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吴,新年好啊!”园区管委会金副主任笑着走进来。

    “你好金主任,”吴倩笑着站起来,“新年好,冯总就在里面等您,”

    她知道,自家老板一直愿意和这些教育系统的领导亲近,而包括园区领导在内的这些位,确实在很多方面,都为公司提供了支持。

    但是她脸色马上变了,“金主任,”

    “没事,这两个朋友,呵呵,对你们以后会很有帮助,你放心,一平肯定不会怪你,”金主任笑着说。

    这两个可不是朋友,老板不会怪才怪呢!

    老陈笑着朝吴倩点了点头,这可是在首都,你当还是三亚呢,在这见冯一平还不容易?

    李方成则稍微有点诧异,好像总有哪有些不对。

    老陈怎么还要托人带着才能见到冯一平?这位上次那么盛气凌人的吴助理,好像现在对老陈和自己去见冯一平,依然是抗拒的?

    王总和冯一平不是应该都谈好了吗?

    “金主任,”冯一平拿着电话站起来,“请坐,”

    金主任没说话,只是朝他做了个手势,不打扰他打电话的意思。

    冯一平看了后面满脸堆笑的老陈,和有些茫然的李方成一眼,朝有些自责的站在门口的吴倩点了点头。

    吴倩咬了咬嘴唇,低头关上门,一回到自己位置上,一个电话就打到前台,“你明知道冯总等的只是金主任,看到他带了人过来,即便拦不住,也不会提前通知一声吗?”

    她声音很低,但语气却很重,这也是她少有的直接对谁发火。

    前台的女孩子有点懵,“对不起吴助理,我……,”

    “好了别解释了,”吴倩打断了她,“再有下一次,我直接找你主管,”

    她挂了电话,看着里面还坐在办公桌后打电话的老板,还有和金主任谈得好像很融洽的老陈,这都什么事?

    …………

    “不愧是清华,在国内所有的高校创业园里,清华是目前最成功的一家,可以说,已经把其它所有的同行,都远远的甩在身后,”老陈对金副主任说。

    “呵呵,虽然我们也孵化了其它不少很有前途的公司,但目前能和其它兄弟单位迅速拉开距离,这主要是因为我们有一平,”金副主任看了还在那边跟人通话的冯一平说,“我们学校和园区,对他和他的公司是全力支持,陈总,希望你们也能多支持一平和他的公司,”

    “那是自然,冯总这样的企业家,不止是园区的骄傲,甚至可以说是我们国家年轻人的骄傲,你看,我们今天来,不就是来跟他谈合作的嘛?”老陈这会心分两用,一边和金副主任寒暄,一边留神听着冯一平在说什么。

    但是,他的努力是徒然的,因为冯一平说的,是他听不懂的话,英语。

    他朝有些不在状态的李方成示意了一下,现在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总该比自己英语要好吧。

    至于李方成为什么不在状态,他是不是有所察觉或者警惕,老陈这会全然不在意。

    他也不觉得李方成会明白自己的安排,这应该是上次在酒店被冯一平的保镖按到之后,现在再面对他时有些紧张吧,老陈想。

    李方成也是下意识的就很关心冯一平在说什么。

    不论他对冯一平观感如何,内心深处,他同样非常佩服冯一平,虽然今天这事好像透着点怪异,但是,这样能现场听到冯一平和国外的人通话的机会,怎么也不可能会很多。

    是客户吗,还是属下,或者说,是女朋友?

    但冯一平话音不高,语速不低,以李方成的水平,也听得不太明白,只是有一个简称因为出现多次,所有他记了下来,但他不太明白这个是什么意思。

    “GLAAD?”这个简称是什么意思?

