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初的首都,风虽然柔和了些,但还没到脱去冬衣的时候,玉渊潭的樱花还不成气候,凤凰岭的杏花更是只有个花骨朵,还真不太有春天的气氛。

    但好歹这会的树叶是最嫩的,如果还有闲心,你会看到连路边的那些无人问津的小草,都一副卯足了劲要开花的样子。

    间或还有雨,但好歹沙尘暴还没有后来那么厉害,那天,也是极蓝的。

    总之,这是一段好时光。

    在这个好时光里,嘉盛商务中心里还没正式营业的假日酒店,也成了酒店界的赢家:它成为了今年两会,冯一平他们省人大代表的驻地。

    要说这事还真不简单,这样的驻地安排,需要由全国人%大办公厅负责,要挤进这个名单里,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肯定的一点,各方面的要求,包括软硬件,那自然不是一般的高。

    距离也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可想而知,自然是离大会堂越近越好,东长安街上的酒店自然最好的选择,住在那效率最高。

    需要协调和安排的事情也少,比如交通管制。

    这会的两会代表在有些待遇上比较高,警车开路自然有,通过时还会有临时的交通管制。

    除此之外,安全方面的要求也不能低,按惯例,会议期间,中央的相关领导都要到各代表团驻地视察,顺道参加各代表团的讨论,安全因素自然也是必须要考虑的因素之一。

    像嘉盛假日酒店这样,离会场近17公里,还没有正式对外营业的酒店,竟然能作为驻地,想想就知道不是件容易的事。

    假日酒店的入选,对正在紧张筹备着开园的嘉盛人来说,那自然是一件很提气的事,当然,这也是一桩政治任务,随着首都武警总队两会执勤分队的官兵正式进驻,不仅是酒店的员工,其它公司的员工,同样紧张忙碌起来。

    …………

    1号下午,冯一平他们省146位人大代表正式入驻,新补选的冯一平代表,也在这天下午,正式向代表团报到。

    他一露面,顿时就受到了明星般的待遇,走廊两边,都是等着跟他说话,跟他交换名片的人。

    负责记录本次大会实况的省电视台,竟然马上腾出一台摄像机,就以冯一平为中心。

    老实说,以像郑佳怡她妈这样的公职人员为主的人群围观,对冯一平来说,也不是太常有的体会。

    主要是因为这会离大会正式开幕,还有三天的时间,代表们都还比较轻松,也有充足的时间用来叙旧和认识新朋友。

    不过在对待冯一平的态度上,代表们有些分化。

    代表里的那些应该跟冯一平天生感觉亲近的企业家,这会对他倒比较冷淡。

    因为那些企业家代表,主要是以国企为主,虽然冯一平一如既往的没有在那些热门领域插手,所以他们跟嘉盛,其实并没有什么直接冲突。

    但有时候,一个出色的同行,本来就是对其它同行的压制,本来就是很多人看不顺眼的存在,他们对冯一平比较冷淡,好像也挺正常。

    但官员们,尤其是那些地州的负责人,对冯一平那可是相当热情,冯一平刚露面短短的十多分钟,就接到了超过八宗会谈的邀请,让他感觉,自己这好像是在招商会一样。

    也怪不得领导们那么热情,因为地理和相关条件的制约,他们省的投资条件,整体真算不上好,各级政府的招商引资压力都不小。

    而抵达酒店时看到的这嘉盛商务中心,更是让领导们眼热,冯一平和他的公司,那还真是不差钱的主。

    以他的实力,指缝里稍微***自己辖区的招商压力就会好上一大截。

    被淹没在领导们各种亲情牌里的冯一平,最后还是被郑佳怡她妈方厅长给捞了出来。

    他一进方厅长房间,那些刚刚对外面的这阵热闹眼不见心不烦的国企代表们,才终于打开紧闭的门,和其它代表交流、讨论。

    …………

    “一平,快喝茶,这是家里带来的,就是你们镇出产的云雾茶,”

    好像现在见面时,方厅长一次比一次客气。

    “我们听佳怡说了你最近在美国的作为,真不容易,也真不简单,”一开始,自然是夸奖。

    “我们也为你的出色表现高兴,但有时听说你那么辛苦,还真有些心痛,无论如何,一定要当心身体,”

    “谢谢阿姨关心,但真没什么,我其实挺清闲,具体的事都是下面的人在做,包括佳怡,佳怡的进步真的很大,不知道她跟你们说过没有,她现在在美国,也算是小有名气,经常见诸于报端,”

    “呵呵,”这一刻,方厅长脸上的笑很真诚,女儿这么大的进步,确实出乎他们意料。

    “这还不是因为她的机会好,有你一个这么出色的同学,她爸都说,我们应该为她今天的成绩诚挚的感谢你,”

    “阿姨,说这些就太见外,”

    “不,就连阿姨也要感谢你,你知道吗,果然和你说的一样,去年,我被评为全省扶贫工作的先进人物,同时,我关于《慈善法》立法的提案,也已经得到了部里相关领导的支持,”

    也就是说,冯一平在年初跟她提的两条,现在全都顺利实现。

    看方厅长的样子就知道,这两件事显然对她不无裨益。

    “恭喜阿姨,”

    “呵呵,”方厅长也有些得意,今年那两项工作的完成,让她对自己的前途更有信心。

    “所以一平,阿姨今天想问你,对于我,你还有没有什么好建议?”她竟然拿出纸笔来。

    冯一平不由得想起,他第一次去方厅长,那会的方副市长家里时,方厅长当时毫不掩饰的傲慢,那个形象真的很难和眼前的这个拿着纸笔请教的人重叠起来。

    “阿姨,我真是再没有什么好主意,”方厅长眼里的光芒一黯,不过马上笑容就浮起来,“我知道,还是谢谢你,”

    “阿姨,你也知道,我对政治,真的不理解,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嘉盛依然会为你提供一切便利,”

    “扶贫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也是从上到下,各级都非常重视的事情,阿姨你如果还是跟以前想的一样,把扶贫的范围逐步扩大,我们也愿意尽所有的力量,帮着把你今年定点的那个乡脱贫,”

    “我自然还是跟以前一样想的,也先谢谢一平的你的支持,”方厅长合上笔记本。

    虽然她本能的觉得,这一次的冯一平,好像对自己有所保留,她还是诚挚的道谢,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

    …………

    翌日中午,冯一平同样很不轻松,他陪着省里的一二把手,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到旁边创业园里自己的几家公司参观。

    这也是假日酒店被选做驻地,带来的直接好处。

    为什么说是好处呢?省里的一把手,这会饶有兴致的观看神奇工坊设计的又一个新鲜玩意,无链条自形车。

    “果然创新是发展的动力,我们省就缺乏这样的公司,省内那么多重点大学,那么多出色的大学生,为什么就没有这样的想法,设计出这么好的产品?这是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一平,有没有考虑在省城也开一家你的神奇工坊?”一把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冯一平。

    确实,省里有足够的科研力量和人才,缺乏的,就是神奇工坊这样善于创新的公司。

    “我们正有这样的打算,”冯一平表现积极,这位,后来可也是那几位中的一位,值得给这样的面子。

    “那好,我们来一个约定,”一把手握住冯一平的手,“你的神奇工坊在省城开业的那天,我带着大家一起去捧场,”

    Ps: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元宵过后的红包才稀罕,各位亲,今晚8点,我们群里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