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核心区周围的一条巷子里,一家欧式田园风风格的咖啡馆里,本来只要一提成家这个词就谈虎色变的袁子华,这会坐在一丛花草旁的咖啡桌上,颇带着点期待的看着门口。

    他穿着很正式的西装,头发也收拾得一丝不苟,要是他的损友见了他现在的样子,知道他一准是在等哪个还没上手的妹子,而且还是个条件很不错的妹子。

    不过他那些损友们猜不到的是,一向游戏人间的袁子华,今天还真抱着几分成家的意愿,期待着接下来要见到的人。

    袁子华看了看腕上的积家表,还有不到十分钟,话说,自己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样满怀期待的等过一个女孩子,但今天的这位,还真值得这样等一回。

    他抬头看了看周围,这朋友推荐的地方还是相当不错,不但咖啡正宗,这里的装修和布置,成功的营造出了一种居家的氛围来,让你一坐下就觉得放松。

    而今天这的会面,就是需要让对方放松。

    地方不错,今天这天也不错,虽然已经下午,太阳看起来也挺温暖。

    美中不足的是,这间小小的咖啡馆,居然坚持不包场,用钱也不好使,此时室内和室外的院子里,还零散坐着差不多十来个人,有些破坏气氛。

    想到这,周子华不由得又瞪了吧台后的那个老板一眼,也就是在这,要是在我们那,我分分钟教你重新做人。

    他这话绝不是虚言恫吓,作为省政%法委书%记的小儿子,他已经成功的教过好多人成功做人。

    靠窗坐着的那几对,这时一致看向窗外,袁子华一看,一辆笨笨方方的SUV,哦,奔驰G级直接停在门口,副驾上下来一个壮硕的白人哥们。

    这位和吧台后那位走风流倜傥路线的意大利老板,有着截然不同风格的白人哥们,噔噔噔的走进店里,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把这里里外外,非常细致的看了一遍,顺带着还审视了店内所有的顾客。

    这是?因为家里职业的缘故,他很熟悉这样人的气质,一看就是保镖来的,难道是金翎的手下?

    刻意浮夸的做作了一番的欧文,这会拨通一个电话,很快,在一前一后两辆悍马的护卫下,一辆迈巴赫霸气的直接停在门口。

    这阵仗,让那个本来要过去说门口不能停车老板都停下了脚步,和刚刚那个想包场的人不同,这来的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那种,这样的人,在哪都值得尊重,值得区别对待。

    他大老远的从阳光灿烂的地中海,跑到这个气候寒冷的地方开咖啡馆,不是为兴趣,而是为了赚钱。

    迈巴赫那穿着黑西装的司机,恭恭敬敬的拉开车门,车上首先下来一位标准办公室打扮的漂亮女孩子,手里还拎着一个电脑包。

    跟着,一条穿着5寸高高跟鞋的长腿迈出车门,下一刻,一个长发披肩,戴着墨镜,穿着一条带着的白色一体式的宽宽的腰带,衣服正中从上到下,用闪亮的金属小方块装饰,上面带有手工刺绣的白色长裙,一看就气场十足的女人走下车来。

    前后的两辆车上,下来两男两女一共四位气质硬朗,一律黑西装白衬衫的青年男女,把她和那位助手的模样的人护在中间,相当高调的走进店里。

    袁子华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双手垂在身侧,叫了一声,“金翎,”

    但显然他的声音不够洪亮,不过好在那位女助理留意到了他的举动,在金翎的耳边说了一句。

    袁子华看到金翎转向他,连忙浮现出自己最有魅力的笑来,但金翎只朝他扫了一眼,连点头都没点就收回了目光,就那么抱着手站在原地。

    她那位助理看了看店内的情况,马上去跟那位同样时不时瞄上他们一眼的老板商量了几句,很快,那位有点帅的意大利老板,亲自把把院子里的那些客人都劝了进来。

    为什要这样区别对待?难道就因为她们是美女?袁子华想。

    这时后厨出来几个穿着工作服的人,手脚麻利的把洒满阳光的院子收拾了一番,重新送上几份瓜果和糕点,金翎她们一行才施施然的走了进去。

    袁子华很尴尬的站在那里,把我给忘了吗?

