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系,知道你事忙,但看你的样子,好像是有些麻烦?是在美国吗?有需要就跟我们说,我们在那边也有些关系,虽然大忙可能帮不上,但帮着出点力气还是没问题,”

    金主任这其实就是客气一下,也就是都看到冯一平好像碰到了麻烦的意思,顺嘴说了一句,就像是到了饭点,随口问一句要不要一起吃饭一样。

    他也就没想着冯一平能回答,他们都清楚,这间装修称不上豪华的办公室里,这个坐在那张不起眼的办公桌后的年轻人,现在有多大的能量

    但冯一平今天偏偏就回答了,“是遇上了点小麻烦,但不过是遇上了一些历史悠久的老问题的而已,虽然我们是第一次遇到,但金主任你放心,这不算什么事,”

    他握着金主任的手坐下,却把同样站起来的老陈和李方成晾在那,就像没看到一样。

    老陈这会感觉挺尴尬,“历史悠久的老问题,”这说得,好像就是自己啊!

    “你这么说那就是肯定没事了,刚好一平,今天我帮你介绍两位朋友,”他看着那两个还伸着手,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的两位,也有些诧异,一平以前不这样啊,他待客总是很有礼貌,或许是刚遇上的麻烦事让他有些心烦?

    但清楚老陈来历的他,可不好让老陈受到这样的冷遇,他带老陈来见冯一平,是想帮冯一平认识一个以后能给他带来便利的人,可不是让冯一平得罪一位很有能力的人。

    “这位是陈总,他和很多职能部门的关系都很不错,”金主任说得很隐晦,他想具体的情况,冯一平等会一谈就清楚。

    “还有这位是他的助手,”

    “金主任,这两位其实不用你介绍,我们早就认识,对吧两位?”

    “早就认识?”金副主任有些诧异,他再看着这会有些尴尬的老陈,听着冯一平那明显算不上欢迎的话,顿时明白自己这怕是稀里糊涂的给人利用了一次。

    “陈总,你这是?一平,我真不知道,”

    “没事金副主任,我和这位陈总,十多天前,刚在机场见过一面,至于他的这位助理,园区的其它几位领导都清楚他和我们的渊源,不过那会主任你还不在园区工作,”

    金主任顿时明白,他好心带来的这两位,怕真不是什么好路数,对谁来说,被欺骗利用的滋味都不好受,哪怕他知道老陈背后是谁,但是,冯一平又岂是简单的?

    他们园区现在能笑傲一种同侪,不都还是因为冯一平的缘故?

    那位是厉害,但是哪有冯一平对自己和园区这么直接又关键,要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冯一平和园区之间产生了罅隙……,他可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老陈啊老陈,”金副主任怒极,忍不住指着老陈,手指头都有些哆嗦。

    在其它情况下,老陈哪能容忍金副主任这样一个更侧重于公司的干部,用手指头指着自己?

    但是这会,他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笑着说,“金主任,冯总……,”

    “主任,没事,我们谈我们的,”冯一平按下金主任的手,他看得出来,这位刚调来不久的副主任,这次怕是好心办了坏事,“关于我们搬迁的事……,”

    “一平,他们在这,”

    “没事,我们先谈,”冯一平一副当他们不存在的样子。

    “一平,我真不知道……,”

    “金主任,我知道,没关系,搬迁是这样子的……,”

    …………

    老陈还能坐得住,李方成却有些坐不住,这特么完全和自己想像的不一样啊!

    “陈总,”他忍不住低声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王总不是和他谈好了吗?”

    对他,老陈可就没那么和气,刚开始是不理,始终饶有兴致,面带笑容的看着冯一平和金副主任在谈下个月嘉盛旗下公司搬迁的事。

    直到李方成都忍不住拉了他一下,他才转头看了李方成一眼。

    本来很恼火的李方成,看着老陈那冷冰冰的眼神,一下子又心虚起来,想追问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老陈保持那个姿势大概有几十秒钟,李方成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抓着他胳膊的手自然也松了下来。

    但是,当老陈一转身,李方成忍不住又嘀咕了一句,“这是怎么回事?”

