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的首都,阳光很明媚,风儿很轻柔,绿地连晴天,目满青枝绿,抬头看着那瓦蓝瓦蓝的天,作为一个不习惯北方严寒的南方人,陈韬真心觉得这会的首都真是极美的。

    他于是站在楼下的花丛旁,昂头向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决定闭上眼陶醉一会,但是,还没来得及陶醉呢,就很没形象的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阿嚏,”

    他却是忘了,春天,是一个晒娃的季节。

    这会的空中,满是那雪花般、鹅绒般,飘飘洒洒的杨絮和柳絮——他们就是首都300多万棵杨柳树里,那些雌株的种子,也就是她们的娃。

    “陈总,哦不,陈老师,这会在室外,你最好戴上一个口罩,”

    “哦,诗诗啊,”陈韬回头一看,刘呆呆和王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后面。

    还有一双大长腿正吧嗒吧嗒的朝便利店的方向跑去。

    “下午不是有培训课吗?怎么,都有事?”陈韬笑着问。

    “就是想公司餐厅里的饭菜,”王小花嘴快。

    “哦,”陈韬转身用纸巾清了一下鼻子,“我还以为你们是来请我吃饭的呢,”

    “陈老师你愿意吗,好啊好啊,我们其实是一直想请你吃饭的,但就怕你批评我们,对不对诗诗,”

    关于请吃饭这个事,公司的制度也有规定,上级可以请下属,下属不好请上级。

    “对对,”刘呆呆今天也特别配合,“按照我们这的说法,现在正在‘吃春儿’,谷雨刚过两天,老话说雨前香椿嫩如丝,这几天的香椿,鲜嫩醇香还爽口,正是最好吃的时候,”

    “我们这做法也特别多,香椿饼、豆腐拌香椿、腌香椿、香椿豆儿、炸香椿鱼、鸡蛋炒香椿……,”

    “好了好了,”陈韬不得不制止了她,这姑娘,竟然是吃货一枚,好嘛,说得自己口水都来了。

    首都的这些老的习俗,王小花并不熟悉,刘呆呆吧啦吧啦说这么一长串,把她都说呆了。

    她这会也都忘了要配合,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要说什么,只是喉咙里咕咚一声响。

    哎呀好尴尬啊,看着那俩脸上的笑,她红着脸解释了一句,“早饭没吃,”

    跟着马上改口,“是早上吃的太少,”因为前一句话,很容易让人认为她早上起得太迟。

    她偷偷的在刘呆呆后背上拍了一下,都怪你啦,说这么多吃的。

    刘呆呆这真不是资深吃货的本色出演,她是因为紧张,所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早上吃的太少?”大长腿妹妹去而复返,用一股带头大姐的口吻说,“谁早上都吃得不多啊小丹,”

    其实在平常,作为公司第一个签约的女艺人,她还真不摆这样的老资格。

    但今时不比往日。

    “陈总,这是口罩,这个月你用得着,”原来她刚才急匆匆的去便利店,是买这个。

    那两朵小花顿时感觉有些失策,我们就是说说而已,别人东西都买来了,这样一比,不是高下立判吗?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还真用不惯,”陈韬摆摆手。

    即便呆木的刘呆呆同学,这会也觉得有点暗爽,叫你献殷勤,嘿嘿,人就是不领情!

    “你不是休息吗,怎么不在家里呆着?”陈韬问。

    “家里哪有公司好?”大长腿的张妹妹说。

    这几位今天来为的是什么,陈韬心里跟明镜似的,“好啦好啦,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进去吧,”

    “走吧两位妹妹,”大长腿一伸手,一边一个,毫不费力的揽着那两朵小花朝里走。

    “这两天不拍吗?”王小花问。

    “不用,我们啊,其实每一期拍不了几天时间,大部分时间都没事干,”张梓琳说。

    “总比我们好吧,”被她“裹挟”着的那两朵小花心说。

    她们只看了一眼,马上心意相通,现在一定要一致对外,先把这个高妹给PK掉。

    “陈总,”前台的刘丹丹跟老总打了声招呼,看着他身后的那三位,“嗨,你们好!哇,今天来的好齐啊,”

    那三位有点面面相觑,这是生儿意思?

