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袁子华只说了两个字,金翎又竖起一根手指,看着又在震动的手机,“对不起,”

    同样是袁子华的没关系还没出口,她已经在和对方打招呼,“赵总,”

    “没关系,”袁子华依然很有风度的样子。

    但接下来,金翎的电话就一直没停过,不是这个董就是那个总,言语间所谈的那些生意,只要是有具体数字,就没有低于一亿的。

    一直耐着性子的袁子华,看着天边那越来越斜的太阳,喝着自己的第五杯咖啡,很想问金翎一句,你今天究竟是来相亲的,还是换个地方办公的?

    但是他掩饰不住的不耐烦,并没有为这样的局面带来任何改变,不但金翎的电话还是来个不停,方颖芝那边也是一样,不时还在接到电话之后过来讨个主意。

    这还不算,期间还有好几位特意驱车赶来和金翎面谈。

    一时之间,这间胡同里一贯不是太热闹的咖啡馆,门前车来车往,不经意间,就迎来了它史上生意最好的一天。

    金翎自然不会占这个小馆子的便宜,除了包场费用,每个来的人,连带他们的助手和司机,每个人多少都有消费,无一例外。

    被赶到室内的那些人,这会已经确定了金翎的身份,只是他们非常不了解,眼前的这一出是什么戏?

    这位大名鼎鼎的美女总裁,为什么要到这里办公?是专程为了那个男人来的吗?不像,那个男人看上去就是一个被周围人都忽视的背景。

    有些人开始呼朋唤友,但可惜的是,老板已经在门口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除非是那位留在外间的保镖允许的人,也就是嘉盛来的人,其它人一律不准进。

    于是这些人多少有些舍不得走,能近距离接触这样一向低调的知名人物,这个机会可真是不多。

    但袁子华这会已经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金翎今天来,真的就只是换个地方办公而已,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原因不言而喻。

    却不过爸爸的压力,但是,又完全无意接受她爸爸的安排,于是就来这虚应了事。

    不过他现在却有些乐在其中。

    当初一听他老子说是相亲,袁子华那是一跳三丈高,对他来说,这是怎样的一种侮辱啊,就算你是我老子,我也要反对。

    但一听对象是金翎,他竟然有些喜出望外的感觉,原来自家都能和那位搭上线?他马上欣然接受了家里的安排。

    现在的他,虽然一直被当作背景板,但他却有些乐在其中。

    无它,认真工作的人,那确实挺美,何况金翎本来底子就很好,再加上她的名气。

    名气之于女人,那就是魅力的倍增器,越有名气的女人,对男人的吸引力就越是大。

    如若不然,后来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想方设法、不惜一切的要出名?因为名气这个东西,那真是个好东西,哪怕是用女人最原始的手段谋生,名气也能为她带来巨大的利益。

    那些传闻就不说,后来的某“美美”,就那样的底版,还那么高的价格,不还是有那么多男人提着整堆的钞票趋之若鹜?

    而金翎就是个底版很好,名气很大,难得的是还很有钱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对有些男人来说,那就是一座让他矢志不渝的要征服的山峰,还是一座底下有着大金矿的山峰。

    所以金翎这刻意的冷落,不但完全没有作用,还有反面的激励,这样才有意思嘛!

    那些一听他的身份就扑上来,或者是故作矜持的在一边,忽闪忽闪的用眼睛瞟他,等着他扑上去的女孩子,他实在是吃得有些腻。

    你就冷落吧,尽情的冷落吧,我享受这样的冷落。

    但她太小看了金翎的段位,忙完一阵,终于又对他说了一句,“我们刚才说到了哪?”

