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当在北方的首都,美佳和嘉盛的很多人,都因为今天的成绩,兴奋到不觉得累,嗨到飞起,嗓子干了,膀子酸了,仍然在欢笑着搬货、摆货,以迎接明天的营业的时候,在东边的上海,这个消息,却让好多人彻夜难眠。

    宜家的中国区总部,在去年三季度由首都东迁,现总部位于漕溪路。

    翌日一早,宜家中国区总裁,英国人LanDuffy,对了,他有个挺吉祥的中国名字,杜福延,准时来到他位于总部大楼的办公区。

    注意,是办公区,而不是办公室。

    应该也是一家创始人英格瓦节俭的性格使然,宜家所有高管的办公条件,和普通员工无异,连杜福延这样级别的也不例外。

    他的办公区,就和普通职员一样,是一张位于大办公区的办公桌。

    同样可想而知,为了节俭,他们的办公区是没有隔断的,或者,这样的安排,顺带着还可以让所有的员工端正自己的工作态度吧!

    毕竟当公司最大的boss,就坐在你前面不远处的时候,即便他没有那个精力和时间来关注你,你也一定会从严要求自己。

    杜福延先生,是一位英国人,此时年近50,发际线靠后,但精神矍铄。

    但杜福延先生并不是典型的英国绅士的形象,应该也是受爱穿便装的创始人的影响,他并没有穿西装,而是也穿着便装,自然是连领带也没有打的,此时在办公室,就穿着一件蓝色的毛衣。

    众所周知,宜家是一家家族企业,因为它是一家瑞典的公司,当然,现在的宜家,还真不是瑞典的公司,甚至可以说,你就说不清楚它是哪个国家的公司。

    这同样也是因为创始人英格瓦节俭的原因所致。

    在各个方面都很节俭的英格瓦老先生,在有一件事上却很大方,他雇用了一大批来自不同国家的职业律师、会计师、税务专家等,每天为宜家工作。

    当然,以他精打细算的本事,这笔钱也绝对花得是物有所值。

    一家公司上缴的税收,尤其是在高福利高税收的老欧洲,那真是高得让人肝颤,何况是节俭的英格瓦老先生呢?

    他雇佣那些专家的目的,就是为了调查各国的税收和贸易政策,他们会抢先在任何合适的地方注册公司,需要的时候就在那里开店。

    就是因为税收的原因,宜家先是由瑞典迁至丹麦,再到荷兰,再到瑞士……。

    另外,据说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公司不从属或受制于某个国家和政府,而是永远处于家族控制之中。

    同样,宜家中国区总部由首都东迁至上海,也是因为上海方面给出的优惠更吸引的缘故。

    不管怎么说,因为是一家发源于瑞典的家族公司,宜家的高管中,以瑞典人居多,杜福延一个英国人,能坐到现在的位子,而且据说还有可能兼任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亚太区总裁,足见他的能力确实不是盖的。

    杜先生刚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了桌上的那份报告。

    老实说,嘉盛也进入这个领域的事,他们不是不知道,但在嘉盛首都那家店开起来之前,他们其实并不是太在意。

    因为说实话,在中国,宜家这个欧洲的平民品牌,居然受到了和它欧洲的那些奢侈品品牌,如Gucci、LV一样的礼遇,竟然也有很多仿冒者,但是那些仿冒者,多半只学个皮毛、形势而已,他们的真的不太担心。

    包括听说嘉盛在南方开设了自己的家具卖场以后,虽然知道那是冯一平的公司,他们依然不太在意,工厂店而已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直到美佳在首都卖场的建成。

    那样菁华的地段,那样巨大的面积,还有那样相似的造型,说实话,哪怕也只是个形式,只学了些外在的东西,但嘉盛也绝对是为这些外在,投入最大的一家。

    后续的情况,则让他们再也轻松不起来,那位盛名在外的冯一平先生,在本质上,好像和自家英格瓦老先生有些像,虽然不至于是一样的节俭,但按他的投资习惯来看,他投入这么大资金的项目,绝对是他非常看重的项目。

