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缝很宽,时间很瘦,忙碌而充实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3月14号下午四时许,随着宪法修正案的高票通过,冯一平第一次参与的全国人大会议正式闭幕。

    不出所料的是,他的加强婴幼儿奶粉安全管理,以及加大打击拐卖未成年人的两项提案,没有通过人大主席团和有关专门委员会的审议,最终并没有列入本次会议议程。

    但冯一平并没有觉得沮丧,在当前发展是第一要务的前提下,在国家层面,有的是更多要紧的事务需要解决。

    但并不是没有任何进展,在他们省的代表团审议他的提案时,到会的相关部门负责人,在会后和冯一平进行了深入交流,完整的听取了他对这两个方面的看法,并郑重表示,回去之后一定会关注这两个方面的情况。

    只提案一次,就能让他们“关注,”这样的结果,冯一平已经满足。

    每次人大会,最后的重头戏,都是总理的记者招待会,但在今年,俄罗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来抢了一把今天的这场中外瞩目的记者会的风头。

    就在今天,俄罗斯大选结束,同样不出所料,普京获得了69%的选票,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但是普京大帝的风头,也被另一个欧洲小国西班牙的大选抢去了几分风头。

    由于11号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发生的那场死亡200多人,伤1500多人的连环爆炸案,同样是在今天揭晓答案的西班牙大选,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最终,采取务实温和的改良路线,主张实行多元制社会主义的西班牙社会党在大选中获胜,领导人萨帕特罗成功当选首相。

    当然,这些都跟目前的冯一平没有任何直接联系,在总理举行记者会的时候,他正在酒店送别与会的省领导。

    工作人员们在忙碌的来来去去,省%委书记笑着把冯一平拉进书房,“一平,来来,坐,趁还有时间,我们聊几句,”

    这该不会是又要我作什么投资承诺吧!

    “领导您坐,还是龙井吗,我给您泡茶,”跟这位后来也入常的巨头打交道时,冯一平一直也很用心。

    原因很简单,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公司,这样的人对自己很认可,总是一件好事。

    而且他恰好在省内任职,这样的机会怎么能不把握?

    当然,即便很重视,跟这位在一起时,他还是坚持一贯以来的原则,不卑不亢。

    这其实是对自己的尊重,同样也是对对方的尊重。

    所以眼下的他,就表现得有点像一个挺有礼貌,又有点自来熟,有点大大咧咧,有些问题还会同你争辩两句,并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晚辈。

    完全没有其它大多数人在书记面前的紧张和拘谨。

    对他的问题,书记没有说是还是不是。

    其实很多高级领导都这样,不会随便透露自己的爱好,只有那些有心索贿的领导才会经常装作不在意的说,“那些有年头的物件的包浆啊,上手以后真舒服,”“孩子在国外留学,开销大啊,”或者是,“听说你们这有个主持人特别出色?”

    冯一平这也就是走个过场,他知道这位虽然在北方长大,大部分的工作经历也都在北方,但他是江南人,除了乌篷船和黄酒,他们那也是知名的绿茶产地。

    “知道你是这的主人,别忙了,坐,”书记笑着说。

    “好咧,”冯一平把一杯龙井放在他面前,“领导请用,”

    “总理说过,和世界上其它国家相比,我们国家的特色,就在于人口基数过大,再小的问题,乘以13亿,都会变成一个大问题,再大的成绩,除以13亿,结果肯定很难出众,”

    “我明白,国家现在有很多更重要的大事要忙,”冯一平一放松的后果,就是有些不由自主的爱抢话。

    领导怔了怔,“看来我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我才刚毕业没多长时间,在学校上的政治课还没有完全还给老师,我明白一点:在现阶段,发展才是硬道理,”

    “呵呵,跟你谈话就是轻松,你明白就好,所以,也不要气馁,希望你明年,也能像今年一样,认真的履行自己人大代表的职责,继续从大局层面建言献策,”

    “领导放心,我一定会的,”

    “扣扣,”门被敲了两下。

    “进来,”

    “冯总,”省里的大秘先跟冯一平打了个招呼,再朝领导点点头,“车已经在下面等,”

    “好,我们这就走,”

    “我送你,”冯一平连忙起身。

    这就完了,原来不是又要我投资,那挺好的呀!

