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男女,不管老少,在送花的那个小伙子说出那句话之后,都非常诧异的看着张彦。

    女孩子今天收花,那就相当于是炫富,不排除其它的地方有收到更多花的女孩子,但是在这里,张彦今天就是炫富最成功的一位。

    但有心人都看得出来,她旁边的那位这会有些傻眼的同事,才是真想炫的,至于她,收到花时的茫然,大家都看在眼里。

    看她脸上的青涩,刚才那反应,真不会是装的。

    看来在这之前,她也不知道今天会收到这么多花。

    这姑娘看上去,长得是挺顺眼,也挺耐看,加上又年轻,真称得上漂亮。

    不过,要说有多漂亮,国色天香,倾国倾城,那也真说不上,就说现场比吧,公允的说,那个大堂经理就比她要出色几分。

    当然,漂亮这事,是挺主观的,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

    但是,不得不说,此时被花环绕在中间的那位姑娘,这会看起来真是光芒四射。

    正主揭晓,围观的人带着目睹了一个大热闹的神情,很快散去,刚刚那个有点生气的女孩子,兀自有些羡慕的跟男伴说,“三捧花,加起来好几百朵,而且你看看,那些花绝对都是品质最好的那一种,”

    “明年我们也买,”男的拍着女伴的肩头开支票,心里却有些恼火,这是哪个没分寸的家伙,送花送得比一般人求婚都隆重,那三捧花,我们送一年都用不完。

    都像你这样子,我们哪有好日子过?

    男人,何苦要为难男人呢?还嫌我们不够难吗?

    刚刚的围观众,按男女分,大概都是这样的情绪,女人难免有些羡慕,都想在这样的日子里要那样的荣光,男的,则多少都认为那位不知名的家伙,竖立了一个不好的标杆。

    张彦这会也已经从之前的茫然,变得有些了然。

    包括之前对今天的期待里,她都没有想到过,会收到这么多花。

    是意外,是高兴,但除此之外,心头也有些百味杂陈。

    如果他那边能彻底的放下,自己怕也不会有这么多念想,这么多期待,也不会有这么多烦恼,可是……。

    她看了看卡片上的那些字,居然都是他亲笔写的,也是她非常熟悉的歌词,“你是我心底深刻的烙印……,”

    “哇张彦,你真是深藏不露啊,”陈芳自觉的帮张彦把花放好,“是哪位这么阔绰的白马王子,让我们也知道知道呗,”

    “是啊张彦,什么时候带来让我们开开眼?”顾客一走,大家马上围拢过来。

    她们都很自觉的没有去数多少朵,因为有之前财务部求婚的那108朵做参照,大家都估摸得出来这三捧花的数量,还是别问了,问了伤自尊。

    没见陈芳已经自觉的把她那6束,都放到台下看不到的地方了吗?那几束让她脸上放光的花,现在对比起来,妥妥的微缩版本。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差的还不仅仅是在数量上,质量上的差距同样巨大,不说那平常就比玫瑰花更贵的郁金香和百合,就说玫瑰花,张彦收到的那一大捧,明显的色鲜朵大,品质更高。

    已经有对花很关注的女孩子认了出来,张彦收到的这么一大捧玫瑰花,和昨天自己拉着男朋友去逛的时候,看到的那种鹤立鸡群般的顶级法国进口玫瑰。

    张彦不动声色的把那张卡片收起来,“我哪有什么白马王子,”

    在场的只有刘媛媛知道那个人是谁,这样的手笔对他来说,那真是算不上什么。

    “刘经理,我看,把这些花分一分,送到客房吧,”张彦说。

    她这个突然的提议,让其它的姑娘讶然,这位怎么好像是还有点看不上的样子?