    还是那位助理,跟进去之前朝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跟上。

    老实说,袁子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被人招呼过,何况招呼他的这位,还只是一个助理。

    但是,袁子华这时不但没有二话,还很高兴的跟了进去。

    是她们的气场太强,还是那位助理太漂亮,他也说不清原因。

    进去的时候,他还看到,留在屋内的那位黑衣保镖,正面色冷峻的朝一位准备拍照的人摇头,真挺霸道的!

    …………

    金翎已经摘下墨镜,一只手架在椅背上,一只手放在桌上,低头看着一份文件,把跟进来的袁子华又给晾在一边。

    依然是那位助理提醒了一句,她抬起头来看了袁子华一眼,好像才意识到有这个人一样,朝对面示意了一下,“请坐,”一点笑容都没带的。

    “谢谢,”她冷淡,袁子华可是很热情,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这么忙啊,”

    金翎正指着文件上的一处问方颖芝,闻言对着他那个方向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什么。

    又等了一阵,见她们还在商量工作,袁子华又主动找话,“听金伯父说你很忙,没想到你是这么忙,也是,管理一家这么大的集团,自然不容易,也只有金翎你这样的人才能做到如此游刃有余,”

    金翎总算又抬起头来,这次是很明确的看了他一会,没有说话,然后依然低头和助手商量那份文件。

    但袁子华却感觉有些窘迫。

    金翎刚才是没说话,但是她的眼神就明明在说,“不懂就别瞎说,”或者是“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但是袁子华偏偏就说不出话来。

    和王总一样,吃喝玩乐他在行,收钱他在行,至于管理公司,而且是一家规模庞大的跨国集团公司,那他就真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袁子华都把自己的那杯咖啡都喝完了,对面的那两位才停了下来,方颖芝把那份文件装进包里,对袁子华点了点头,起身去了另一桌。

    好吧,现在总可以谈谈吧,袁子华想。

    “金翎,”金翎把搭在椅背上的那只手伸出来。

    “袁子华,”袁子华连忙握住。

    “服务员,”他朝里面挥挥手,指着金翎面前的咖啡,“凉了,请帮我们再换一杯,”

    讲真,这是他对服务员最礼貌的一次。

    “谢谢,不用,”金翎端起那杯咖啡喝了一口,蹙眉看着桌上正在震动的手机,“袁世兄的公司,主要从事什么业务?”

    袁子华正想着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金翎又说,“对不起,我得接这个电话,”

    袁子华的“没关系”还没说出口,金翎已经拿起手机来,“志毅,你说,”

    她那只是通告,并没有要他批准的意思。

    “需要第二批资金,没问题,”她朝那边的方颖芝招招手,“通知财务部,让他们马上办理泰国公司第二批五千万美元的款项,”

    方颖芝点点头,马上也开始打电话。

    五千万美元,这还是第二批,袁子华的肝颤了颤,原本就有点那点心思,就更强烈起来。

    见金翎放下手机,他笑着问,“原来在泰国也有业务,”

    “今年刚起步,”金翎言简意赅的说,“抱歉,刚才谈到哪里了?”

    ps:我发现好像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元宵节那天,老婆特意通过微信跟我说,很欣赏我那天的那两章,我当时还以为她欣赏的是我的文采,或者是精心购置的情节,还傻乎乎的说,“我会再接再励的,”

    但昨晚才知道,她欣赏的是我写的送花情节。

    她挑明了说,不期待得到书中主角的待遇,但至少要和一个死跑龙套的差不多吧!我查了一下,跑龙套的陈芳,也收到了整整六束花!

    联系今天的市场行情,各位亲,我这是要破产的节奏啊!

    我准备了两条路,一条是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要填,呜呜,宝宝心里苦。

    第二条路,我打算跟她好好说道说道这老婆和情人的关系,但就是拿不准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有没有勇敢且机智的仁兄已经做过这样的尝试,盼告知结果,急,在线等!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