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在首都的聚会上,心里埋怨着和陈韬这家伙,很不能好好聊天的时候,在上海,金翎依然在伏案工作。

    她神情专注,身周的落地窗玻璃上,色彩斑斓,变幻不定,那是这个东方最繁华城市之一璀璨夜景的写照。

    但她连抬头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

    虽然有梅义良、周星宇、徐斌的分担,但管理国内的这几十家公司,几万员工,绝不是件轻松的事。

    至于说冯一平?拜托,除了在每年不得不给出的那紧巴巴的假期里会顶替她一阵子,其它的时候,分担,那是没有的,添麻烦,他正经是头一个。

    金翎刚把手头上目前最要紧的工作处理完,习惯性的一点邮箱,就看到她和冯一平联系的专属邮箱里,赫然又来了一封新邮件。

    他今晚不是在暖房吗?

    她点开一看,顿时就有些暴走,忍不住在桌上重重的拍了一下,不给姐添麻烦你不舒服是吧?

    她这一怕,外面还在候着的几个助理顿时吓一跳,一位女助理悄悄的翻看了一下台历,上面很隐晦的记号表示,金总的亲戚应该不是在这几天来串门,难道,提前了吗?

    金翎的亲戚现在还真没来,她这么火大,也确实有原因。

    刚刚处理好的那件工作,其实是她真的不太愿意去做的一项工作,那是便利店和酒店,为即将到来的一个节日,举办促销活动的最终方案。

    那个节日是个洋节,2月14,情人节。

    这是她目前最不愿意世界上存在的节日,也是她最期待能放假,可以拉上窗帘呆在家里蒙头大睡,不看别人恩爱,别人也看不到她窘态的日子。

    好容易摇着牙齿把在那一天,该怎么服务好那些成双成对的家伙——从各种秀恩爱的礼物,到给他们提供可以独处,用来啪的三联叠的空间……,一桩桩,一件件都给他们再理了一遍,你现在,又给我添这么一档子事!

    究竟有没有考虑一下我在特殊时期的感受?

    她马上抓起电话拨过去,冯一平很快接通了,“恭喜我的吗?不用客气,你的那套,什么时候有空来,我们照样给你办一次,”

    在他面前一向表现得财迷,并且以让他出钱为乐的金翎,这会并没有因为那套大房子而高兴,“你最近要出国吗?”她问。

    “我的行程安排你不是知道吗,下个月事情那么多,我最近肯定呆在国内,”

    我倒宁愿你这一阵子溜到国外别回来。

    “我估计一直到要呆到花开的时候,”

    金翎这几天就最讨厌别人跟她提“花”这个字,闻言“啪”一下挂断电话。

    欢笑的人群中,音乐声中,冯一平听着那边夹杂电流声的“嘀嘀”声,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题没头没脑的,电话也挂得没头没脑的,怎么了这是?

    …………

    金翎就没有问冯一平邮件上的那桩工作的事。

    这是因为她和陈韬不同,她非常了解冯一平。

    既然冯一平有那样的顾虑,那么就很有必要做相关的筹谋。

    冯一平在机场对王总做得那么决绝,周星宇还稍有些不解,但金翎很支持冯一平的做法。

    她了解他,那是一个看起来和气谦恭,实则暴烈骄傲的家伙。

    虽然看起来,他并不大男子主义,好多时候,他不但没有一丝一毫花女人的钱,是很不爷们的自觉,甚至会因为自己多花钱请他吃了顿饭,感觉占了便宜而洋洋自得。

    真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但实质上,他是一个再骄傲不过的男人,金翎很明白,他为什么不想做很多明明利润和回报都很高的生意,比如房地产。

    原因很简单,那些生意和政府关系密切,而他不喜欢跟那些官员打交道。

    为什么不愿意跟官员打交道?

    不是他应付不来那些场面,而是因为他不想低头,哪怕是做个姿态,他也觉得屈辱。

    为此他宁愿少赚钱。

    包括他不止一次曾经说过的,可以抛下国内所有的生意不要,她相信,那真不是假话,如果被逼到那个份上,他还真就做得出那样的事。

    对钱这个东西,他有时候很看重,有时候又非常不在乎。

    这一次,面对挟着父辈威力而来的王总,局面很明确,只要退一步,那就是步步退,因为那是一个不知满足的家伙。

    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抛下国内的基业不要。

    与其委曲求全最后还是那样的结局,还不如一开始就摆明车马,寸步不让,来就来个痛快的。

    金翎甚至都还想找到那个姓王的,狠狠的扇他两巴掌,叫你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让方主任过来一趟,”她对外面喊了一声。

    “好的,”最靠前的那位助理马上打电话。

    这也是金翎身上最好的特质,她有时会向冯一平发发小脾气,但是始终会以工作为重——这也是冯一平放心的把国内这么大一摊子事交给她的原因之一。

    …………

    金翎不下班,方颖芝也按惯例,一直呆在办公室里。

    她同样也在看着关于情人节的促销活动方案,同样也是忍不住有些烦躁。

    今年的情人节,难道还要自己给自己送花?

    说实话,她现在真有些烦这样做。

    站在窗前,看着由近及远,最后宛若天上星星般,一闪一闪的万家灯火,那其中的很多灯火下面,应该有一个完美的家庭吧!有一对对相爱的男女吧!

    她看了看落地窗中自己的样子,从样貌到身材到气质,绝对是很有吸引力的那一种,她也相信,只要自己能迈过那道坎,明天就能和一个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年轻俊彦去民政局领证。

    只是,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没有再爱的能力呢?

    我现在,究竟是成功还是不成功?

    如果当初去了南方,在事业上的成就,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高,但是在个人生活上,这会应该早就找到一个对自己死心塌地,自己也能接受的人吧!

    桌上电话响起来,“你好,”

    “方主任,我是小徐,金总让您马上过来一趟,”

    “好的,”方颖芝麻利的拿起一个本子朝金翎办公室走,该不会是要带我去首都吧!

    金翎这会是想离那个家伙越远越好,心里也是这样想的方颖芝,却不自觉的想离那个家伙越近越高兴。

    …………

    在三亚的人,此时相当满足,因为在国内大多数地方,还需要穿冬衣的时候,在这,只要穿着单衣就好。

    张彦背着她准备好所有应急手段的那个包,又一个人顺着沙滩往宿舍走,在沙滩上留下一行长长的脚印,清晰,但又寂寥。

    酒店里这几天其实氛围很好,促销活动早就在提前宣传,预订的情况非常不错。

    同事中间,已经有两位女孩子,有些按耐不住的跟大家分享了她们的欢乐:综合种种情况来看,情人节那天,男朋友将会向她们求婚。

    女同事们在祝贺的同时,这些天私下里普遍也忙了些,除了准备收礼物,也要准备送礼物。

    那一天,是个美好的日子,也是一个不好让人看笑话的日子。

    偏偏那天自己是白班。

    现在的自己,也不像前几年,可以说年纪小,今年已经21岁,在那天还没有一个人来找自己,收不到一束花,也不用费心为别人准备礼物,想起来真不是件让人高兴的事。

    不远处有一堆看来是游客的年轻男女,很热闹,她听到他们在讨论的,正是那天怎么安排,或者是女孩子撒着娇问男孩子要什么礼物的事。

    她不由得坐了下来,等到那堆人喧闹着远去,她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就那么躺在稍微有些凉的沙滩上,看着天上亮闪闪的星,不知怎么的,一句诗涌上心头,“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