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会议的重点,是听取政府工作报告,这听上去是枯燥的一件事,看着那厚厚的几十页纸,冯一平开始是真的有些担心,话说,拍摄的摄像机那么多,要是被拍到自己昏昏欲睡的画面,那可不太好。

    为此他提前做了准备,今天早上,其它代表吃早餐时喝的是牛奶,他喝的是咖啡,还一喝好几杯。

    但可能冯一平比较幸运——当然,这一辈子,他一直挺幸运。

    至少在他看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真不枯燥,可能是因为干货比较多。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7个时间表,首当其冲的,就是农业税,逐年降低,5年内取消。

    排在第二的,是从今年开始,启动西部地区“两基”攻坚计划,到2007年使西部地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

    这对很多人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这里提到的义务教育,是不用收学杂费的义务教育,原来上学时年年发愁学费的冯一平,并没有享受到国家的这一利好,但印象中,好像不到07年,国家就全面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

    还有增加就业、推进财税体制改革、建成疾病预防控制和救治体系等。

    最后一点,也跟原来的冯一平切实相关:保障农民工工资按时足额支付,用三年时间基本解决建设领域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这个事能上到政府工作报告上,足见这事有多普遍,好像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村里那些出去务工的人,年底拿到白条的机会少了。

    因为有这样类似的干货在,几十页的报告,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冯一平完全没有要睡觉的感觉,听到高兴的地方,也会和其它代表一起热烈鼓掌。

    讲真,以前看新闻时看到这样的场面,总觉得太假,哪有那么多值得热烈鼓掌的?

    但身处其中才发现,这还真不是作假,至少坐在这样的地方,在听到很多计划的时候,很多人确实会不由自主的鼓掌。

    哪怕是冯一平这个过来人,知道这里至少两样和自己相关的内容,到他们头上时都有些走样,比如取消农业税后对农户种粮的补贴,他们那一块就从来没有收到。

    比如后来真不收费的义务教育,还是免不了各种交钱。

    但是,总该是比以前负担要轻,或者说是,政策都是好政策,这都是执行中出现的问题。

    中午时分,结束会议的冯一平,站在高台上,看着在阳光中招展的红旗,真的有心头一热的感觉。

    然后,他就又一次开始了奔跑。

    下面马上也有人跟着跑。

    会前的失利,让好些记者在围追其它热点人物,比如和这一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那些政策,紧密的相关的农业部、教育部等领导的同时,也分出了几分注意力,留在其它代表身上,冯一平一现身,马上同时被好几位捕捉到。

    看到他居然在那驻足,不免心头一喜,这是要乖乖的配合?

    但是他们高兴的太早,冯一平很少会“乖乖的”配合媒体,他马上就开始了突围,和他也算相识的李志强和其它几位记者边追便喊,“冯总,”

    然并卵,在健身上坚持不懈的冯一平左冲右突,很快突破了他们的封锁线,顺利的在一大波记者的围追堵截中脱身,快步跑到有警戒的停车场。

    “我去,”李自强弯腰扶着膝盖气喘吁吁的说,“这么快,”

    另一位记者,怕是有过体育报道的背景,“我发现我们这位首富专注于经商,真是有些屈才,我们另一个老大难的行业更需要他,以他刚才表现出的高超过人技巧,我相信他完全可以带领我们的国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老李,你不是说,跟我们的冯首富有过几面之缘吗,怎么样,他有没有像其它的那些人一样,比如那位张总裁,会玩一玩足球?”

    但他的问题没有得到回应,李志强已经去采访其它的对象。

    实在是这个问题,现在是一个挺敏感的问题。

    那个被冯一平抢去了一些风头,那位闪电收购了健力宝,又快速大手笔在国内投资了三家足球俱乐部的神奇小子张先生,现在好像有些玩不转。

    不论是他吹得业绩很好的健力宝,还是他旗下的三家足球俱乐部。

    前者的销售大幅度下滑,以及债务大比例额上升,在业内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而让很多人觉得他实力雄厚的足球巨鳄的身份,现在好像也褪色不少,那三家俱乐部,都被爆出拖欠工资的新闻。

    把事业稳固,发展的迅速的冯一平,和那位看起来越来越像个骗子的家伙联系在一起,知道冯一平的性格和轻重,知道同行德性的李志强,才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呢!

    那位看了看李志强的去向,好吧,这真是个老狐狸,再一看那些部长和其它明星身边密密麻麻的记者同行,他决定找其它目标。

    他好像就对采访同行很有兴趣,就近对着旁边一位外国同行,看标示是澳大利亚的记者举起话筒,但他的英语水平,真和国足踢球的水平不相上下,于是他用普通话问,“你可以用普通话接受采访吗?”

    …………

    和冯一平的低调不同的是,很多人都在想法设法的把握这个难得的、很可能能在全国人民面前,免费露一小脸的机会。

    晚上,金翎就抖着手里的一份报纸,对对面的冯大代表说,“最美政协委员?就她?”

    报纸上是一位明显不年轻,总是张着嘴憨笑,细看真挺一般女人。

    “政协委员里不是明星不少吗,怎么就轮到她了?”

    冯一平不明白,她的不爽究竟是来自于哪里,是别人头上的“最美”头衔吗?

    “炒作罢了,谁会当真,”他说,“金伯伯你说是吗?”

    他恰巧对这位刘委员有印象,这位从去年开始,就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的女“富豪”,据说背景极其以及相当的深不可测。

    不然也不会能比那些明星还厉害,一下字就有了一个让全国人民都知道的“最美”头衔,而且是在这样庄重的时刻。

    金翎非常不满的瞪了冯一平一眼。

    今天本来她挺自在。

    开会期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黄静萍带着阿曼达回到了那套别墅里,这边只有冯一平一个人,当然,现在还有特意来跟她吃饭的老爸。

    金副省长说,“要不你也参选政协委员?”

    她如果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那不论是从长相、学历还是成就,哪怕是明面上的财富,都绝对碾压这位“最美”女委员。

    金翎马上摇头,“就是傻乎乎的跟着拍手?我才不呢!”

    金副省长马上摇头,“怎么说话还是这么没遮没拦的,”

    冯一平现在真是乖乖的在一旁不说话,他就是觉得,今天这忙里偷闲的聚会,有些不寻常。

    “我说错了吗?”金翎不服气,又看向冯一平。

    但冯一平这会哪能帮她?

    金副省长看了看表,“我那边还有事,”

    冯一平连忙起来,“金伯伯,我送你,”

    金翎就没他那么有礼貌,依然坐在那里没起身。

    “对了,”金副省长把公文包递给走进来的秘书,挥了挥手,秘书马上退出去,“这次开会,遇到了不少老朋友,小翎,这几天晚上的时间空一下,去见见我那些老朋友的孩子,”

    冯一平明白了,这才是今天这个聚会的重点。

    “我不去,我没时间,”金翎马上说。

    但金副省长完全不理,笑着看着冯一平,“一平,这些天工作上你多分担点,没问题吧,”

    “没问题,”话一出口,冯一平就觉得好像有利剑顶在自己背上。

    “呵呵,那就好,”金副省长笑着点了点头,看了自己那突然低下头的女儿一眼,“我走了,你们不用送,”

    综合考虑,冯一平决定,还是送送的好,因为他现在都有些不敢转身。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