    放在以前,他是不敢这么追问的。

    但谁叫他对这事寄予了那么高的期望呢?

    他也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

    既然和冯一平好像是没谈好的样子,那么,还带着自己过来干什么?老陈应该很清楚自己和冯一平的过节。

    老陈那个恼火啊,脸上刚刚堆出来的笑容马上收了,但是,一转眼又浮现出来,因为冯一平已经握着金副主任的手站起来,“其它的工作,我会让周总及时跟管委会通报,”

    本来金副主任今天和冯一平不会这么快谈完,但他现在哪还有心思谈工作?

    “那他们两个,老陈,你是我带进来的,现在跟我走,”

    “没事主任,放心吧,我来处理,”冯一平把他送到门口,“吴倩,送送金主任,”

    …………

    冯一平直接走回办公桌后,自顾自的在电脑上忙活着,看都不看沙发上那两个这会看上去有些微妙的人一眼,“你们有一分钟的时间,”他对着电脑屏幕说。

    老陈只觉得一口气噎在嗓子眼那,但是,他人已经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冯总,王总为以前的事感到抱歉,”

    “我听不清,”

    “哦,”老陈这才发觉自己的声音确实听上去挺怪异,忙清了清嗓子,重说了一遍,“冯总,王总很为之前的事感到抱歉,那天后,他就一直想找你道歉,但你直到昨天才刚回首都,”

    “哦,看来小的不知道轻重,老的总算还没糊涂,”冯一平轻描淡写的说。

    李方成是一直对冯一平没什么好印象的,这会也一直想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此时听冯一平那样说起自己和老爸想法设法要高攀上的人物,不知怎么回事,居然觉得额外的提气。

    我这是怎么了?

    老陈头低了一下,又很快抬起来,看不出有任何恼怒的痕迹,“冯总你可能不清楚,我们也是受人挑唆,你可能更不知道,这个人之前曾经拉拢过你香港那家公司的一位员工,”

    李方成又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个人你也认识,就是差点破坏了你的汽车网上市的李方成,”老陈朝李方成指了一下。

    李方成这会如堕冰窟,感觉整个人都有些僵,怎么可以这样?

    “王总特意交代过我,你想怎么收拾他,我就怎么做,是查他,还是查他家的外贸公司,都没问题,王总说了,这也算是表达我们歉意的方式,”

    冯一平都不由得停下了手上的事,这还真是活久见!

    他懒得跟这样的人再多说一句话,“是你们自己走还是……,”

    “你特么的,”李方成突然暴起,拿起一个茶杯就朝老陈头上砸。

    很多让他原来感到不解的事,为什么他总感觉老陈之前几次用怜悯的眼光看着自己?为什么在三亚没见到冯一平,老陈好像是觉得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

    好多事,他现在都有了答案,原来他们一早就打定了这样的主意。

    他想得没错,王总和老陈确实一早就有这样的打算,不过在他们的原计划里,是卖个好给冯一平。

    因为他们还以为冯一平不知道李方成在香港那边的动作。

    但是这个准备还是没有白费,现在成为了他们道歉的诚意。

    老陈头一偏,避开了那个玻璃杯,却被泼得一头的水,玻璃杯在地上“哐”一声脆响。

    吴倩闻声进来时,发现不是老板和那俩起了冲突,而是那俩窝里斗,这是怎么回事?

    李方成把老陈按在地上,“你个老丫挺的,还有哪个姓王的,真特么不是东西,小爷诚心诚意的给你们送上这样一桩好事,还特么送了那个鳖孙那么贵的翡翠,还装了那么长时间的孙子,感情你们两个狗%日的一早就打着这样生儿子没**的主意……,”

    “你给我松手,”

    老陈这会是彻底的落在下风——不论是骂人还是打人,只能恼羞成怒的在那叫唤。

    冯一平摇头,这出戏,还真是曲折。

    吴倩已经第一时间把门关上,给保安部的打电话,“吴经理,你带五个人来冯总办公室,就现在,”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