    正好拿走一份她签完字文件的方颖芝提醒了一句,“你问袁总公司的经营领域,”

    “谢谢,”袁子华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眼睛直落在方颖芝脸上,“我的那家公司虽然是小打小闹,但我们从事的行业,也是高科技,当然,和嘉盛自然不能比,我们目前正在筹备……,”

    “销售软件和配套硬件,还有安防设备,”金翎打断了他的介绍,“喔,还真不错,利润挺高吧,”

    在其它人面前很为这一点自豪的袁子华,此时忍不住有些脸红。

    原来金翎已经知道他的底细。

    知道他的底细,这对现在的金翎来说真不是难事,交待一声就是。

    袁子华之所以脸红,是因为他那家明面上别人是大股东,实则转了几层之后,他就是所有人的高科技公司,销售的软件,是公安系统强制酒店等特殊行业必须安装,不安装就要罚款或者取消经营许可的系统。

    配套的硬件,自然是电脑和扫描仪等,包括现在陆续在很多公众场合必须装备的CCTV系统。

    在他们那块,取得公安系统认证,可以从事这一业务的公司寥寥无几,他名下的那家,占据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

    加上在定价还有垄断权,别看他公司小,但效益确实相当可观。

    不过这说白了,就是靠着老子的本事吃饭,在金翎这样的人面前,确实很难有什么底气。

    “受你的启发,我们目前也在筹备一家网站,”袁子华底气不是很足的说,反正只是筹备,没有说一定要做。

    然后他迅速把话题从目前这个让他有些尴尬的方面移走,“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幼儿园的时候,我们是前后桌,……,”

    上幼儿园的时候,他们的爸爸在一起短暂共事过。

    但金翎完全不想缅怀那些还穿着开裆裤或者纸尿裤,在一起玩耍的年幼时光,“谢谢你袁总,接下来我公司还有其它安排,抱歉,”

    “你这就要走?”袁子华难免变了脸色,我在这陪你这几个小时,一直看着你忙着工作,该聊的却一句没聊,甚至连电话都没交换,你这就要走?

    拿着包准备去结账的方颖芝看了周围一眼,俯身在金翎耳边说了两句,这是帮我说话吗?

    袁子华趁那俩耳语的时候,飞速的在方颖芝身上扫了一圈,这真是个好助理!

    金翎听了方颖芝的话,点了点头,“袁总,谢谢你,你选的这个地方真不错,接下来我想借这再见几个人,”

    “没问题,你喜欢就好,”可算是听到你的一句肯定,袁子华挺高兴,多见再多人也没关系,就是想跟你多相处一会。

    但是那个助理的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金翎总算对他笑了一下,“你也知道,今天这样的场合,我们不来吧,家里会不高兴,对吧,只好尽我们的本份,按他们的要求来,”

    “但是最近,我的工作确实非常忙,接下来还有好几位,”

    站在旁边的方颖芝笑着补充了一句,“是六位,”

    “是六位要见,真没有那么多时间耽误,干脆借你的这个地方,接下来一个个的见了,所以,谢谢你!”

    袁子华顿时心里那个气啊!

    她就真的只是来应付,来虚应了事,压根就没有相亲的意思,但是,你要不要这么直接?我就这么不入你的眼吗?

    但金翎说完这些,压根就不再管袁子华的反应,拿着手机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跟别人通话,她那个刚才袁子华还在心里安安赞赏的女助理,这会又一次摆出那个姿势,“请!”

    其实就是在赶人。

    方颖芝把袁子华送到咖啡馆门口,就已经在开始打电话,“钱总,我是金总的助理,金总现在有时间,你能到这里来吗?好的,你记一下地址,”

    “孙总……,”“李总……,”故意在门口逗留了一会的袁子华听她在里面一个个的通知余下的那些人,那个恨那,我今天为什么要来,我为什么还要在这多停留一会听这些?

    …………

    相关消息很快反映到了金副省长那里,他放下电话,然不住靠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这样的结果,他不是没有预计,他之所以还坚持要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除了老朋友们的坚持,也是想顺道验证自己的一个看法。

    但现在的这个结果,从心里讲,他真不愿意相信。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