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和硅谷的很多创业公司一样,谷歌的两位创始人,也是以技术起家,所以他们最爱的事,自然是技术,但是,他们俩关注的重点,又有所不同。

    佩奇喜欢把更多的时间倾注在客户怎样与谷歌进行互动上,因此在把CEO的头衔被迫让给施密特以后,他选择的头衔是产品总裁;布林则倾向于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技术上,因此他的头衔是技术总裁。

    当然,你要是以为他们就只醉心于自己的本质工作,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一点,一直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施密特最清楚。

    那两个家伙,操心的事多得很,把这两项重要的工作把住了不说,还习惯性的、胡乱的到处伸手。

    比如,和以前一样,现在聘请任何一个人,依然要得到佩奇的点头才行。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认为,工程师才是谷歌的真正脊梁,为此,他特别关心公司能给那些投入的工程师提供的食物,更关心自助餐厅的运作……。

    也许,他本质上是个吃货吧。

    布林呢,他对一些商务会议很感兴趣,经常会在写编码的间隙,插入到一些商务会议里,连带着他对会议室的布置会比较在意。

    他还是谷歌按摩计划的发起人,以及幼儿保育中心的倡导者……。

    所以,和一般的创始人的传统分工,一个主内,一个主外不同,就和都痴迷于技术一样,他们俩关心的事,有时候经常会发生混淆,或者是转换。

    这难免会让公司的一些高管和员工,有时对他们关注的重点,会有些傻傻分不清楚。

    有的认为佩奇更关注于产品开发进行到了哪一步,而布林才是关注终端的用户体验的那个家伙;有的则认为,佩奇更关注公司的运作,而布林更关心产品……。

    老实说,这个问题,有时连冯一平也搞不清楚。

    他现在正和美林负责谷歌成效的迈尔斯交涉,他和迈尔斯没怎么打过交道,但在之前的上市和并购中,美林也曾经是他的财务顾问,合作得挺愉快。

    “迈尔斯,”他朝那边的迈尔斯示意了一下,但一时半会却走不过去,这一路,他和主承销商,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的大卫打了个招呼,再跟高盛的,渣打的几个人匆匆的寒暄了两句——今天的这间会议室,云集了华尔街大部分的投行代表。

    等和迈尔斯终于握上手的时候,已经是五分钟之后。

    “抱歉,”他把迈尔斯拉到一边,“迈尔斯,你清楚,我们和贵公司的关系,一向良好,我们也一直很看重美林在这次IPO中的作用,”

    他先拉交情。

    “当然,我得承认,为了这次的承销,美林在技术和设备上会有一些额外的投入,承销费用的点数,也不是太高,但你要明白,这一次的IPO,是什么样的规模,是不是?有可能你再做十笔业务,都没有我们这一单的量大,从效费比上,从最终收以上看,肯定会不错,”

    “我绝对相信,我们这次成功的用荷兰式拍卖定价的方式,成功IPO之后,肯定会有不少公司会跟进,你们在技术和设备上的投入,绝对会在以后发挥更多的作用,”

    这是摆事实讲道理,不论如何,谷歌的这次IPO,不仅是互联网泡沫之后,硅谷高科技公司规模最大的一次IPO,也可能是美国股市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上市发行。。

    “冯,我都明白,”迈尔斯说。

    “不,你不明白,你听我说完,”冯一平摆摆手,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相信你们也清楚,并购,是硅谷任何一家发展得不错,成长得很快的高科技公司的必由之路,谷歌之前就并购了不少公司,这次上市募资之后,在并购方面,肯定会有更大的动作,”

    “也就是说,将来我们合作的机会还是很多,”

    这就是在展望美好未来。

    “那么,你们公司,还是确定要在这次IPO过程中,这么不配合吗?”

    这就是先礼后兵,说完软话之后再撂句硬话。

    这次你不给我们面子,以后就别怪我们不给你机会。

    “冯,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是,公司的意见也很坚决,正因为谷歌这次IPO很具有代表性,所以公司非常担心这次的承销费用,会成为以后的一个基准,”

    他摊了摊手,“你知道的,我影响不了高层的决策,”

    “要不,你给奥尼尔打个电话?”

    他说的奥尼尔,是美林去年上任的CEO斯坦利·奥尼尔,冯一平和那位,打过几次交道,算得上熟识。

    “我想没那个必要,”冯一平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他是希望美林能不要现在下船,但是,如果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们还坚持,那下了也就下了吧,说起来,美林又不是这次IPO的主承销商,综合来看,少了他一家,是会有些不好的影响,但也就仅此而已。

    不会造成什么决定性的,难以挽回的影响。

    佩奇说得对,华尔街总会有些人这次不会配合,那就随他们去,将来有他们后悔,有他们求回来的的时候。

    他指着这满会议室的人说了一句,“还有这么多家不是?还有一些投资银行到现在还想挤进来呢,”

    “嗨大卫,”他再也不跟迈尔斯多说一句,跟等在一边的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的大卫攀谈起来。

    迈尔斯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欲言又止,听完冯一平的话,他感觉,公司的那些家伙,这次可能真做了一个错误的决策,确实,谷歌这样的公司,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他匆匆的走到走廊上,给自己的上司打电话。

    大卫很热情的拉着冯一平,“恭喜你冯,一次这么多承销商,这样的场面可真不多,”

    “谷歌值得这样的大场面,”冯一平看着场内不少熟悉的面孔说。

    华尔街虽然有人还是决心抵制谷歌他们这次的特立独行的行为,还是有很多华尔街的人,期盼着谷歌这次IPO失败,但是更多的投行,还是不愿意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或者说,他们还是看重以后跟谷歌的合作机会。

    佩奇这会正在跟另一个主承销商,摩根斯坦利的代表攀谈,而施密特,则陪着商丘路上的两位天王,红杉资本的合伙人,迈克尔莫瑞兹,和KPCB公司的合伙人约翰杜尔一起,周旋在一堆投行的代表中间。

    但是,布林在哪呢?他不是一向喜欢掺和这样的会议吗,连这间会议室的布置,也是按照他的意愿来的,这家伙现在在干嘛?

    看到冯一平有些敷衍,大卫依然不敢怠慢。

    冯一平说得没错,以谷歌这次上市发行的规模,它确实值得这样的待遇,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硅谷近期类似谷歌这样的机会,可能还真不多,但是,并不是没有,比如,眼前的这位年轻人。

    “那么冯,你的NEXTDOOR,有上市的规划吗?我相信,如果你有这个意愿,承销商队伍的规模只会更大,”

    冯一平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比自己大上好多,此时挺恭谨,一脸笑呵呵的家伙,相比美林,这才是一个眼光长远的。

    确实,谷歌之后,硅谷高科技公司的IPO,也只有Facebook能和它相提并论,而现在脸书的发展,比曾经的脸书,发展的还要好,将来它的IPO,一定不会比这次的规模小。

    那就更别说冯一平目前在美国的主业NEXTDOOR,它是所有的这些,奈飞、硬币之星、YouTube、Facebook的母公司,还被冯一平揉进去了那么多诸如社交、团购、点评等等业务模式,它要是上市,那规模只会更大。

    “大卫,我们一直合作得这么愉快,将来肯定会更愉快,”

    “谢谢你冯,”大卫闻言都高兴得裂开了嘴笑。

    刚好佩奇看过来,冯一平晃了晃手腕上的表,示意时间快到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