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竞争这个事,如果是公开表态,你问一百家公司,这一百家公司肯定会一致的反应,“我们欢迎更多的同伴进入这个领域,我们很高兴和他们一起携手,把这块蛋糕做大,”

    “我们欢迎竞争,竞争会让我们进步,进而推动整个行业的进步,让我们能更好的服务于我们的用户,”

    如果你去看他们的那些公开发言,你会觉得,老祖宗的那句“同行是冤家,”好像在现代社会完全找不到生存的土壤。

    当然,估计再天真的人,也不会去相信所有的这些言语。

    因为人天性自私,作为一个“法人,”公司也是如此,谁都希望自己所从事的领域或者是行业,永远没有后来者。

    至于一家独大,导致它在该领域的垄断可能导致的种种不良后果,没人会觉得那有什么问题,至少会比一大群对手追着跑的问题要小。

    他们也有信心运用各种机制,来消除因为垄断而产生的一系列问题。

    因此尽管在对谷歌真正进入中国这个问题上,他们已经多次表态,多次表示欢迎,欢迎他们带来多样化的服务,欢迎他们给用户提供更多的选择,并且一再强调自身的优势,一再语气淡然的强调自己的信心……,一副非常大度,非常现代,非常自信,非常有公众责任感的样子。

    其实不管是表示欢迎的那些话,还是强调自身优势的那些话,说实话,好多他们自己都不信。

    尤其是管理层,这一阵没有一个感觉是轻松的,办公楼里加班的人,也逐渐变多起来。

    对一直合作顺畅的主要客户嘉盛,对冯一平,他们这会也有些意见,你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你不是说非常期待看到我们国内的互联网公司里,出现一些世界级的公司吗,怎么好这样帮着美国人来对付我们?

    你不知道,你这是在为我们成为世界级的公司增加难度吗?

    只是,这些话他们只能在心中碎碎念,不敢表达出来。

    那可是冯一平!

    再者说,因为和几家门户网站的合作陷入僵局,他们自身的日子,现在本就不好过,这会哪还能再得罪冯一平?

    冯一平考虑过他们的感受吗?

    还真考虑过。

    但谷歌的进入,那是不可避免的,自己只不过是让这个时间提前了一些而已。

    何况,他们后来干的都是什么事?

    都是干搜索,谷歌后来都开发人工智能、探索火星、无人驾驶等尖端领域,而他们呢,却热衷于搞竞价排名,为医院打广告……,除了捞钱,还是捞钱。

    真的很有必要让谷歌这样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始终陪在他们左右,让他们过不了那种一家独大店大欺客的好日子,让他们明白,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为广大用户服务,让广大用户满意,而不是反过来。

    让他们不会只有在一个个的丑闻发生后,才会站出来说什么要“勿忘初心,不负梦想,”

    …………

    谷歌对这个中国本土最大的对手,自然也非常重视,不过,他们现在的心态就要轻松很多,因为无论结果如何,进入中国就是一种成功,进入这里,就等于是进入了对手的后院。

    这里每增加一个新用户,自己的实力就强一分,与之相应的,对手的实力可能就弱上两分。

    因为在中国的这位最大的对手,在谷歌的后院没有任何动作。

    “这真是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施密特看着车窗外说。

    冯一平觉得,和在硅谷相比,此时的施密特,脸上有着一种不一样的风采。

    可能是因为终于在物理上远离了佩奇和布林影响的缘故。

    当然,在这,并不是没有人能掣肘他,虽然对具体事务很少过问,但在发展方向的大问题上,冯一平的话语权一直比他大。

    只不过相对佩奇和布林来说,冯一平真的温和了太多,至少会和他相互尊重,不会经常性的说出一些让施密特有掀桌子走人的冲动的话。

    “所以,这里也蕴含着巨大的机会,不是吗?”冯一平说。

    “确实是巨大的机会,”施密特的眼睛看着窗外就收不回来,“对中国人口众多这一项,我现在算是有了最直观的了解,”他看着外面大街上和小巷子里的人潮说。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吗?”他看着冯一平问。

    “我猜,是让他们人人都上网?”冯一平笑。

    “不错,”施密特的眼光又转到车外,“我看过报告,虽然在去年底,中国网民数量接近8000万,上网计算机超过3000万台,但和你们的总人口相比,这依然是一个很低的比例,”

    这当然是一个很低的比例,就说数据较大的网民数量,同样连总人口的10%都不到。

    “但是你应该看到可喜的两个方面,”冯一平说,“首先,去年的网民数量,比前年增长了超过2000万人,增幅超过30%,这样的势头,难道不让你感到兴奋吗?”

    “其次,现在占比低,正好说明了潜力巨大,保守的说,我们13亿人,最终有3亿多人,也就是相当于美国总人口数量的人成为互联网用户,这难道是一个很难实现的目标吗?”

    “我得说,这是一个很保守的目标,”施密特颇有些豪气的说,“中国的经济如果还按照现在这样让人震惊的速度增长,随着和互联网相关的各种技术理所当然的进步,我认为,在贵国,最终互联网的普及率接近或超过50%,也不是不可能,”

    “那就不止是相当于我国的人口,而是超过整个欧洲的常住人口这样一个惊人的数字,”

    他这话还真没说错,他的这两项预测,后来肯定都得到了实现,不过,移动互联网为此贡献了很大的力量。

    “不去酒店了,直接先去公司吧,”施密特说。

    “好,”冯一平看着这个这会一身干劲的人说。

    他止不住的想,如果佩奇他们能给他更多的自主权,这位应该能发挥得更好。

    …………

    谷歌大厦,300多名得到通知的员工,热情的在一楼欢迎这些远道而来的娘家人。

    还是一脸憧憬和兴奋的施密特,对这样的场景非常适应,不但熟稔的和管理团队打招呼,还时常指着欢迎队伍里一个员工说,“嗨彼得,我们开过视频会议,”“嗨安琪,我们通过电话,”

    他这会的风采,完全盖过了传说中谷歌第一美女梅耶尔。

    不过后者这会也没有心思去计较那些,她正暗自和抱着手,也笑呵呵的站在人群中的冯一平较劲,到了这,那个家伙更是刻意的和她保持距离。

    要说冯一平这也是无奈之举,虽然不知道起因是什么,但是他发现,在有些事情上,黄静萍现在比过去更在意。

    人群前面,即兴演讲已经接近尾声,施密特跟着大家一起鼓掌,“冯,上来啊,”

    “冯总,欢迎,欢迎,”身边的人也把他朝上面推。

    “刚刚在机场到这里的路上,我和施密特讨论了关于我国互联网的未来,”盛情难却,冯一平不得不又罗嗦几句。

    “一想到在未来,我们国家互联网用户的人数都将超过欧洲的人口,是美国人口总数的两倍多,我们就忍不住有些激动,”

    “所以各位同事,未来很美好,那么,为了美好的未来,我们好好拥抱现在吧,拥抱现在,就是在拥抱未来,”

    听到掌声响起来,冯一平摆手,“拥抱现在,意思就是好好去工作吧各位,”

    “呵呵,”这位年轻的首富,还真是和传说中的一样幽默。

    员工们笑着散开,施密特则兴致勃勃的在冯一平的陪同下在大楼里参观,“冯,在拜会了相关部门负责人之后,我想去我们那位尊敬的对手那看看,可以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