    可是这么多哎,要是我环绕在这样的花海里,尤其是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那真是多一分钟,我就多开心一分钟好不好。

    虽然没人明说,但是很多人都和陈芳一样,巴不得这会自己就是张彦。

    刘媛媛看了张彦一眼,没有迟疑多久,马上爽快的说,“可以,我让客房部的来拉,”

    张彦的这种处理方式也挺好,他买的花放在他的酒店里,那也挺配的。

    要是平时,收到这么多这么好的花,还可以笑着跟大家分分,但是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女孩子把收到的花分给女孩子,那就是赤果果的侮辱。

    “好了,都散了吧,”刘媛媛说。

    姑娘们三三两两的散去,只是还不自觉的回头张望,客房部的已经下来四五个人,带着羡慕的把这么多花朝车上搬。

    刘媛媛很有心,每一束里面都挑了几朵,给张彦凑成了一束,“留着吧!”

    …………

    上海,金翎这会还在赖床。

    虽然今天是周六,但是因为今天这个日子的特殊性,公司有好多人依然要上班,按理她也一样,她也一早就醒了,但就是躺在床上不想动,一点都提不起精神来。

    虽然才是初春,今天的她却有些“把酒送春惆怅在,年年三月病恹恹”的意味。

    完全不理震动的手机和电脑上响起的邮件提示音,也没有放音乐,她就那么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窗外发愣。

    窗外装饰的树木,都是常绿系,一年四季看起来都差不多,但是她今天居然都看出来,那些看似不变的绿中,有很多一看就非常鲜嫩的新绿。

    自己,现在应该是连常绿都保持不了,一年年的只能走下坡路了吧!

    她没有打开前面窗子的窗帘,那边,正正的看到对面,可是自从上海的大厦投入使用之后,对面的那套房子,他就再没来过,现在自然是空荡荡的。

    之前还觉得他今天呆在国外自己会舒服,可是听说他一大早就带着黄静萍和女儿一起去了巴黎,她又真的高兴不起来。

    “叮当,”门铃响起来,肯定是方颖芝,她想。

    她这,现在也就方颖芝经常过来。

    她都懒得看一旁的对讲系统,打开门就朝后转,“先等我半个小时,”

    但并没有听到方颖芝说话。

    “请问,是金翎女士吗?”那是一个陌生的男声。

    金翎连忙理了一下头发,裹紧身上的睡袍,转过身来一看,几个穿着工作服,抱着花的人站在门外。

    “我是,”

    “您好,这是您的花,请签收,”

    金翎带着点疑惑的先看了看卡片,好吧,还算你有良心。

    “就放这吧,”她指着玄关那说。

    但是很快,那都堆满了,不得不麻烦花店的那些小伙子给送到客厅里。

    看着客厅里摆满的鲜花,一下子就精神焕发的金翎坐在那细细的看卡片,“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品位的人,我也知道你不喜欢这样很土豪的行为,而且这些也远没到能够引起质变的数量,但在今天,我只有选择这样土豪的行为,”

    签名是“知名不具,”

    金翎笑了,比那一屋子的花还灿烂,其实,偶尔土豪一次,我也不反感的。

    “ps:真花了我不少银子,其它的不说,那些玫瑰花,完全可以晒成花茶,”

    你是想让我这知名的身家过亿的美女总裁,把自己别墅的后院,变成一个晒场吗?

    这家伙,真是土得无可救药!

    …………

    今天已经发生的这些事,包括因为时差的关系,接下来美国要发生的事,冯一平都没有跟黄静萍提起,他还想尽量多过些安生日子呢。

    而在这一天,一位和他渊源很深的人,也来到了巴黎。

    戴高乐机场的候机厅里,沈雪幸福的依偎在刘继忠身旁,她很满足,因为这一趟出来,是采购最多的一次,这会的她,很有一种人生赢家的感觉。

    突然,她看到远处停机坪上的一架飞机,忍不住碰了刘继忠一下,“老公,我没看错吗?”

    刘继忠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架商务机尾翼上显眼的嘉盛标示,没说话,只拍了拍沈雪的手。

    只是,两个人的好兴致,不免低落了好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