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金副主任朝周星宇身后看了一眼。

    “金主任,冯总又在接电话,为了不想你担心,他让我来跟你解释,要不,去我的办公室?”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金副主任问的有些急。

    好歹创业园是他们的地盘,刚才发生的那场喧闹,楼里的不少人都知道,他自然也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

    而那两个人,正是自己带进冯一平办公室的,金副主任要说不紧张,那也是假的。

    “没事,您喝茶,”周星宇给他泡了一杯茶,“这事吧,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他摇头笑着把刚才在冯一平办公室的事说了个梗概,当然,是删节的,有关香港投资公司的事,他就压根没提。

    “原来他那个助手,之前就曾经对汽车网不利,这位老陈把他带来谈合作,为的就是拿他当投名状?于是那个小伙子当场暴起?”金副主任听完了,呆了呆,慢慢的总结了一下。

    “可不就是吗?还有关键的一点,这个合作的提议,其实也是那个小伙子主动提起的,”周星宇补充了一句。

    他必须要让金副主任认识到这一点。

    下个月虽然就会搬离创业园,但其实就在隔壁,和创业园是背靠背的关系。

    让金副主任认识清楚这些人的嘴脸后,他应该不会再好心的带一些麻烦进来。

    “这些人怎么能丑陋如斯?”金副主任怒了,“怪我,都怪我,我是真的认为,那个老陈和他的公司,能为你们提供一些便利,”

    “当然,我们都很清楚有些事一平和你们都不屑于去做,但是,我总想着,我们不占便宜,但是能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刁难和掣肘,那也不错,我真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

    “周总,一平现在忙,有句话你一定要帮我带到,这件事,我老金做得不对,”

    “您多虑了金副主任,我们完全明白你是出于好心,”周星宇笑着打断了他,“我们都知道,一直以来,在我们刚起步的时候,园区就是我们最坚实的后盾,”

    金副主任叹了口气,“真是心中有愧啊,那我不多打扰,我去让那些人不要传瞎话,”

    “不用不用,”周星宇又一次拦住他,“就让他们去吧,”

    他是真不希望金副主任又再好心办一次坏事。

    …………

    正如冯一平所担心的,失魂落魄的李方成,在离开创业园后,和大多数自以为可以独立,但没有独立能力,或者是因为时运不济,在独立的这条路上一再遭遇到挫折的年轻人一样,并没有第一时间把今天的遭遇告诉自己老爸李益强。

    当然,他舔舐伤口的地方也不难猜。

    和他得意的时候去的地方一样,他又一次去了最近常光顾的那家夜店,叫来几个眉眼间还难掩倦色的姑娘,大口大口的喝着冰啤酒。

    应该说,从古至今,这些场所之所以能让一些人流连忘返,乐不思蜀,还真有一些道理在。

    很多时候,这里的姑娘确实很能善解人意,当然,前提是你荷包里得比较厚实。

    再怎么也是亿万富翁的儿子,李方成负担这样并不高档的夜店的消费,那还是没有任何问题。

    几瓶啤酒下肚,在几位因为睡眠不足,强打着精神的姑娘温言相慰下,李方成枕在其中一位的大腿上,沉沉睡去。

    好在对他此行同样抱有极大期望的李益强没忘了这事,都到了午餐时间,他左等右等,还是没等到儿子的电话,他就明白,这一次,怕是依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乐观。

    不然以儿子的个性,怕是早就该向自己报喜。

    但是,结果究竟如何,情况具体怎么样,你总该来个电话说一声啊,吃饭之前,有些心急的他,还是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

    但没等到那边说话,他就怒了,那样场合里的背景音,李老爷子也耳熟能详,只听到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他就知道那小子究竟在哪里,“你现在就给我回来,立刻马上!”

    这么大的事,老子在这里始终放心不下,你却在那逍遥快活?

    但是,这是不是意味着是好消息?李老板又有些期待起来,只要能牢牢的搭上那条线,就是再砸进去些成本,那也值得!

    …………

    一个小时后,又有些等不及的李益强,正准备给那个不省心的儿子再打一个电话,李方成刚好推开门,“爸,”

    “你这是怎么了?”李益强忙问。

    再怎么不成器,这也是自己的儿子,成年后,他怎么败家,自己也没动他一指头,谁敢这么打他?

    李方成不说话,颓然躺在沙发上。

    “难道,是冯一平那边打的,陈总就没拦着?”

    “别给我提那个老东西,”好容易安静点的李方成又一次爆发起来,一脚把茶几踢得倒在地上。

    说陈总是老东西,难道这还是让他们那边的人给打的?拿岂不是跟王总作对?

    “你给我起来,究竟怎么回事,说,”李益强双手封着儿子的领口,把他拽得坐起来。

    十多分钟,从儿子夹杂着诸多咒骂的叙说里,李益强大致搞清楚了事情脉络。

    他也呆呆的坐在那,现在的人做事,怎么能这么不讲究?

    “爸,你可得替我出气,”

    替你出气?李益强叹了口气,自己这儿子,唉!

    “你再跟我好好说说,当时你都说了什么,”他要评估和王总那边的关系,究竟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我能说什么,自然是说他们吃人饭不干人事,收了我上百万的翡翠居然想的是把我给卖了,那父子两个……,”

    “等等,你说他收了你上百万的翡翠,这话是在哪说的?”

    “在冯一平办公室,怎么了?冯一平都装作没听到一样,”

    “怎么了?”李益强看着脸上带上,感觉非常委屈,依然愤愤不平的儿子,忍不住以手掩面,我怎么就生了个这样不让人省心的东西?

    “你走吧,现在就走,”他看着窗外,声音低沉的说。

    李方成看了老子一眼,“走就走,这几天不用找我,”

    下一刻就大叫,“你干什么,你也打我?”

    “我怎么就没早点打死你,”把手边的东西一股脑的砸过去的李益强喘着粗气,“你说话都不过脑子吗?你都说了那样的话,我不找你,你都不知道跟我说一声吗?你就没想到这会有什么后果吗?”

    “什么后果,他难道还能吃了我不成?”

    李益强看着儿子直摇头,“你现在就走,马上订票,去香港,其它都不用收拾,家里保险柜里有本瑞士银行的存折,带着他就行,这是存折密码,”他撕下一张纸,写下一行字。

    “到了香港,尽快想办法去英国,记住,我不联系你,你别联系我,更别想着回来,”

    “可能,我过些日子也会跟着过去,”

    李方成有点被他老爸仓惶的样子给吓到,这怎么有点像逃难的意思?

    “至于吗?”

    “啪,”李益强狠狠的扇了儿子一个耳光,指着门口大叫,“走!”

    脸上又红了一块的李方成一下子懵了,这会他总算大概明白了些事情的严重性,“爸,”

    “滚,”

    看着儿子坐上出租车,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岁的李益强打电话给业务部门,“把最新的业务报表给我送来,”

    跟着又通知财务部门,“半小时后到我这里来开会,”

    不是他不愿意现在走,只是年前年后刚好是旺季,公司的生意不错,这也就意味着,有大笔的资金没有回笼,有好几笔货款,应该在这几天就能收到,让他丢下这些现在就走,那还不如要了他的老命呢!

    就是要走,也必须妥善安排后才能决定自己的行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