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注定

 热门推荐:
    “不用担心?”施密特忍不住有些语带讥讽,“我们都知道微软系统的装机量吧,”

    这个当然知道,从现在到以后,微软可以说一直是电脑系统的霸主,这个地位很难被撼动。

    “是,我们都知道这个事实,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你的那个担忧,一定不会出现,”

    他知道施密特担忧的是什么,但是,这是美国,国内曾经出现的事,在美国绝对不会出现。

    “我还可以肯定,就算我们没有任何反应,微软这操作系统里自带的安全软件,把我们的浏览器当成病毒并卸载的事,很快就会停止,”

    “我还能确定,他们将会很快推出名为补丁的小程序,结束这场闹剧,”

    冯一平这番话说得极快,极肯定,但是,等他说完,本来还有些担心的佩奇和布林变明显轻松下来,连施密特也愣住了。

    细一想,真还就是如此。

    微软玩点小花活是可以,但是,这样大规模的针对谷歌浏览器用这样的招数,美国的法制就不允许。

    这样的不正当竞争,就是谷歌不说话,司法机关也不会装作没看到。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微软这样的举动,除了影响到谷歌,另一个最直接的当事人,就是被它卸载掉了谷歌浏览器的用户。

    美国的老百姓,可没有国内的老百姓那么纯良,会任一些无良商家把自己作为工具或者是阵地,斗来斗去,杀来杀去。

    以他们的那尿性,一旦这样的事普遍发生,怕是微软立马会被群起而攻之。

    真真假假的,美国老百姓对企业托斯拉,对反垄断这事,还是比较敏感,尤其是在垄断企业危害到自身权益的时候,他们绝不会不发出自己的声音。

    所以这事,还真只是看起来严重,谷歌给不给反应都没关系,自有民众替谷歌发声。

    “我们还是要有所准备,等微软结束这场闹剧的时候,我们也要发布自己的补丁程序,修复他们被卸载的浏览器,”佩奇说。

    他这么说,就是完全无视了施密特的担忧,而是全部认可冯一平的判断。

    “可惜的是,不能借这个良好的机会公关一次,”布林有些不满足。

    是啊,微软做出这样流氓行为的时候,肯定不会太多,要能趁机公关一把,那效果绝对杠杠的。

    但因为静默期的原因,这次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好机会白白溜走。

    “呵呵,微软肯定也是算准了这一点,”冯一平说。

    因为很显然,微软那样的公司,他的雇员不可能全是吃白饭的,不可能不预计到谷歌可能会采取的应对措施。

    “那么就是没问题?”佩奇说。

    “冯分析得对,这个问题我是想得有些太严重,”施密特有些小尴尬。

    “可我还是要说,”他推了推眼镜,“我们在这个时候,坚持推出浏览器,坚持推出邮箱,以至于招惹上的微软这样的强敌,确实有些不智,”

    “我们将来一定会很强大,但是目前还很弱小,而微软早就就是巨头,这样的行为,会在我们壮大的路上,带来一些额外的阻力,”

    他这会有点像之前的冯一平,也有些苦口婆心的劝说对面那三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伙子。

    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对上微软,他实在有些紧张。

    “所以我建议,在将来做类似的决策时,这一点还是要重点考虑,”

    佩奇有些敷衍的说,“知道知道,”就想结束这场会议,再好好跟冯一平掰扯掰扯。

    他现在反应过来,好像在这几天的争论中,一条条的,对冯一平让步好多,招股书其实完全是按照冯一平的意思在写。

    但是,冯一平又一次开口,“我认为,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听了他这话,不但施密特一愣,连佩奇和布林哥俩也一愣。

    “我们决定研发哪些产品,推出哪些产品,要重点考虑的,始终是用户,用户的需求是第一位,针对他们的需求,开发出创新性的产品,是最重要的,至于其它竞争对手的反应,我认为,不是太重要,”

    这话,真说到那哥俩心里去了,这样才对嘛!

    他们就喜欢这样不走寻常路的态度。

    “冯,我了解你的理论,我也认同你对竞争的看法,”施密特说。

    冯一平所写的蓝海理论,其实就是对原本在商界流行的竞争至上的颠覆。

    “但是,你要明白,这不是一般的对手,这可是微软,”他加重了语气。

    “我完全明白,”冯一平笑着点点头,“我知道这是微软,可是首先,我们最应该在意的,始终是我们的用户,其次,”他轻巧的转动了一下座椅,“你们觉得,我们和微软,避得过类似的竞争吗?”

    那三个又是一愣,这事吧,要说他们也还真没想过。

    佩奇他们,是想着改变世界来的,但至少现在,还真没想着跟并没有投入很多资源做搜索的微软成为对手。

    冯一平没有等他们的答案,“如果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推出和他们类似的产品就是竞争,那我认为,这种事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谷歌,将来注定会和微软成为对手,”

    “甚至还不止是微软,还可能包括苹果,以及其它的很多高科技公司,”

    “好,”佩奇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大叫了一声,他手托着下巴,在会议室里快步走来走去,“冯说得对,如果因为我们推出了用户满意度更高的产品,而被他们视作对手,那我很乐意当作他们的对手,”

    “只要用户更满意,只要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不在乎是多少公司的对手,冯,你说,我们要不要研发办公软件?”

    好咩,刚动了微软浏览器的蛋糕,他现在又琢磨着去挖微软的心尖子。

    要知道,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可是微软目前收入的两大支柱。

    这真是一个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的家伙。

    施密特有些愕然,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一开始是说什么问题来着?

    布林则问了一个比较实际的问题,“冯,你认为,微软将来也会做搜索?”

    “我认为,未来的趋势是,未来的各个公司,业务将会出现融合,一些重点领域,所有的高科技公司都将涉足,而搜索,就是这些重点中的重点,所以,是的,微软未来一定会做搜索,他们现在,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举措,对不对?”

    那边的施密特总算是理清了思路,想明白了今天本来要讨论的问题是什么,“可是,为什么不能等我们变得更强大以后,当我们的实力更强的时候,再推出这些容易导致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的产品?”

    “至少目前在搜索领域的优势,无人能够撼动,这也是我们实力的有利表现,”冯一平依然一脸微笑。

    “至于说时机,我觉得,可能始终没有最合适的时机,”

    “当然,和我们未来能达到的高度相比,现在的我们,就是一条小艇,但是,从竞争对手的角度来讲,施密特,你觉得是一条小艇向他们提出挑战,他们更在意,还是一艘航母向他们发起挑战,他们震动?”

    …………

    去餐厅的路上,施密特还在沉思,他还是有些不明白,今天这次会议,怎么会峰回路转到这个地步。

    看着像没事人一样,正在跟家里打电话的冯一平,佩奇突然对布林说,“我怎么突然觉得,冯好像更适合当董事长?”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