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南路的看守所前,停着一辆黑色奥迪,马闻晢他妈妈靠在车上,神情期待。

    车内,老马同志也顾盼着,怎么说,儿子能出来,总是一件好事。

    看守所厚重的大门,轻盈的朝两边滑开,再关上后,门前多了一个拎着包的马闻晢。

    “儿子,”他妈妈大喊着迎上去。

    “妈,”头发还没长长的马闻晢也有些激动。

    后边,老马同志也从车里出来迎接儿子,“爸,”马闻晢也叫了一声,但态度略显冷淡。

    “先上车,”老马看着显得有些阴郁的儿子,心里也很不痛快。

    本来应该是个高兴的时候,但车里的气氛却不太欢快,马闻晢一路都看着窗外,对爸妈带着小心的问题,态度敷衍,“嗯嗯哦哦”的应付。

    他妈看着他这副样子,不由得又狠狠的瞪了老马几眼。

    老马懒得跟这个婆娘计较,不然我还能怎么样?和冯一平硬扛?

    “春天了,”马闻晢看着窗外,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对,春天了,今天春分,吃完饭我们去提车,提完车,你可以去郊区踏青,”他妈连忙说。

    “车啊,”马闻晢听起这个字就有些感慨。但就在他妈有些后悔不该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他第一次笑了,“谢谢妈,”

    …………

    马闻晢在泡澡的时候,他爸妈又有一次压低声音的争吵。

    “当然应该随着他,他想去哪里去哪里,想怎么散心怎么散心,”她妈妈说。

    “就他现在这个状态,当然是马上让他出国,”老马又一次强调自己的意见,“让他留在国内,谁知道他又会做出什么事来,”

    “能做出什么事来?怎么,他班房也坐了,那个姓冯的还想怎么样?还能怎么样?我告诉你,他要是敢再多看闻晢一眼,我就上去挠他一脸,”

    “我说的不是冯一平拿他怎么样,是他想对冯一平怎么样?”老马觉得跟她交流起来特别费劲,这个人啊,还是一如既往的总是抓不住重点。

    “那又怎么了?你还好意思说,儿子受了那么多委屈,你不帮他出气,还不许他自己想办法?”

    “我没想过办法?”这话成功的激怒了老马。

    在讨老马欢心这事上,马闻晢妈妈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是对于如何激怒老马,那真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一激一个准。

    在儿子这事上,老马可以说是动用了在本地耕耘这么多年,所有能动用的关系,但最后全都无济于事,甚至有本地的官员,旗帜鲜明的站在支持冯一平金翎的那一边。

    他不是没想过找更高级别的人介入,但一来,他同样拿不准那么做是不是有用。

    二,这始终是一件小事,还是一件不太光彩的小事,用这事去麻烦老领导,没有必要不说,也并不能给自己的形象加分。

    那边的老金同样不是没有关系的人,何况,还有那个让人头痛的冯一平。

    冯一平那晚在酒店对他说的话,他现在都不愿意回想,不是因为难堪和尴尬,而是因为,惧怕。

    是的,尽管他不愿意承认,其实他是真的有些怕。

    如果冯一平也和自己差不多的年岁,那他说的那些话,绝对是虚张声势,但他只有二十多岁,那样冲动的事不是做不出来。

    如果真接着闹下去,老马清楚后果,以冯一平现在的实力,扳倒自己真不是件难事,至于他自己,远到不了他说的那样抛弃国内所有产业结果。

    他其实分析过所有能用的手段,但是,对一个资金来源清楚,模范纳税,社会责任感强的企业,他惯用的那些手段,全都排不上用场。

    虽然他相信只要用心,还是能挖出冯一平或者嘉盛的一些问题,但显然,自己的问题更容易找,相较而言,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些年的作为,让自己就像是一个蜂窝煤,或者是蜂巢,大大小小的漏洞不要太多……。

    但又有什么,是比他这样一个混了几十年官场,背后还有大靠山的家伙,想了办法之后也没办法这样的结果更让他不爽呢?

