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冯,”刚把车停好,冯一平就听到头顶传来一阵喊声,抬头一看,布林正趴在楼上的一扇窗子前,兴奋的看着下面。

    “嗨布林,”

    感觉他好清闲的样子啊,再有,如果是一枚美女这样表示欢迎,那就更给力。

    从楼下的草坪开始,冯一平就更觉得现在的谷歌,真的比前些日子要轻松好多。

    那会草坪边的长凳,没什么人光顾,但是今天,看起来长凳的数量还有些不够,不少人拿着笔记本,或者干脆拿着个本子靠在上面,一副我在作重要的思考的样子,其实完全可以说,那就是在发呆——你看他们那呆滞的眼神就知道。

    办公室里,现在不是那种航天发射倒计时时控制中心的那种紧张,也不是战斗即将打响,却发现子弹还没备足的慌张,总算是变回了正常的办公氛围。

    那些家伙也不在是走路时眼睛里都没有焦距,边走还便想着下一个功能,该怎么用编码实现,现在也都悠闲得很,那些在过道里行走的工程师,颇有些国内机关单位老油条的神韵,又或者像是偏僻农村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在寒冬有太阳的日子里,袖着手沿着人家墙根走的样子。

    办公桌之间,时见有纸团飞舞,还有一些家伙,正在进行谁才能最快把一个游戏通关的比赛。

    但他们现在确实有资格享受这样的闲暇时光,从去年到现在,大家一直都绷紧着弦,加班加点累成狗,那是家常便饭,直到前两天,包括浏览器、邮箱、地图……,当初计划开发的那的产品均已上线,而且每一项都好评如潮。

    从佩奇到布林,再到底下的每一个员工,他们之所以这么拼,为的就是要抢在IPO之前,扩充自己的产品线,进而抬高自己的身价。

    现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他们终于做到了。

    在IPO前夕,谷歌终于不在只有搜索这一根独苗,而是有了一帮相亲相爱,互帮互助,互相促进,互相提高的兄弟姐妹。

    这自然会让谷歌这次的IPO更顺利,更辉煌,在其它方面的配合下,这一次IPO的价格,肯定也没必要忍气吞声,也就是让冯一平的腰包能够过更鼓上许多。

    因此冯一平看着眼前这些看起来有些疲懒,看起来都还没从前一阵子的拼命中走出来的工程师们,非常高兴,遇上有叫得出名字的,便会停下来扯两句。

    精神状态依然非常好的梅耶尔,拿着一个文件夹,边走边看,后面跟着两个人,好像是在向她汇报的样子,一抬眼,便看到冯一平双手撑在一张桌子上,跟周围围着的人谈笑风生。

    那张桌子上,系着两个小孩子喜欢的色彩鲜艳的儿童氢气球,穿着蓝色亚麻衬衫和灰色羊毛衫的冯一平,站在那俗气的气球下,竟然是那么的和谐,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温和,又那么的灿烂。

    她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

    楼上的会议室里,这会也很轻松,佩奇和布林,都放松的靠在椅子上,看着电脑上的一个视频,笑得没心没肺的。

    那是一组精力充沛的无处发泄的年轻人,玩滑板失误的集锦,每摔一次,这两个这会多少闲得有点蛋疼的家伙,就乐得不行。

    短短的两分多钟的视频,他们一直笑声不断。

    佩奇看着那下面上百万的点击量,有些眼红,“你说,冯他哪来这么多绝佳的创意?最近的这两个,让我都觉得眼红,”

    “我也不知道,”布林懒洋洋的点开下一个视频,“不过我可以确定,如果不是我们起步得早,说不定冯还真的会开发出一个搜索引擎来,”

    佩奇想了一下,马上点点头,“你说得对,如果是那样,他还真不会放过,”

    “不过,你说,我们有没有收购的可能?”佩奇悄悄的问好基友。

    “收购?”布林楞了一下,“你应该也猜得到结果吧,”

    “你看看冯的布局,可以说他前面做的那些,都是为了最近的这两个网站做准备,要收购他这两个网站,就等于要收购他在美国所有的产业,伙计,我们现在拿得出这笔钱吗?”

    “哪怕是给他公司的股份,我们有那么多股份给吗?”

    “是啊,”佩奇看来不是没想过这一点,“只是,真的非常眼红,”

    “希望冯将来能有引入战略投资者的举动,那样我们才有投资的机会,”

    会议室的门响了起来,他们俩马上闭口不言,“嗨,”施密特大步走进来,“咦,冯还没到?”

    施密特现在也发生了很多改变,他虽然很少穿体恤,或者其它各种休闲卫衣,但衬衫上的领带被他取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个小小的举措换来了很好的结果,他能感觉到,那些工程师们,虽然不至于从此就把他当成自己人,但至少不会像之前那么对立,比以前要亲近好多。

    “时间不也还没到吗?”佩奇说。

    “他早到了公司,估计下面有事吧,”布林说。

    “冯确实事多,”施密特说,“他在中国的业务,比在我们这边的各种业务还要多,时间确实宝贵,”

    “以冯的性格,他在中国的那些业务,将来肯定会有机会也都发展到美国来,”布林说。

    “但是不管事怎么多,一平是不是可以在我们的上市运作上多投入一些时间?”

    “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候,而冯毕竟是一位已经带领两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人,这方面的经验也很丰富,而我们现在正需要这样的经验,”

    “我相信,冯他现在也一定是这样的打算,”布林说。

    “哪里是两家,加上硬币之星,加上奈飞,冯他现在有四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佩奇总司对这些数字特别敏感。

    “四家在纳斯达克上市跟工作,这是说我吗?”跟着这句话,冯一平推开会议室的门。

    “冯,欢迎欢迎,”施密特先站起来。

    “你好施密特,”冯一平跟他握手,却跟另外的两位拥抱。

    “辛苦了,我是真没想到,研发工作能在这会完成,这样一来,我们这次IPO将要募集的资金,一定能创下一个记录,”他笑呵呵的说。

    “我们在中国市场的拓展,也是一个强有力的支撑,“布林说。

    “欢迎你伙计,”佩奇松开他,“刚才我们还在说,有多羡慕你最近推出的那两个网站,”

    “呵呵,我运气比较好吧,”冯一平又拿出这个借口。

    “这哪里是运气?”布林和施密特一起回答道。

    “刚才也是在说你,”佩奇说,“不过冯,我们的IPO也正是关键的时候,你现在能不能多投入一些时间到我们的上市工作上来?”

    佩奇这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他这个人就这样,哪怕是笑着的时候,看起来依然很严肃。

    加上他说这话的语气,这话这样撂出来,感觉说得有些硬。

    布林瞟了施密特一眼,要不是他起这个头,佩奇这会肯定不会说这话,他是故意的吗?

    还有佩奇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容易受影响。

    不过,这会不是细究这个的时候,他连忙转移话题,“阿曼达跟着一起过来了吗?

    冯一平却还笑得挺坦然,他并不是太在意佩奇刚才那略显生硬的话,那家伙本来就是那样的性格,在越是亲近的人面前,越是懒得掩饰自己的想法。

    “我也是这么想的,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我会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我们的IPO上,说吧,要我做什么?”他爽快的说。

    佩奇在他肩上擂了一下,“这才对嘛,不能只顾着你自己的公司,”

    哎,冯一平觉得,在太浩湖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一定要在上市期间管住自己的嘴,真是再正确不过。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招股书,我们已经一改再改……,”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