俱乐部、餐饮、健身、娱乐、会议等版块,都已经进入试运营阶段,”

    “总部和各公司,包括那几个研发中心,所有需要安装的设备,同样已经安装到位,目前也正在进行最后的调试,”

    “我们力争在今年两会后顺利投入使用,为所有进驻的同事,提供周到完善的服务,”

    “在这之前,我们的绿化项目,早就通过了验收,”他骄傲的指着周围说。

    周围的那些树木,还不够枝繁叶茂,草坪里的小草,也不够茁壮,但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在这寒冷的早春里,你都能感觉到它们现在看起来单薄瘦弱的躯体里蕴含的旺盛的生命力。

    “可以这样说,我们园区的环境,虽然不能和周围那些历史悠久的校园相比,但是在所有新建的项目里,绝对首屈一指!”

    冯一平叉着腰在广场上转了一圈,看着周围这属于自己公司的地盘,跟着又转了一圈,忍不住满心欢喜。

    这完工后的实景,和看效果图,和看在建时的外面蒙着安全网的模样,那还就是不一样。

    “好!”他只说了一个字。

    身后跟着来的那些高层,看着这称得上宏伟的园区,也是满心的期待,他们中的所有人,早就去看了将来属于自己公司和自己的办公区,和现在办公空间相比,那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回去吧,”冯一平自己也有些恋恋不舍的说。

    “周总,室内空气检测如何?有没有超标的,如果有,还是我以前的意见,宁愿推迟入园,”

    “绝对没有问题,连装饰项目最多的酒店,各项检测结果,也都高于国家标准,至于顶楼的两处房子,因为最早装修,通风条件也最好,目前的结果,也是最好的,”周星宇说。

    “谢谢!”

    按老规矩,冯一平在酒店那栋楼的顶楼,给自己留下了一层,这下,他终于不用再为有时房子太小而发愁。

    住在自己的园区,而不是别墅区里,不但更方便,自己的隐私,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

    和老规矩不一样的是,这个项目,因为有大大小小15栋楼,除酒店外,他在造型同样方正的中心大厦楼顶,也留了一层。

    …………

    创业园里,刚才一起去参观的人密密麻麻的挤在会议室里,参加冯一平主持的农历年后在京各公司第一次管理会议。

    会议主要就两个议程,听取大家关于今年一季度工作完成情况和安排的汇报,以及搬入新办公楼的各项准备工作。

    虽然中间有春节长假,但各公司在制定计划时,都考虑了这一影响,目前来看,一季度各公司预订计划的完成情况,比冯一平想象中的要乐观,04年的开局非常不错。

    看着底下那些因为工作乐观,又即将搬入新的、条件更好的、而且终于是属于自己公司大楼,而掩饰不住兴奋和高兴的高层们,冯一平咳了一声,“工作完成得很好,搬迁的筹备也做得很好,按我们的传统,我对大家的表现给予肯定,但是,不要期待得到我的表扬,”

    “能得到你肯定就是我们最高的荣誉,”好几个人,有男有女,差不多是异口同声的说。

    这确实是嘉盛的老传统,能得到冯一平赞扬的,只有那些一线的员工,他们这些高层,能得到的最好评价,就是肯定!

    “既然情况都这么好,我想说几句题外话,”冯一平合上电脑,一本正经的开始歪楼。

    “都已经过了十五,年怎么也算是过完了,看大家的样子,我想这个年都过得还不错,”

    底下响起一阵笑声。

    是啊,他们现在也都算是事业有成,收入丰厚,这个年自然过得不错。

    “想必过去的这个春节里,大家也参加过不少聚会,不管是自己亲戚家,还是和同学朋友在一起,我想至少在座的各位,目前都算是人生赢家,”

    “这都是因为有一平你的缘故,”好几位说道。

    “也不是因为我,主要是因为这个时代,”冯一平说。

    “接下来我的话,对大家只是一个参考,我们自然可以认为,我们已经是人生赢家,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以后不管是春节还是平时,在和他人相处的时候,不要总是以人生赢家的地位自居,”

    “我今年在家里和爸妈一起呆了一周,见了不少以自己目前的成就自豪,以公司目前的成就自豪,动辄就和人谈自己和公司成功的经验,动辄就肯定的对一些事情发表自己的看法的人,”

    “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这其实也并不是在有意炫耀,但我还是希望,大家以后再类似的场合,还是多听少说,”

    今年在家里看到的一些事,让他想起了原来的一些事。

    每年春节的各种聚会,总是有些自觉成功的人,总是会对各个问题,哪怕是自己熟悉的领域之外的问题,发表自己不容置疑的看法,哪怕他们有时说的确实在理,虽然有些人就是喜欢高调,但他还是讨厌那样的行为,相信不少人也会是和他一样的态度。

    “今天的成功,不代表着将来的成功,”冯一平说,“很多时候,其它人不太成功的事情,其实更能给我们以借鉴或者是警示,这些,都能为我们以后的工作提供很多助益,”

    “同时,只要用心倾听,你会发现,很多目前看起来不如你成功的人,和我们相比,最大的差距,其实就输在机遇上,”

    “总之,尽量保持谦逊吧同志们,”他站了起来,“散会,”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