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里又一次喧闹起来,不过,和此前的不同,这次冯一平是一方,他之外的人是另一方。

    佩奇他们不理解,“冯,不应该是这么回事,”

    冯一平想,他们肯定把刚才那句话中的“我”,理解成了“我们”。

    自己卖股票,然后自己买回来,当然不应该是这么回事。

    承销商们是不相信,大卫看了眼身边呆若木鸡的安德鲁,“冯,你要明白,这至少也得是几亿美元的量,”

    他这话算是说得有良心的,这一次计划募资40亿美元,他说至少得是几亿美元的量,那就是至少他还是想努力销售出百分之八九十的份额。

    “我明白,我完全明白,大家可能没听清楚,不是我自己认购,”冯一平解释了一句,他可不想让佩奇他们认为自己是想借机争夺谷歌的控制权。

    不是你认购,那这个包了是什么意思?

    “大家可能都知道,除美国之外,我还雇用了近三万员工,如何提高他们的工作积极性,一直是让我很头痛的问题,”

    大卫他们都不由得去看佩奇和布林,这是哪跟哪?

    “所以我一直在想,该怎么给我的员工发福利,从而提高他们的积极性,刚好,现在机会来了,让他们买我们谷歌的股票,绝对是是一项不错的福利,呵呵,”冯一平说得眉飞色舞的。

    佩奇他们脸色稍霁,原来是这么回事。

    为了让公司的IPO能够顺利进行,冯竟然这么拼!——他们还是不相信冯一平会真的按他说的那么做,他这么说,不过是为了表示自己对股票在上市之后表现非常有信心。

    迈克尔莫瑞兹和约翰杜尔笑着向冯一平颔首,无论如何,冯一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总是对上市有利,也就是对他们有利。

    承销商那边则更轰动起来!

    不少人看着冯一平,感觉非常不可置信。

    冯一平说的那些话,他们同样很敏锐的抓住了关键点:他对谷歌的股票非常有信心,不然不会把这当作是为员工争取的福利。

    问题是,他居然把现在市场总体并不是看好的谷歌股票,当作是对员工的福利,他哪来这么强的信心?

    好多人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冯一平,他脸上现在的那兴奋和激动的表情,是真的吧!

    如果不是真的,那么只能说,这位冯先生更应该去好莱坞发展而不是到硅谷。

    “冯,我得提醒你一点,”大卫同志还是想跟冯一平保持长期友好合作的关系,“根据贵公司的要求,在上市成功后的15天之内,就有近500万股可以出售;90天之后,可以出售3850万股;在上市的6个月后,另有1.7亿股可以出售,”

    他说的这些,冯一平当然知道,这是为了满足公司的员工和管理层,以及其它的股东套现的需要,而特意做出的要求。

    “即使谷歌上市之后的股价,和你期待的一样,持续走强,但是在接连这么大的卖盘的影响下,股价还能非常坚挺吗?”

    好多人在点头。

    这也是他们不愿意包销的原因之一。

    就是在上市之后股价会上涨,也会被这样的卖盘给砸下来,说不定,把股价都会砸得比发行价还要低。

    “谢谢你的提醒大卫,”冯一平朝他点点头,“但这是我综合考虑之后的结果,我还是对未来我们股票的表现充满信心,”

    话说,如果一直涨势良好,有多少人会那么迫不及待的把手里的股票给抛了,捂捂不是会更值钱吗?

    “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我想说说我具体的安排,”冯一平站了起来,“我们这次计划发行近3000万股股票,如果各位销售掉9成,那么剩下近300万股,我说几句话,让我的每位员工,平均认购10股,绝不是问题,这就是至少30万股,”

    “我在国内的管理团队,他们这些年收入不错,只要我推荐,他们认购200万股,不会有任何问题,如果可以,我会建议他们,抛售持有的我国内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两家公司的股票,以便筹措资金,”

    冯一平是彻底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因为我那两家公司的股票,反应自然也很好,但是我认为,跟即将上市的谷歌相比,那确实会有相当大的差距,”

    佩奇又一次激动得脸红起来,什么是兄弟,这才是兄弟!

    关键的时候,都不惜拿自己的亲儿子开刀来支持大家的事业。

    “剩下的70万股,我想可能还有点不够分,我还是结识一些中国内地的富豪,他们一直想让我带他们投资,只是以前同样没有机会,现在,呵呵,”冯一平又忍不住笑了几声,“这就是最好的机会,哈,我相信,他们以后会因为这笔投资感谢我的,”

    他就那样手舞足蹈的在会议室里转了一大圈,最后站在佩奇和布林身后,问对面的大卫和安德鲁,“我这样的安排,没问题吧!”

    佩奇也站了起来,和冯一平并排站在一起,有冯一平这样的伙伴,他骄傲!

    布林也站了起来,拍了拍冯一平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和佩奇两位,现在也是纸面上的富豪,他们在谷歌股份的价值,去年估值就分别超过了10亿,乐观的人,还认为他们的资产,至少会超过这会号称身家25亿美元的唐纳德特朗普。

    但是,估值是估值,现金是现金,他们现在没现金!

