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当,叮叮当,”欢快的曲子响起来,只是,在这温暖而安静的早晨,这样的音乐给人带来的绝不是快乐。

    黄静萍“刷”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茫然的看着黑漆漆的房间,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窗帘上怎么就看不到一丝光亮呢?难道今天的天气特别差?

    “一平,”她随手朝旁边摸了摸,“起床了,”

    对了,最大的不对,就是跟他在一起的早晨,自己压根就听不到闹钟声,多半是他跑步回来自己才醒。

    而他在早上,约莫也定了闹钟,但却没有一次像这样一样吵到自己。

    手从被子上甩过,并没有碰到任何障碍,已经起床了吗?怎么闹钟还忘了关?

    她再看了看还在响的闹钟,不对,怎么才五点半?

    “一平,”她披着睡衣,揉着眼睛走出卧室,看到衣帽间那里透出光亮来。

    “起来啦,”同样披着睡衣的冯一平从里面笑着走出来,“快准备洗漱,一个小时之内,我们要赶到机场,”

    “去哪?”黄静萍又有些茫然,最近不是没什么安排吗?

    “我们的下一站是巴黎,亲爱的,”

    “巴黎?”黄静萍楞了一下,跟着是狂喜,开心的抱着冯一平,“你什么时候安排好的?”

    “忘了,好像是哪天一拍脑门定下来的,”

    “嗯,那我也高兴,”黄静萍飞快的进去看了一眼,“行李都收拾好了,你也难得勤快一回,”

    “好啦好啦,快去忙你的事,”冯一平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我去把我们的小公主哄起来,”

    “好咧,”黄静萍高兴的跑进卫生间,在刷牙的时候都忍不住哼着小曲。

    她确实是高兴。

    过往的情人节,冯一平自然没有忘记过一次——想必忘了也有工作上的事或者是秘书提醒他。

    所以花啊,礼物啊,那是从来没有少过,晚上不一定会去外面吃饭,但那天一起吃晚餐,那是一定的。

    这么隆重的过这个节日,今天这是头一遭。

    但是,等等,隆重?

    好像在哪本书上看到过,突然就隆重起来的节日安排,或者是一下子就拔高了的礼物,很有可能是他因为愧疚而在补偿,

    愧疚吗?

    张彦?那虽然心里免不了会有些酸酸的,但那并不是不能接受,真说起来,自己还应该感到愧疚。

    再说,他最近一直在自己身边,顶多就是给那边送送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接下来,她脑海里自然而然的浮现出那天晚上看到的情景,金翎抱着他坐在床上哭着说,“我已经不年轻了,”

    等等,为什么我会这样描述,“金翎抱着他坐在床上?”

    怎么就不是他抱着金翎坐在床上?

    我这是下意识的为他开脱吗?

    难道在那之后,他和金翎……?时间和机会倒真的有。

    “妈妈,”冯一平抱着已经穿好衣服的女儿的走进来,“爸爸说今天是个爱的日子,要带我们去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是吗?”

    冯一平在她脸上捏了一下,“记住爸爸的话,十八岁以前,除了爸爸,哦,还有你的弟弟,都不会在这个日子和其它的男人一起出去,”

    “我最听话了,”还不明白这话意思的阿曼达说。

    “好咯,来,我们比赛刷牙,”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看着冯一平不时流露出的温柔眼神,黄静萍决定不再纠结。

    这是我最好的时候,这也是他最好的年华,那就尽管高兴的拥抱这样的好时候吧!

    …………

    在湾流起飞的时候,张彦也在三亚的宿舍里醒来。

    但她却有些不想起床,今天能任性的请一回病假吗?想必有些同事很乐意在这样的日子调班,那样,她们就不必在明天,还带着今天收到的花去上班,还要装作不经意的说起今天收到了什么礼物。

    有好多女同事,都在期待今天会遇到什么样的惊喜,但她只能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但是,不,不能请病假,收不到礼物就收不到礼物,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慢腾腾的从床上爬起来,刚一开门,就看到同屋的小莉精神焕发的从卫生间出来,高兴的跟她打招呼,“早!”

    “早,”张彦笑着回了一个,妆都已经化好了?

    小莉今天轮休,以往这样的日子,那肯定是不睡到中午不起床。

    哦,对了,今天是情人节。

    这该死的节日!

    张彦忽然又觉得恹恹的,连脸都不想洗。

    早上的拖拖拉拉,换来的是上班这一路的风风火火,看到酒店大门的时候,离交班的时间也只剩下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这是她有史以来最迟的一次。

    虽然时间很赶,但她还是特意留意了在门口迎宾的同事神态,他们还是那么热情和自信。

    她不免有些失望,怎么就没有那种隐藏起来的紧张感呢?

    对今天,她不是没有任何期待,从昨天开始,她就一直在期待,说不定,下一刻他就飞过来了呢?