    因为这其实意味着他无能。

    “你是想要闹到最后不可收拾吗?”他忍不住在桌子上拍了一下。

    这个老娘们,经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不懂政治。

    政治是什么,就是权谋,就是团结大多数,打击极少数。

    在团结大多数也没用,或者团结不了大多数的情况下,那只能用权谋的另一个结果,暂时的退让。

    当然,老马其实心里清楚,这一次面对冯一平的这个“暂时”的退让,时间期限可能会比较长,长到接近“长期”。

    “哇,这么多好吃的,”打扮一新的马闻晢从房间走出来,看着他妈摆出来的满满一桌菜说。

    好像所有的那些阴郁,都被浴室的热水给冲的一干二净,此时的他,看起来非常高兴,还不是以往的那种漫不经心,理所当然的高兴。

    正在争论着的两个人,马上转换了一副面孔,“饿了吧,来来来,快吃,”

    “谢谢,”几个月没有这么吃过饭的马闻晢当下顾不得其它,狼吞虎咽起来。

    在里面,他指短暂的享受过一天的四菜一汤的待遇,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他妈妈去看他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提起过一句,是冯一平他们施加压力的结果。

    看着儿子的这个样子,老马不由得又一次感觉有些心酸,只是不知道,他心酸的是儿子的遭遇多一些,还是自己的无奈多一些。

    “爸,妈,我想好了,”马闻晢说,“我不想再虚度光阴,我想真的做点事,”

    “好啊好啊,”他爸妈这下真的有点惊讶。

    他之前的上班,说白了,也不过是在混日子而已,如果经过这事,能让他真的长大起来,那也是一件好事。

    “你先去国外散散心,回来再跟我们说下一步的打算,你放心,我们一定支持,”老马说。

    “不,我现在挺好的,不用出去散心,爸,我想去首都,想去王哥的公司锻炼锻炼,你能不能帮着我跟他说说,跟王叔叔说说,”

    经此一事之后,马闻晢真的变了一些,真的成熟了一些。

    很多人都是这样,当他们发现原本觉得无所不能的父母,不再能为他们遮风挡雨之后,他们才会有长大的动力,才会想着自己要去做一些努力。

    老马看着儿子,有些拿捏不定。

    如果是在以前,儿子想这么做,他自然是非常高兴。

    只是那会的儿子,只想着在这边做大少,不想去首都屈居王总之下。

    但是他现在提出这个要求,会不会有其它的想法?

    马闻晢坦然的面对父亲带着质疑的目光,“我去王总的公司,多少也能给爸爸你提供一些帮助,”

    也和其它所有人一样,在一些重要的时刻,我们总能发挥出堪比影帝的演技来。

    于是,到晚上时,马闻晢就在王总的那栋专门用来接待的院子里一起晚餐。

    看着这个很早就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的小兄弟,王总很欣慰,“闻晢,欢迎你,你不知道,我现在,还就是缺人,呵呵,”

    “谢谢王总,”

    听到他的称呼,王总是更高兴,“你是越来越帅了,这个发型好,这个发型让你看起来不但帅,还很阳刚,”他看着马闻晢刚刚长起来的头发说。

    “我也是想有些改变,”马闻晢没有说起自己头发变成这样的缘故。

    “我们吃快点,吃完之后,我带你去领略领略这里晚上的风采,”

    …………

    在王总带着突然来投奔自己的小兄弟,还在领略晚上的风采时,在地球的另一边,在遥远的欧洲,在地中海沿岸的蒙特卡洛,传奇王妃格蕾丝开立创办的玫瑰舞会正在举行。

    今年,为了配合在法国的中国文化年活动,摩纳哥把舞会定为中国主题,名为玫瑰之舞--中国之夜。

    为了配合这个主题,摩纳哥王室邀请了众多中国的知名人物,其中有明星,有热衷于慈善事业的家族代表。

    那位对冯一平一直在骚动,正慢慢走向国际的明星,是今天晚上的焦点人物——至少她的公司在通稿里是这么认为的。

    焦点人物这会正打量着场中的来宾,恰好和一个年轻人四目相对,她明确的感受到了他那彬彬有礼的目光后的意愿。

    这样的目光她很熟悉,话说,除了那位油盐不进的冯一平,有太多的男人见到她后会流露出这样的意愿。

    那位,好像是香港一个知名家族的公子,喔,也是个不错的对象哦。

    她顿时迎着那道目光,嫣然一笑……。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