    很快她们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刚走到陈韬帮共识门口,那阿哥来自对岸的妹子,小郭,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手里端着一个小盘子,“陈总好,这是我妈让我带来的凤梨酥,真的很好吃的,您一定要尝尝,”

    好吧,连她也来了。

    “小郭郭,只有陈总有吗?”哪怕这是个看到了她之后,就很难生气的妹纸,带头大姐还是先出马为难一下。

    “不是啦,大家都有的啦,我带了好几盒哦,都放在茶水间里,你也喜欢吗?我去帮你端,”

    那两朵小花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深深的挫败感,还是太嫩啊,什么都没准备,带着一张嘴就来到了公司。

    哼,看着你软软萌萌的样子,没想到讨好起人来,竟然也这么不含糊。

    “谢谢,”这个既然都装盘了,陈韬也不好拒绝,“来,都进来吧,”

    四个高矮不同,胖瘦有别,黑白相间的女孩子,仪态端正的坐在待客的沙发上,彼此脸上都笑嘻嘻的,但隐隐的,包括两朵小花之间,好像都有些电光在闪烁。

    陈韬好像都听到了空气中传来的“刺啦”声。

    “咦,不是应该还有一位吗?”他笑着问了一句。

    他这真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就在这当口,“扣扣,”门被敲了两下,又进来一位,”陈总,你的茶,”

    “丽坤啊,快进来,就等你,”陈韬说,“这下好,人齐了,”

    进来的这一位,是刘呆呆的师姐,和王珞丹同姓不说,她们俩还是正宗的老乡。

    但是,这会不管是师妹还是;老乡,对她这个最后签约的同事,都不是太温暖。

    “说说吧,今天居然都来了,有什么事?”陈韬吃着凤梨酥,和着绿茶,好不惬意的问。

    以前也没见过陈总是这么调皮的一人啊,几个姑娘都想。

    年龄不是最大,但是资历最老,个子也最长的张妹妹,当仁不让的第一个发言,“陈总,我们都知道,公司要筹拍的第一部戏,今天正式启动,我就是为这个来的,我想大家也都是这个意思,是吧,”

    “对,”顿时附和者众。

    “哦,原来是这样,那谢谢大家的关心,这个项目目前虽然刚启动,但看起来进展很好,还有其它事吗?”陈韬这是逗她们逗上了瘾。

    “陈总,我们听说这部戏里,有四个女性角色,我们今天都是为这个来的,”王小花干脆直接的说出了大家的目的。

    “哦,你们消息挺灵通啊,”陈韬笑,“难道都看过剧本?”

    “听说这个故事的创意是冯总?”小郭郭一副迷妹的样子,“他的那本小说我收集齐了所有的版本,那这个故事能不能给我看看,陈总?”她央求道。

    真是要个剧本都能让她要出一场戏来。

    剩下的几个也不甘示弱,争先恐后的发言,“陈总,我签约公司最早,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锤炼,我认为,我的表演经验也最丰富,我很愿意为公司新的项目出一份力,”这是张妹妹。

    “我最崇拜冯总啦,能饰演一个他笔下的角色,是我最向往的事情,”小郭郭依旧可怜巴巴,楚楚动人的。

    “平常我很喜欢运动,也很喜欢棒球,上大学期间,我也有过当家庭教师的经历,我认为,我最契合剧中的人物,”这是坤姐。

    看来她打听到的剧本很全面。

    刘呆呆还没开口,又被王小花抢先了,“要我说,梓琳你出镜机会目前最多,也最不应该跟我们争这个机会,”

    “对,”“是哦,”另外三位同时表示赞同。

    “还有小郭郭,你的广告正在拍摄当中,将来会在国内外同步播出,也不愁没有露脸的机会,所以这一次,也应该让一让,对不对?”

    那俩北舞的就一个劲的点头。

    “剩下就我们三个,但我们三个当中,我认为,自然是最应该得到这个机会的,因为只有我是学表演的,”

    这一下好,另外的四位马上同时反对她,“我们也学过,”

    是啊,她们都一起参加的培训。

    办公室里又陡然热闹起来。

    “好啦好啦,”看着那五个吵成一团,陈韬觉得真不好让她们这么继续,再继续,说不定会伤了和气。

    “剧本呢,都帮你们准备好了,喏,自己拿,”他从抽屉里拿出五本厚厚的剧本。

    “机会也有,但是,不是排排坐吃果果,一个一个的轮,主要是看大家的表现,也就是看大家试镜的结果,能满足要求的,就能拿到角色,”

    “耶,谢谢陈总,”听到这,那几位都有了谱,一个个的拿起剧本,转身就走,得抓紧时间好好琢磨琢磨。

    转眼间,众星捧月的陈韬又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都这么现实,哎,我还没说完呢,如果都不能满足要求,那我们就全部从外面找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