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来负责这事,”冯一平马上主动请缨。

    “耶!”那俩马上高兴的击掌。

    “冯,我们决定,表演一场橄榄球比赛来表示感谢,”佩奇有些恬不知耻的说——因为明知道冯一平对橄榄球无爱。

    话说,这还真是最没有诚意的感谢。

    “谢谢,但真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

    上市自然是一件好事,很愉悦,但是这个准备的过程,真可以说不比创业的那会容易。

    在太浩湖会议上,冯一平充分发挥自己先知先觉的优势,让那两位得以赞同自己对于这次IPO的一些意见,那两位最终同意了。

    但是,冯一平只是说说而已,具体怎么做,方案如何设计,都是佩奇和布林在做。

    就说这两个已经并不是少年,但依然很中二的家伙,为了保护谷歌的核心价值,为了保证谷歌这艘船的控制权,始终在自己手里,他们坚持的双重股权结构。

    这个方案的设计,本来就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比方案本身更难的,是他们必须向股东和承销机构做出说明,为什么公众会支持他们的这种做法。

    出售给公众的A类股票,每股一票表决权,创始人和公司高管持有的B类股票,每股十票表决权,这很容易让那些希望投资谷歌的人,觉得自己是二等公民。

    这样的股权结构,其实也是把管理层应该对股东承担的责任孤立开来。

    这些因素,都有可能会导致公众认购的热情大减,公众认购遇冷,IPO自然没戏,承销公司白忙活,风投也没有撤出的机会。

    唯一高兴的应该是佩奇和布林,他们现在还有钱用来发展,他们也一直不希望谷歌公开募股。

    但是,佩奇和布林,成功的说服了其它的股东和承销公司,就按双重持股这套来。

    接下来还有冯一平也反复提起过的拍卖式定价,这个方案的设计就更复杂,但是他们就不怕这些复杂的问题,完美的拿出了让大家都满意的方案。

    再有,就是直接和承销商相关的承销费用的问题,一般这个费用是7%,但是他们只愿意给3%。

    前面说过,拍卖式定价,本来就相当于把股票的定价权,从华尔街手里抢回来,也就是本来就大大的得罪了华尔街,现在还要对他们说,“哎,活得帮我好好干,但是收入只有不到你们平常的一半,”

    谁都可以想象这事的难度。

    但尽管中间确实有承销商退出,但他们还是做到了,包括冯一平提议的加入加拿大几家银行在内,目前一共有超过30家承销商。

    …………

    除开这些,横亘在IPO之路上的,还有一些其它的麻烦,比如,和Overture的专利纠纷。

    Overture也是一家搜索公司,在01年之前,和谷歌相比,这家公司有一个很大的优势,他们的广告收费,是以点击率计算,也就是用户敲入一些关键字时,他们从广告主那里收取的广告收入也会随着增长。

    而谷歌,还是按传统的每千个访问者的方法收费。

    然后再01年,谷歌派人和Overture有一些交流,之后不久,他们就推出了名为AdWords的模式,这很快让谷歌的广告收入大增。

    但Overture一直认为,AdWords的核心参数,就来自于他们,由此一直扯皮不断。

    更不乐观的是,去年,原来跟谷歌关系良好,现在则是有些成为对头的趋势的雅虎,收购了Overture。

    之后的事情自然可以预见,雅虎毫不犹豫的就这一点,对谷歌发起了专利诉讼。

    因为直接关系到广告收入,这可以说是谷歌最核心的一项技术,如果这起诉讼不能尽快完结,那么谷歌的IPO,怕是同样会成为泡影。

    而这件事,也是佩奇和布林他们在处理。

    因此招股书这样的事,确实也该轮到冯一平来处理。

    这是一件很重要,不能有丝毫马虎,但又很枯燥的工作。

    简单点说,大的内容和结构不变,但是因为谷歌近期不断有新产品上线,还有中国公司正式开张这样的大事发生的情况下,原来准备好的那些文件,有太多的地方需要修改和补充。

    某种意义上,这算是一种重复性的工作,佩奇他们,宁愿去设计那些很难的方案,也不愿意做这样的工作,所以这会才那么雀跃。

    其实冯一平也不需要他俩表示感谢,和他们俩不同,一想到这些文件将会给自己带来的财富,冯一平一点都不觉得枯燥。

    “你们先去,我等会来捧场,”他拿起那厚厚的招股书原稿看了起来。

    “我们始于一家科技公司,现在已经演变成为集软件、科技、互联网、广告以及传媒于一身的公司……,”

    “我们不是一家因循守旧的公司,为确保把持续创新并把关注点放在用户而不是投资人身上,我们不会对季度市场预测表示关心,”

    “我们相信以用户为核心是迄今为止我们成功的基础,我们也相信,这一核心对于创造长期价值具有决定性意义。我们不打算以用户为核心向短期经济利益妥协,”

    也就是股价的涨跌,不是他们care的重点。

    “我们不打算派发任何股息……,”

    哎呀妈呀,你确定写的这些牛哄哄的玩意,是让大家买谷歌的股票,而不是让大家关爱自身财产安全,远离谷歌的股票?

