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的路上,冯一平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高兴,成功的在小奥黑心目中改变了自己的形象,从此不再只是一个慷慨的资助人,而是一个在他前进的路上,能提出关键的、建设性意见的老朋友。

    后一个身份,显然能更长久。

    人才,对谁来说都是稀缺的。

    对小奥黑来说,随着他一步步的更成功,募集竞选资金这事,将不再是最大的难题,难的是未来的路该怎么走,或者是未来的路怎么走更好,他会越来越需要类似的建议。

    天才、睿智,而且还有钱的冯一平,未来无疑会比只是很有钱的冯一平,更能成为他的密友。

    可喜的是,布坎南也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这么快就在小奥黑的团队里发挥了自己无可替代的作用。

    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可以预计,布坎南今后的几年只要发挥正常,等到08年,作为核心团队的一员,他肯定能有一个不错的位子。

    考虑到美国的业务在嘉盛里占据的份额,和华盛顿的圈子保持良好的关系,那不是有没有必要,而是非常有必要的一件事。

    小奥黑同志会连任8年,虽然并不知道他之后的美国总统会是谁,但等到他任期结束,自己公司在美国的发展,肯定会上几个大大的台阶。

    到那时,情况肯定就会发生改变,那时的自己,怎么也能像现在的乔布斯一样,就是美国总统召唤,去不去的,关键得看自己心情好不好。

    “冯,为什么我们不更多关注加州的议员?”康明斯就有些不能理解冯一平这都忍不住表现在脸上的高兴。

    一个其它州有可能成为国会参议员的人而已,还是个黑人,就是他能成功的当选,又能为公司带来哪些好处?

    要知道他只能为自己的选区代言。

    “我记得没错的话,加州不是有华裔的国会众议员?而且好像还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位女性的华裔众议员,这样的人选,我们更容易和她建立长久的联系,也值得建立长久的联系,不是吗?”

    这个情况冯一平自然知道。

    应该说,就是放在整个北美的范围内来看,加州的华裔参与政治的积极性也是最高的。

    虽然成功的进入国会山的不多,但是有不少华裔成为州议员,以及在州内担任一些重要的公职,但说实话,冯一平并不想和他们走得太近。

    一个原因是,众所周知,和加州华埠一样悠久的,是加州的“社团”文化,比如我们所熟知的致公堂。

    周内不少从政的华裔,在竞选初期,自然要争取华人社区的支持,因而不可避免的会和当地的社团有联系,冯一平不希望间接沾上这样的麻烦。

    这并不是杞人忧天,印象中后来看到过这样的新闻,还不止一起。

    其次,他美国公司所推出的业务,都是针对美国的主流市场,从公司的角度来说,打上华裔这样的少数族裔标签,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你的提议非常棒,”冯一平说,“其实我一直不太喜欢跟这些政治圈子里的人物打交道,之所以投资巴拉克,这么说吧,是当初在NAVTEQ的会议上见了他之后,感觉比较投缘,仅此而已,”

    他这自然是地道的假话,最开始在美国的投资,除了加州就是芝加哥,而不是其它的地方,自然不是没有原因的,只不过,没想到会那么顺利而已,第一次去芝加哥,就见到了目标人物。

    “我对他的一些观点比较认同,”——其实是对他的前程非常稀罕。

    “也觉得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是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还是对他的前程非常稀罕。

    “所以,我就想任性一回,”——这哪是任性,怎么跟小奥黑认识,以及认识之后该怎么拉近关系,哪一点不是思虑缜密?

    冯一平的回答,康明斯总觉得有些牵强。

    这也是一位老狐狸,他详细的研究过冯一平,实在不相信他这么支持小奥黑,还特意把布坎南都推荐过去,绝不是所谓的“任性一回,”

    而肯定是有非常坚强的理由。

    那么,究竟是什么理由呢?康明斯现在真想不出来。

    因为那个答案,被这个时候的他,完全排斥在外,一个黑人问鼎美国的最高权力,怎么可能会出现那样的情况?

    但老板既然不说,自然有他不说的理由,于是他马上转移话题,“看到布坎南很满意目前的状态,我很为他感到高兴,”

    “是啊,那个家伙现在就像鱼回到了水里一样,”

    …………

    “回家了,”中午时分,看着下面显眼的大桥,康明斯说。

    “对啊,回家了,”冯一平从电脑上挪开眼睛。

    “冯,是又有什么问题吗?”康明斯问。

    他明显的感觉到,随着离硅谷越来越近,原本挺高兴的老板。情绪好像越来越低沉。

    “没有,”冯一平摇摇头,揉了揉眼睛,“就是有些累而已,”

    怎么会没问题呢?

    春节期间,黄静萍和阿曼达在国内还好,现在她们一到,一边是她和阿曼达,一边是马灵和文森特,可以肯定的是,两边不论是妈妈还是孩子,现在肯定都对他翘首以盼,那么,问题就来了,这时间,要怎么协调?

    回家自然是回山景城的那个家,但是,洛斯加托斯也不能不去,已经又有几个月没有见到儿子。

    而且因为马灵在奈飞上班,只有在下班时间过去,才能看到她和文森特,而他以前一贯的习惯,在硅谷的时候,连午餐都会回家和黄静萍一起吃。

    时间安排一向很科学合理的冯一平,第一次为如何安排时间,才不会带来麻烦而犯了愁。

    他甚至异想天开的想,有没有准们针对这方面的培训课程,如果有,一定得去好好学学。

    “是啊,你从国内飞来后,就一直在不停的奔波,这两天又安排了这么多的会见,”康明斯点了点头,他贴心的说,“公司也没什么急着需要你处理的事,要不下午你就在家好好休息?”

    “不行,我还是得去奈飞看看,”前天回来没去看马灵和文森特,今天无论如何得去一趟。

    “那好吧,但我保证,尽量不会让公司其它的事麻烦到你,”

    “谢谢,那就拜托了,”

    前面,阿曼达已经在呵呵的笑着朝爸爸这边跑。

    冯一平一把抱住女儿,“走,我们回家咯,”

    黄静萍迎上来,看了看他的脸色,“累了?”

    冯一平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就是累了,”

    “那下午就在家里休息,”

    “康明斯也这么建议的,但今天真不行,奈飞那边一定得去看看,YouTube发展的太快,不去看看不放心,”

    并没有花太多资源推广的YouTube,现在发展的势头,竟然和花了大量资源推广的Facebook有些齐头并进的意思。

    “好吧,那你下午早点回来,”

    “我倒是想呢,可能也做不到,估计有些会议免不了要开到晚上,”

    “还有明天,应该同样清闲不下来,肯定要去谷歌,还要去苹果,还得抽空见见那些在奈飞仓储中心学习的国内员工,估计啊,又是得清早出去,深夜回来,”

    保险起见,冯一平干脆预先安排了两天的时间。

    “你这么辛苦,这么忙,”黄静萍依偎着他,“将来真的能按照你的时间表退休吗?我不想你一直这么辛苦,”

    “一定能做到,”冯一平肯定的说,“就是到时做不到,我也坚决撒手,”

    这几天发生的事,原来的自己遭遇的事,让现在的他对革命不息,战斗不止这样的观念非常不赞同。

    他其实也能肯定,到那时,自己定下的目标应该都能实现,能不能履行承诺的关键,就在于自己是不是能放下这虽然忙碌,但是又能带来很大的满足感,因而让人享受和沉醉的工作。

    黄静萍也很满意他的回答,她最不愿意冯一平重蹈近期这几位的覆辙。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