    …………

    “只是收到了他们的函件?”冯一平问。

    “对,只是收到了他们的函件,但这已经是第二次收到,而且他们还电话提醒过几次,”那边的迈克无奈的说。

    第一次收到的时候,GLAAD发来的那封信,都没怎么细看,只是办公室有过记录。

    第二次,那边在发出之后,还几次电话提醒这事,办公室的同事这次总算有拆开,但很快就发现,他们拆开了一个麻烦。

    这个麻烦,其实也是个由来已久的麻烦,是现在每个政治人物参加竞选活动时,一定会被问到的那几个很难回答,但一定要小心应对的问题之一。

    这几个问题一般是,是否支持堕胎?是否支持禁枪?然后就是这个问题,是否支持同性恋?

    GLAAD,就是同性恋者反诋毁联盟的缩写。

    这三个问题之所以是由来已久,而又一定要小心应对的问题,是因为美国民众在这些问题上也呈分化态度,你的答案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或者是不支持不反对,都将会直接影响到你的选票。

    公众公司有时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同样会让公司的形象受损,但冯一平在美国的公司,这还是第一次面临这样的问题。

    GLAAD,既然名称是“同性恋者反诋毁联盟“,那可想而知,一定是有规模不小的诋毁。

    同意他们的要求,他们满意,自然另一些人就不会满意。

    冯一平的立场很简单,他只能站在公司的角度来对待这个问题,就是,同意他们的要求对公司有利,还是不同意他们的要求对公司有利?

    但这是一个极敏感,搞不好会吃官司的问题,以致冯一平跟迈克说话时都很谨慎,“我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问题,对相关的情况也不了解,你怎么看?”

    “我一时也说不好,”迈克同样挺谨慎,说起来,他还真不知道冯一平对这个问题的态度。

    “两难的是,如果接受他们的要求,在情感选项一栏加上这一条,这也许会让那些对此非常反感的人觉得碍眼,”

    GLAAD两次正是来函,就是抗议Facebook在情感状态选项一栏中,没有顾及他们的感受,强烈要求Facebook添加同性婚姻(civilunions)这一选项。

    如果美国真是如它宣传的那样自由和文明的国度,这事倒好解决,加一项就加一项。

    但美国其实是一个非常矛盾的国家,开放和保守有时极度对立,有些人对同性恋婚姻持支持或者无所谓的态度,有些人,则非常不支持。

    所以添加还是不添加,这是一个问题。

    “我记得,总统先生,好像不支持?”冯一平问。

    “虽然在公开的场合,他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很含糊,但他是坚定的保守派,所以是的,他反对同性婚姻和堕胎,”迈克说。

    就是小布%什含糊其辞的在这个问题上表态,依然赢得了大选,冯一平对这个问题,大概有了谱,这应该能表明,至少此时的美国社会,主流的意见是对这个问题不会那么支持,至少不是强烈支持,不然,他们怎么会同意小布%什那含糊其辞,而不是旗帜鲜明的表述?

    但是,自己的网站可没有含糊的空间,添,或者,不添,没有其它的选项。

    “要不这样,我们……,”冯一平突然暂停了一下,因为他觉得自己想到的那个提议不太靠谱。

    去调查公司的员工支持还是反对这个问题,其实可能是侵犯他们隐私的一种行为,因为这有可能隐射到他们究竟是直的,或者不是直的。

    “先这样,请语言专家和社会学家研究一下这个问题,那就是我们的情感状态选项,有没有其它更好的表述方式,”

    用户现在在Facebook描述自己的情感状况时,可以选择单身、已婚、恋爱或者“这很难说”四个选项。

    在原来的冯一平看来,这其实很妥当,最后的“这很难说”选项,其实可以装进去很多,但是,谁叫美国人难伺候呢?

    “好的,我明白,”迈克说。

    冯一平既然没有明确回答,那他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

    “记住,不要通过邮件的方式跟专家讨论这个问题,”冯一平提醒了一句。

    无论中外,很多的专家的所谓节操,可能和他们的贞操是一个状态,最好不要留下什么带有一定倾向性的邮件。

    “抱歉金主任,久等了,”冯一平走到会客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