    冯一平摇了摇头,谷歌原来发行价那么低,真不是没理由的,或者可以说,如果不是数据漂亮,谷歌能不能上市都是个问题。

    还有,他果然看到了那几句,“不作恶,”“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不愿为了搜索结果的排名或列入而接受钱财”,

    总的来说,这份招股书,应该是最有可看性的一份招股书,因为它个人色彩浓烈,不乏一些非常中二的部分。

    那么,招股书该怎么兼顾那两位的看法同时,又不会开罪投资者,这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得辛苦好些天。

    冯一平决定还是先放放,出去透口气先。

    球场里,原本好多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家伙,这会变得龙精虎猛起来,看来橄榄球这事,在这会的谷歌,真是提升大家积极性和战斗力的最好办法。

    冯一平抱着手在场边走来走去,在球场上传来的那些让他觉得牙酸的碰撞声的伴奏下,开始构思怎么把招股书写得完美些,也就是怎么把这个故事,讲得让那两个中二的大龄青年和投资者都觉得好,突然看到一双高跟鞋堵在自己前面,一抬头,果然是梅耶尔。

    “嗨,”他主动打招呼。

    “嗨,”梅耶尔也双手抱胸回了一声,“还没走?”

    “接下来的的日子,怕是在这边的时间会比较多,”

    梅耶尔的脸再也绷不住,展颜笑道,“真的?”

    “真的,”看着她要跟过来,冯一平连忙补了一句,“昨晚回家的路上,我被狗仔队跟踪了,”

    也就是,得注意影响啊妹子!

    谁知梅耶尔不屑的说,“切,好像谁没有似的,”

    好吧,忘了眼前的这位,是谷歌的形象代言人,早年就被狗仔偷拍过。

    “看,那边的灌木丛,”梅耶尔指着楼前不远处的那一排灌木说,“前些天,就有狗仔躲在那里,准备偷拍佩奇和布林的照片,”

    “这些天,打来公司的很多电话,都是我要同佩奇通话,我要同布林通话,都是记者打来的,”她斜了冯一平一眼,“同样有很多找你的,”

    这事吧,冯一平并不陌生。

    这事他还跟那两位也再三叮嘱过,也就是在静默期内,一定要关注自己的嘴巴。

    他这话起了作用,佩奇这一次没有接受《花花公子》的采访,没有顺道鼓吹一波,也就是没有额外给上市之路增加麻烦。

    但是这事就是这样,越是知道他们在此期间不能接受任何采访,那些记者就是越来劲。

    如果在静默期都能采访到他们,那不正显得自己本事大吗?之前怡佳和汽车网上市期间,冯一平就领教过这些。

    “这会,说不定有多少镜头对着我们呢,”梅耶尔满不在乎的说。

    但其实冯一平的提醒还是很有用,她没有侵入冯一平的安全距离内,两个人站在那里,看上去就是在讨论工作。

    “你说,这次IPO我们能成功吗?”

    哦,她原来对这事也有些患得患失。

    “放心吧,一定没问题,而且会非常成功,”冯一平肯定的说。

    佩奇和布林,正在想办法和雅虎和解,估计这个过程,不会是太愉快。

    想当初,也就是去年,堂堂雅虎总裁上门谈收购,结果被他们戏弄了一顿,现在要和雅虎和解,他们肯定得把那次丢掉的面子找回去,把受了的气给放出来。

    所以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除了这事,加上他们已经同意的不再孤傲的只在美国办一场路演,而是亚洲欧洲同时开花,招股书也有冯一平的把关,那认购肯定不成问题,那么IPO自然就不会有问题。

    “那你觉得,我们的发行价会在什么区间之内?”

    呵呵,这是要算到时自己的身家会有多少吗?

    “我想,至少得在120美元之上,”这话冯一平说得极有底气,因为有了自己,这次IPO已经完美的规避了那么多问题,同时谷歌的产品线,也比原来要系统全面得多,他觉得就是按照原本的定价区间来算,怎么也不可能是那最低的80多美元,而是肯定应该超过100美元,甚至超过150美元。

    要知道,原来没有这么多产品,谷歌在上市后不久,股价就顺利翻番。

    “超过100美元?”

    这会这话也只有冯一平敢说,梅耶尔听了忍不住非常惊讶。

    “是的,最低也要超过100美元,”冯一平肯定的说,“甚至连那位,”他指着这会也在球场边看热闹的一位女士说,“连她都能成为百万富翁,”

    那位,是谷歌聘请的第一位女按摩师布朗,在待遇上,她非常有眼光的选择了较低的小时工资,和较高的股票期权。

    “喔,”冯一平的话让梅耶尔的眼中冒出了小星星,布朗都是百万富翁,那自己至少不得是千万富翁?

    “呵呵,这么说,我终于有机会能买我自己喜欢的房子?”

    “你喜欢什么样的房子,现在竟然还买不起?”冯一平稍微有些好奇。

    “我现在和你一样,喜欢高层的住宅,而且是酒店之上的高层住宅,”梅耶尔说。

    好吧,这话冯一平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旧金山四季酒店楼上的公寓就不错,”她说。

    和四季酒店联系起来的,那当然不错,难怪现在的她还负担不起。

    “对不起,我得回去工作,下午还约好了去苹果,”

    这么说吧,冯一平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和她站在一起,这位未来的知名硅谷女强人,可是极具进攻性的。

    “什么时候一起吃个饭?”梅耶尔说,“那次从SH回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