    而根据他过往的经历来看,他对自己看重的项目的投资,还从来没有失手过。

    这就是个问题,如果他对这一块这么重视和自信,那么宜家至少在中国区,即将迎来最强有力的一个竞争对手。

    昨天美佳那几万的顾客中间,就有几位宜家的员工,他们提供的这份文件的数据,进一步加重了杜福延的担忧。

    虽然没有最终的具体数据,但可以确信的是,美佳昨天就增加了超过六万的注册用户;同样是没有确切的数据,但是,美佳昨天中午就开始大规模补货,昨天晚上停业时,几万平米的销售区域里,所剩的商品寥寥无几。

    虽然取得这样的成绩,跟他们强有力的促销手段有关,但是,第一天开业,就能达到这样的结果,那无论如何也是能耐。

    更让人担忧的,是报告里的一句话,“综合他们的表现来看,美佳对我们公司的了解之深,绝对出乎大家的预计,”

    杜福延的脸色越来越严肃,眉头越皱越紧,那位冯先生,近来的注意力不都是集中在高科技上领域吗,怎么又在家居领域倾注了这么多的心血?

    他马上召开了一个会议研究对策。

    “从他们的表现看,我认为他们在这一行确实是个新手,连开业第一天会出现什么样的场面都没有预估到,听说,他们原本还筹备了剪彩活动?”有些人看法乐观。

    他这说的也没错,这确实是整个嘉盛第一次运作大卖场,确实对头一天可能面临的局面估计不足。

    但是马上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这说明了他们的谨慎,以及他们准备工作的充分,我认为,一个这样谨慎,而不是盲目自大,盲目乐观的对手,更难对付,”

    “同时也能看出,他们和当地政府以及职能部门的良好关系,”杜福延说。

    确实,商业活动最后让警察来保障安全,这不是一般的公司能得到的待遇。

    宜家虽然节俭,但并不迂腐,其实所有的跨国公司都不迂腐,不然他们也成不了跨国公司。

    跨国公司适应当地文化和环境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和当地政府建立良好的关系。

    “我觉得,我们在那边新店的筹备工作,应该要加紧进行,在中国的家居市场,我们本来已经是一个迟到者,如果跟在嘉盛的后面迟到,我想我们工作上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只会更多,”一位提出了一个具体的建议。

    因为马甸自身条件的限制,他们早有在首都觅新址开新店的想法,但是力度并不是太大,现在看来,那是一定得加快。

    “我同意,”一位对这位的提议表示赞同,“同时我觉得,我们应该提请总部注意,是不是应当加速我们的开店的步伐?我敢肯定,美佳的下一家店,肯定已经在筹建当中,”

    “我认为,南方那边我们是不是应该加紧布局?”一位提出了一个进攻性的提议。

    众所周知,南方,是嘉盛家具的大本营,也是美佳的起点,这样一来,在那里开店,好处多多。

    “这个建议很好,”杜福延点了点头,富庶的南方,本来也是他们重点需要关注的地区,“我们的降价行动,一定还要加快进行,同时也要加大力度,”这是他自己的意见。

    他看出来,美佳和宜家相比,最大的优势之一,就在于他们的价格。

    而宜家的座右铭,就是为客户提供廉价的家居解决方案,但是这一政策在中国有些水土不服,此时的宜家,在中国还是高端品牌,怎么也称不上廉价。

    他也早就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并且同样是在去年第三季度就采取了行动,超过1000种商品,降价超过10%,但是现在看来,这样的力度还远远不够。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在中国的售价,将是全球最低,”一位高管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这样激进的方案,总部会不会批准?”

    杜福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全球售价最低没有关系,只要不是全球利润最低就好。

    “大家还有什么其它看法吗,如果没有,提到的这几项工作,马上着手进行,”

    “我对这位冯一平先生有一些研究,”一位高管最后发言,“我们当然可以肯定,这家店,肯定不是他的第一家店,是他其它店的开始,只是,我们目前不清楚的是,这是他在中国的开始,还是全球范围内的开始?”

    听了这话,本来准备起身的杜福延,又坐了回去,是啊,这是更大的一个问题。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