    今天出门的时候,她也抱有万一的想法,也许,在昨晚自己辗转反侧的时候,他已经趁夜抵达。

    不为其它的,就他说过他打小怕冷,而这,这会是国内最暖和的地方。

    但是,他肯定没来,不然自己的同事不会是这个状态。

    她感觉今天搭档陈芳的效率特别高,几乎只用平常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也不再趁着早上这会人少,悄悄的把报纸放在工作台上看。

    而是专注热情而又期待的看着门口,手里还紧紧的握着手机。

    “张彦,”大堂经理刘媛媛朝她招了招手,、。

    “经理,”

    “还没吃饭吧,趁现在不忙,给你十分钟时间,”

    “谢谢,”张彦也不客气,可能因为是老乡吧,自从自己调到这里来以后,这位大堂经理对自己一直挺照顾。

    “快去吧,”刘媛媛笑着说。

    看着张彦的背影,刘媛媛眼里的羡慕一闪而逝。

    她对张彦是挺照顾,但还真不是张彦所想的,因为是老乡的缘故。

    她可以说是公司里非常关注冯一平的人之一,从冯一平来这里的一些举动,她非常明白无误的确认,对这位父亲是装饰公司高管的小妹妹,冯一平好像是有些超出一般的关心。

    其它的同事,或者是知道冯一平已经有一位女朋友,或者是不愿意朝那方面想,但是细心的刘媛媛可以确定,冯一平对张彦的关心,并不是对同乡的小妹妹的关心、对舅舅好朋友女儿的关心那么单纯。

    说起来,自己可是在冯一平还上小学的时候,每年有一二十天,至少天天会见到他,但是现在他见到自己,顶天了就是笑一笑。

    这多半还是看在舅舅舅妈好和他家是邻居的份上。

    …………

    因为是在工作时间用餐,张彦很低调的找了个角落的位置,但她吃起来可不含糊,面包、煎蛋、橙汁今天只是开胃的,海鲜沙拉和扬州炒饭算是主食,餐后的甜点,单水果味的布丁,她就吃了三样。

    心情不爽的时候,难不成还不能让肚子爽一爽?

    因为吃了甜食而心情还不错的她,刚踏进大堂,刚刚那短暂的好心情就不翼而飞。

    一个头发梳得油光水滑,衣冠楚楚,看上去事业有成的男人,正站在前台那,递给陈芳一大束火红的玫瑰。

    而这会含羞低头,做一朵不胜娇羞的水莲花状的陈芳身旁,赫然已经放着一大束玫瑰,还有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

    拜托,还不到8点半好吧,你就已经收到了两束?

    她故意放慢了脚步,等到那位看起来还有点风度的男人离开,她才回到工作岗位上。

    这时,好几个女孩子,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齐刷刷的围过来,“陈芳,这么早就收到了两束,你今天是要开花店吗?”

    “我数数,这一束是多少朵,1、2……,21朵,”

    “最真诚的爱,”马上有人说出了它的含义。

    “陈芳,这真漂亮,”张彦也说了一句。

    “你不知道,这真挺烦的,他只是我平时有联系的朋友而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就突然给我送花,”陈芳说。

    “这说明我们陈芳魅力大呗,”马上又有人说。

    “哈哈,”好几位在笑,只是,怕是不止一位有些涩涩的。

    类似的情景,在9点钟以后进入了高潮。

    酒店本来就是一个女孩子比较多的地方,而在五星级酒店工作的女孩子,那外形自然都不错,加上嘉盛的待遇好,那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她们不乏追求者,那也是很正常的事。

    到9点半,陈芳面前已经摆了五束花,不过,目前为止收到花最多的并不是她,而是大堂经理刘媛媛,她已经收到了八束。

    其中有两束,是在这里的住过的顾客送的。

    不过,收到花最多的也不是刘媛媛,财务的一位女孩子,今天收到了108朵!

    就在刚才,就在酒店大堂里,她的男朋友成功的向她求婚。

    …………

    十点多,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他们好多在酒店的西餐厅定订了位,顺道开套房。

    眼看着陈芳依然有些不在状态的样子,张彦主动承担了全部的工作,“您好,这是您的房卡,阳台上有我们酒店特意为你们订制的礼盒,祝你们节日愉快,”完成了各项工作,她双手把房卡递给一对预订了豪华海景套房的情侣。

    但这时,连那位先生都无暇接她递过来的钥匙,和他的女朋友一起,非常惊讶的看着门口。

    酒店进出的人,包括住客和工作人员,无论男女,这会都忍不住驻足观望,大门口那,几位送花的小哥鱼贯而入。

    当先的那位,手里只拿着一大束橙色的郁金香,中间的一位,捧着大大的一束洁白的郁金香,后面的那位,同样是被花遮住脸,捧着大大一束火红的玫瑰。

    那三位小哥一路走来,真如红毯上的明星一般夺目。

    看着他们正正的朝前台走来,那一对已经办好入住手续的情侣中,那个女孩子娇羞的抱着男人的手臂撒娇,眼里热力无限。

    但是那位先生一脸茫然的摊了摊手,原本还挺高兴的女孩子一下子有些不爽,一把甩开男伴的手,气嘟嘟的朝旁边走,但是又没有到电梯间,就在旁边观望,她想知道,究竟是谁这么幸运?

    这下,站在前台后的陈芳的心跳得快了起来,这,难道又是送给我的?

    哪怕只有一束也好。

    如果是,那么,我希望是最后的,最大的那一束。

    张彦没有存什么念想,这不知道又是送给那三位姐妹的。

    抱着郁金香的那位小伙,已经走到台前,没等张彦开口,就直接问道,“是张彦女士吗,这是送给你的花,请签收,”

    “我的?”张彦有些茫然。

    “是的,”小哥看了看她,肯定的说,“我们看过你的照片,你可以也核实你的手机号码,”

    陈芳看了看那束郁金香,是挺好看,估计也不便宜,好像在30朵以上,但是,跟我这边的比,那还是差得很远。

    她主动迎向后面的两位,有些骄傲的大声问,“请问这两束,”

    来吧,给我个惊喜吧!

    “这两束,也是张彦女士的,”放下郁金香的花店小伙帮着同伴把手上的花小心的放下来,“请你一并签收,”

    “哇!”就像排练过一样,周围响起整齐划一的惊呼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