    他们想通过这次IPO,套现一部分现金,所以他们不能像冯一平那样轻描淡写的包下那可能的,价值几亿美元销售不出去的股票。

    关键的一点,就是他们对谷歌的股票,都没有冯一平这么自信。

    面对着对面那三个年轻人睥睨的目光,安德鲁和大卫有些局促。

    安德鲁现在看着中间的那个中国的年轻人,好像看到他身上在放光,都有些不敢直视冯一平的眼睛。

    几亿美元的交易,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但是,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就干敲定几亿美元的交易,还是替几万人做主,这就不得不让人震撼,那些人得是有多么信任这人!

    关键是这几亿美元的交易,目前大部分人看来,或者主流的观点看来,前景并不太好,但他就是这么肯定。

    连如何实施,都说得这么清楚,自然不是胡诌。

    鲁莽或者是大胆到可以不在乎这么大一笔交易的收益,那也是非常叫人叹服的一件事,那也会让人折服他的人格魅力。

    “只要包销不做强制要求,那我想,我们也没有其它的要求,”他看着大卫说。

    大卫点点头,飞快的看了冯一平一眼,现在的冯一平,也让他有些不敢直视,“是的,我们没有其它的要求,一定会尽全力做好销售工作,”

    佩奇朝空气里“哼”了一声,手搭在冯一平的肩膀上,就准备跟他出去问个究竟,他是真不想再跟这些贪婪的、近乎撕破脸皮的家伙们浪费时间。

    但冯一平摆了摆手,“那么,我有问题,”

    冯一平笑着说的这句话,让那些还处在巨大震惊中的承销商们紧张了起来。

    冯一平刚才表现出来的那巨大的信心,那决绝的态度,让他们产生了怀疑,难道谷歌真的这么好?

    但他们真的不敢这么确定。

    还是那句话,再好的公司的股票,也没人敢保证它上市以后,就会一直往上涨,不会跌破发行价。

    但是,有没有可能,谷歌的股票就真的会像这位年轻的冯先生相信的那样,会一枝独秀呢?那么自己放弃包销,不就是放弃了一大笔收入?

    好纠结!

    这正是股票市场的魅力所在,也是巴菲特之所以是巴菲特的原因。

    不过,冯一平的表态,至少真的让他们对谷歌的IPO,增添了几分信心,更没人愿意放弃这笔生意,这会一听冯一平的语气,就知道他的问题,肯定会对己方不利,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

    “既然包销条款取消,那相应的,绿鞋期权也应该取消,”冯一平说。

    迈克尔莫瑞茨看了老朋友兼对手约翰杜尔一眼,他们都看明白了彼此对方眼中的意思,“精彩!”

    冯一平这一击,可以说是打在那些家伙的七寸上。

    “这不可能,”这一下,轮到一直掌握主动权的安德鲁和大卫站了起来。

    所谓绿鞋期权,因1963年美国波士顿绿鞋公司IPO当中率先使用此机制而得名,又被称为超额配售选择权,现在已经成为美国公司上市的惯例。

    其具体操作,通常是在股票发行后30天内,主承销商可以得到以发行价,从发行商处购买额外的相当于原发行数量5%至15%份额——一般是后者,也就是15%的股票的期权。

    这个超额的15%的股票,一般是主承销商向大股东“借股”所得。

    这部分股票,同样会在新股发行期间销售给投资者,募资所得,由主承销商保管。

    股票上市后,若是供小于求,股价上扬,主承销商可以行使绿鞋期权,从发行人处以发行价,购买超额发行的那15%份额的股票,还给大股东。

    也就相当于他们在明知道股价上涨以后,还能以当初较低的发行价购买到抢手的股票,这也是主承销商所在公司员工的一项福利。

    相反,若是股价跌破发行价,主承销商自然可以选择不行权,用自己保管的超募部分的资金,在二级市场上以目前低于发行价的价格购入股票,再还给大股东,同样可以从中得利。

    也就是所谓的绿鞋期权,是主承销商旱涝保收的一个福利,冯一平现在要动就是这个,所以也难怪安德鲁和大卫不淡定。

    “权利和义务是相等的,所以,这自然是应该的,”

    “这,这……,”摩根斯坦利的安德鲁这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么多人在场呢,总不好说出些我只要权利,不尽义务,这样让大家笑话的话来。

    冯一平笑着说,“稍后我们的法务部门,会跟大家商讨具体的条款,各位,失陪了,”

    他被佩奇和布林夹在中间,昂首朝外走,施密特看着他们三,看着冯一平,神色复杂。

    冯一平说的和做的,自然是帮谷歌解决了大麻烦,但是,为什么解决麻烦的是他呢?

    冯一平的表现越耀眼,他就觉得自己越没有存在感。

    “施密特,”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冯一平跟他耳语了几句。

    等他们三位走出门,施密特总算是又成为了会议室的中心人物,“各位,我代表谷歌宣布一项决定,”

    美林的迈尔斯感觉有些不妙,看了冯一平刚才的作为,他决定一定要跟公司好好反映一下,哪怕越级到总裁奥尼尔那里也无所谓,所以他这时连忙举手示意,“施密特,”

    施密特压根不看向他那一边,“基于一些理念上的冲突,我们决定,把美林,剔除出我们的承销商队伍,”

    “轰,”他的这个发言,又引起了一阵骚动,美林,那可是实力雄厚的投行,谷歌还真的一点都不给面子!

    看来这有些事,他们真会做,真敢做。

    这也是冯一平让施密特卡在这会宣布的用心,说的再多,没有做一件让人印象更深刻。

    这也是给那些可能还有想法的承销商敲敲警钟。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