    但他马上发现自己想的太乐观,那一边,省长也正好出门,“呵,原来我们的冯总在这,”

    “刚好,便走边聊吧,”

    看着轿厢里只有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个人,冯一平一点都不太相信这是巧合。

    “你在老家的投资,现在的带动作用已经越来越大,”书记说,“只不过,一些条件的制约是个问题,”

    “省里已经留意到了这一点,”省长马上接茬,看来这两位在工作中一定配合得很好,“今年,从省里通往你们县的高速,已经正式立项,我已经责成相关单位,加快工作速度,力争早日开工,”

    他一下子就抛出一个大馅饼来。

    冯一平这下有点大喜过望,这样跨经几个市,全长几百公里的高速路项目,不是他一家公司所能推动的,而高速公路的贯通,等于解决了五里坳目前发展的最大掣肘,补全了水桶上最短的那块木板。

    在他印象中,他们县通高速,本来是10年后的事。

    “谢谢领导们的关心,”他欣喜的握住那两位的手,“有任何我能出上力的地方,请领导尽快吩咐,”

    那两位相视一笑,“这是个投入巨大的项目,资金方面,”省长说。

    冯一平闻弦而知雅意,马上说,“没问题,我们一定帮着筹措,”

    这不是他傻白甜,而是因为他知道,高速公路是国家鼓励大家投资的领域。

    “你这个表态很好,”省长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你放心,不会白用你的钱,到时我们探讨具体的投资方式,”

    “领导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会马上成立相关的项目组,”冯一平说。

    “创新,确实是带动发展和产业升级的重要因素,”书记说,“别忘了你承诺过的,让你的神奇工坊,也在省内落地,”

    “一定的,我们已经在筹备相关的事宜,”

    “这就好,不过,我们要求的不仅仅是成立一个分公司,而是希望你的公司,能带动我们的高校在创新方面的发展,未来我们的目的,是减少我们培养出来的高素质人才大规模外流的现象,”

    “我一定尽力,”冯一平郑重的说。

    “呵呵,这些一平肯定都知道的,他是最饮水思源的人,他的公司,目前在国内投资最多的省份,就是我们省,”省长说。

    “是这样吗?”书记问。

    他们这双簧唱的啊,也是没谁了。

    刚好电梯到了,冯一平护住门,“两位请,”

    但那两位出了电梯之后,却站在大堂里不走,冯一平只好表态,“不管现在还是以后,嘉盛的根就在我们省,我们一定会持续不断的投入,为省内的经济建设尽自己的力量,”

    其实,如果他们知道冯一平的那个梦想,就压根不用担心这样的问题。

    两位背着手的领导很满意冯一平的表态,“呵呵,我就喜欢一平你这样顾家的人,”省长说。

    “这个商务中心真不错,”书记说。

    “是啊,真气派,”省长马上说,“你们在省里的地方还够用吗,要不要也建这么一个?”

    “就是办公的地方够,还是可以建嘛,省城容难得下这样大型的商业中心,”

    好咩,他这是鼓励冯一平去跟后来的国民公公唱对台戏吗?

    但冯一平只能拒绝他的好意,他还是坚持哪一点,不管是商业地产还是住宅,只要是房地产,他都坚决不介入。

    好容易把配合默契的一二把手送上车,接下来也毫不轻松,下一位也是个要好好应对的人,“金伯伯,”

    “20号开园,”金副省长看着周围,看着冯一平,神色复杂,欲言又止,“你们好好做吧!”

    有些事,还真不好挑明,他也只能这样说。

    话说,还能怎么办呢?

    “金伯伯放心,我一定努力,”冯一平恭恭敬敬的拉开车门,他也说得很含糊。

    大堂深处,金翎抱着手,静静的看着冯一平和爸爸的互动。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