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有点小心虚,是我的错觉吗,还是她突然吃金翎的醋?

    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这个事都得给一个解释。

    “这主要是让她把更多的时间用来工作你明白吧,你想啊,就住在那边办公楼的楼顶,下班都不用离开,她会用多少时间来工作,对不对?”

    “这么说起来,我都觉得我是个很邪恶的资本家,”

    哼,那就送她那么一大套房子,还跟我们这遥遥相对?

    “要是资本家都像你这样,这个世界早就消灭了资产阶级,”黄静萍看着对面整理的自己的妆容,小声嘀咕了一句。

    “什么?”

    “没什么,我看到了有佳便利的代言人照片,真的很漂亮,”

    “是吗?”

    “听说是你选的?”黄静萍也坐在床尾凳上,右手搭上他右肩,下巴搁在他左肩上。

    她知道代言人是小郭郭很正常,毕竟她是那边有佳名义上最大的个人股东和董事长。

    但她怎么就知道是我选的?究竟是李子雄不靠谱还是周星宇不靠谱?

    “好痒,”冯一平肩膀一塌,把黄静萍从自己身上甩开。

    她那样盯着自己的耳朵,难道就像《手机》中一样,自己说谎时,耳朵那边会有什么规律的反应?

    “我是推荐了一下,难道他们选的就是我推荐的那个?这些家伙,都说了这样的事主要靠他们自己拿主意,怎么能连这样的问题都盲从我呢?”

    “你啊,抽空帮我说几句李总,请他们来,是让他们帮着分忧的,如果连这样的问题都要我来决断,那还请他来干什么?”

    冯一平马上麻利的甩锅。

    “但是,你既然说挺漂亮,那就是效果还行对吧,那也有可能,这事李总不是盲从于我,而是这次我们的眼光比较一致,”

    在特定的时候,为了自身安全,锅肯定可以甩,不过还得尽量朝回找补一下,不要让下属觉得自己太没担当。

    “那是,看女孩子漂不漂亮,我们冯首富还是挺有眼光的,”黄静萍笑着在他头上拍了一下。

    冯一平稍微颤了一下,这一刻,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一个词是,“九阴白骨爪,”

    “这话不假,只看看镜子里的你,就知道我眼光如何了,”在这样的时候,把话题朝她身上引,同时不漏痕迹的夸她,那自然是不会错的。

    哼,又来这一套!

    “看来你们的审美都挺统一,不但李总同意你的选择,周总也是,还有陈总,同样也是,”

    “据说陈总看了那位的照片,特意委托当时还在那边的周总去做那个姑娘的工作,让她加入传媒公司,”

    冯一平顿时非常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偷懒?

    本来一直很好的做到了那一点,不让黄静萍参与到公司的工作中来,所以才给她投资那个和主业区隔得很远,也可以说不相关联的中餐厅。

    在对面发展有佳的时候,为什么偏偏要把她牵扯进来?怕就是周星宇,在她问有些问题的时候,也不好睁眼说瞎话,何况是李子雄那样刚加盟的,失策啊失策!

    “我还真不知道他们选中的是我推荐的哪一个,真那么漂亮吗?等会一定得看看,”

    “不过孩她妈,要不你先出去招待一下大家,这封邮件很重要,你知道的,跟那位王总有关,我得跟金姐商量一些预防的措施,”

    冯一平把事朝这个方向说,黄静萍马上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她自然也知道最近发生的事,她知道那些事是真要慎重对待。

    再有,男人啊,自尊心都强,有些问题点到即止就好,一味的不依不饶,那是傻姑娘才会做的事。

    看着黄静萍牵着女儿的手走出去,冯一平总算安心了些。

    啧啧,女人真厉害!这有时候,她们还真是能看到男人心里头,找到你那一丁点小萌芽。

    好吧,幸好有些事我只是想了想,顶多就是歪歪了一下。

    自嘲的笑了笑,他接着给金翎写那封邮件,“鉴于一些可能的原因,建议公司今年对以下地区的投资,要尤为注意安全,已经在当地有业务的各公司,同样要按最高标准来规范公司和员工的行为,”

    他所说的地区,正是之前老王总长期工作过,影响力还非常广泛的那个地区。

    …………

    大厅里,两个没和什么人打招呼,就一直在餐台左近活动的姑娘,看到陈韬走过来,有些不好意思,“陈总,”“陈总,”

    “胃口还不错,”陈韬看着她们点点头,“吃别客气,当然,前提是有把握控制好自己的体型,”

    “没问题,我是怎么吃都不胖,”王小花又在吹嘘她的体质。

    “等会,我们能见到冯总吗?”呆呆同学问。

    “应该很快就能出来,”陈韬看了看表,“他现在可能是有工作在忙,”

    “在学校还没吃晚饭吧,你也别客气,吃啊,这道金枪鱼蔬菜沙拉不错,鱼是从美国运来的最顶级的,今天用的中腹肉,也就是最好的肉,“

    “这个蔬菜你别看寻常,这是来自我们自己的有机农场,位于冯总他们省的一座高山上,由农科院的高材生管理,产量不大,但味道确实绝佳,”

    陈韬化身吃货,细心的向刘呆呆推荐值得尝尝的菜品,要是他知道自己这样的老板,居然在这两个姑娘心目中还没有压根就没打过交道的冯一平可信,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那我得尝尝,”王小花马上给自己来了一勺。

    刘呆呆红着脸,也来了一勺,老板推荐的,哪怕再难以下咽,那也必须面带笑容的吃下去。

    “对了,有件事在你们的协议上都有提过,今天我再强调一遍,要充分尊重他人的隐私,保守公司的秘密,你们记住了吗?”

    “记住了!”

    “那今天在这里所见到的事,一个字都不能对外透露,包括你们的家人,能做到吗?”

    “能,”两姑娘的回答有些迟疑,能听得出来,她们都非常想在“能”后面缀一个“吧”。

    对家里人都不能说,难道会有什么不好的事?但这这么多人,应该不会吧!

    陈韬笑笑不说话,一会她们自己就会知道。

    这时,前面的那些人朝一个地方涌,“出来了,”陈韬笑着说。

    两姑娘马上看过去,只见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蓝裙子的圆脸女孩子,气质娴静,笑容温暖,目光却落在她手上牵着的那个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小女孩身上。

    不少高管的家眷已经在热切的跟她交谈,或者是蹲在地上,逗那个小姑娘。

    “咝,”两人深吸了一口气,不是吧!

    “他好像是去年大学刚毕业?”两人几乎是同时问。

    “我们的大老板,果然是处处都成功,”王小花说。

    这会,刘呆呆也总算明白,刚刚陈总那番话针对的是什么。

    陈总呢?

    她们看到陈总也脚步匆匆的朝那边走,一个穿着蓝色西装配白色衬衫的年轻小伙正从里面出来,他神态从容,步履轻快,脸上带着浅笑,一出来,就跟一众高管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的,融洽得很。

    “真挺帅的,”王小花这会都忘了美味的盘中餐,叉子都还搭在嘴上,看着那边喃喃道。

    “嗨,小心你的口水,”刘呆呆逗趣的说了一句。

    “小心你的眼珠子,”王小花马上反击道。

    陈韬这时走到了冯一平面前,握着他的手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出乎俩姑娘意外的是,他朝这边点了点。

    点我们干什么?

    两姑娘一个激灵,连忙背转身,争着用餐巾纸擦嘴,“怎么样?”两人几乎又是同时看着对方问。

    其它的还好,就是嘴上的唇彩啊,“就不该听你的,一来就吃,”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