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密特看着会议室里那些原本志得意满,感觉胜券在握的承销商们,在听到这一个接一个的消息之后,一个个的变得面色凝重,他的心里,是暗爽的。

    呵呵,事情又回到了正确道路上,想主客异位,切,也不看看你们面对的是谁。

    走出会议室时,里面有些人脸上的神情,他感觉非常亲切。

    看着那些人一脸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或者是一脸的“好难过,这不是我要的那种结果”的样子,他忍不住脸上的笑的同时,也有那么一丢丢的酸楚。

    你们这才哪到哪,对我来说,这样的事简直再平常不过。

    迈克尔莫瑞兹和约翰杜尔也止不住脸上的笑意,但他们没有急着走,很高兴的留下来享受了一会胜利的果实。

    虽然沙丘路有“西部华尔街”之称,但不论在全国还是世界上的影响力,显然跟正宗的华尔街还是有很大差距。

    这次,能让这些华尔街的家伙们在自己面前低头,呵呵,这两个在沙丘路上称王的家伙,还真是有些满足。

    嘿嘿,会议开始时,连他们俩这样老资格的金融圈人士,也不得不向安德鲁和大卫他们低头,但现在,那些倨傲的家伙们,不得不顺从的在他们俩跟前摇尾巴,这样的反转可是少有。

    迈克尔看了约翰一眼,约翰会意的点点头,这事,是值得好好喝几杯。

    但是,他又朝外面指了指,迈克尔也点了点头,是得叫上那个中国的小伙子,之所以能发生这样的反转,全是因为他的缘故。

    “大卫,安德鲁,各位,”他们俩笑呵呵的从人群中走过,“下次会议见,”

    “再见迈克尔,再见约翰,”大卫他们很客气。

    但是,那两位一出门,安德鲁马上变了脸色,“老家伙!”他恨恨的说了一句,然后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看吧,我早就说过,谷歌的这两位年轻人,不会接受这样的要求,”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回答他的竟然是冯一平印象还不错的大卫,“也不是没有结果,至少,我们不是帮大家免去了包袱吗?”

    “那我们的绿鞋期权不也没有了?”安德鲁一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样子。

    大卫摇了摇头,“也是我们失策,没有把那位冯先生考虑进去,”

    “是啊,那位冯先生,”好多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本来好好的局势,就是连谷歌的那两位桀骜的年轻人也没办法左右,就因为那位冯先生,这一切才发生了反转。

    …………

    “哈哈,真想再看看他们现在脸上的表情,”刚一转过弯,布林就忍不住大笑。

    “这些穿西装的家伙,”佩奇说,“做的都是程式化的工作,还好意思有诸多要求,我们刚才应该连费用都要求再降一点,”

    穿西装的,做着几十年前延续下来的、近乎自动化的流程的工作,这是硅谷的很多创业者们,对华尔街那帮人的印象。

    “循序渐进吧,”冯一平说,“等我们的处理完眼前这些麻烦事之后再说,”

    “对,今天的这些,已经够他们难受的,再要求降低费率,我怕那些家伙真的会崩溃,”布林说。

    “再说,也不能说华尔街的那些人不会创新,你看看他们现在推出的那么多令人眼花缭乱的产品,”冯一平说。

    不过,从结果上说,华尔街的那些家伙现在的这些创新,还真是不如没有。

    就是因为他们现在的这些创新,引爆了四年之后的那场席卷全球的危机。

    “冯,谢谢你的解围,”佩奇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刚才的那番话,真的帮了大忙,”

    “我也是谷歌的一份子嘛,”冯一平笑,“还不是应该的,”

    “再说,我真不是为了解围,如果到时真有股票销售不出去,我是真的想这么做的,”

    佩奇微微的变了下脸色。

    布林也问,“真的动员你在中国的雇员买我们的股票?”

    “是的,我认为我们的股票能给他们带来很高的收益,”

    冯一平说那些,还真不是说笑,他再清楚不过,谷歌上市之后,股票从来没有跌破发行价,并且很快就超过了400美元。

    “可是,好像中国的股民,买我们的股票不是很方便?”布林问起这些细节上的问题来。

    “是不方便,但是我们操作起来很容易,我在香港有一家投资公司,就由那家公司代为操作,我们普通居民兑换美元也不方便,所以资金也可以先由公司垫付,”

    这也是冯一平非常相信公司的员工会买谷歌股票的原因,股票是你的,钱公司先帮你垫付,加上自己的号召力,以及谷歌节节高涨的股价,怕是有好多员工会觉得10股太少。

    “当然,我认为经过我们的努力,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如果真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我做这些事,有一个前提,”

    冯一平看着那两位有些沉寂下来的家伙说,“所有这些没销售出去的股票,虽然我保证全包下来,但是这些股票的投票权,至少80%,会挂在你们名下,另外的那20%,你知道,我可能要销售给一些朋友,”

    他知道,这才是那两个家伙现在有些沉默的原因。

    这两个家伙,其它的都好,就有一样碰不得,那就是谷歌的控制权。

    为兄弟,他们可以两肋插刀,为谷歌,他们真能插兄弟两刀。

    “这有什么关系,”佩奇马上说,“我是担心这样会给你造成财务上的压力,”

    没关系你现在脸色马上变得这么好?

    “完全不会,我其实一直很保守,总留有充足的现金储备,加上NEXTDOOR、硬币之星,包括奈飞,现在每天都在为我带来充沛的现金流,财务方面,我完全没有压力,”

    受原来经历的影响,冯一平现在尤其注重现金流,这也是他在国内首先投资的,就是便利店的一大原因。

    在美国这边,同样也不例外。

    “哈哈,”布林搭着他们俩的肩膀,“那是不是可以说,我们现在,是正式的让西部的华尔街,以及华尔街,都屈服了呢?”

    “你说得没错伙计,恭喜你们,”冯一平回头跟他击掌。

    在引进风投的时候,他们让“西部华尔街”,沙丘路上的风投家中的代表人物,红杉的迈克尔莫瑞兹和KPCB的约翰杜尔都不得不接受他们的安排。

    这一次IPO,也让华尔街那些明着暗着表示抵制的家伙们低下了头,这样的事,绝不多见。

    这样的事,也真值得骄傲——好吧,他们三个,虽然都有些称得上远大的理想,但终归都还是三个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晚上聚聚?”佩奇说。

    “是该聚聚,好好庆祝一次,”身后脚步声传来,他们回头一看,施密特陪着沙丘路上的那两位匆匆赶上来,这话是杜尔说的。

    “冯,谢谢你刚才的精彩表现,”那俩轮流握着冯一平的手表示感谢。

    “份内事而已,”冯一平笑着说。

    “一定要表示感谢,“迈克尔莫瑞兹握着他的手,“今天的这次会议,可以说是扫平了IPO路上最大的障碍,意义重大,”

    “那么,今天晚上,你们挑地方,由我们安排,大家好好聚一聚?”

    “就公司吧,”冯一平他们三个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

    我反应怎么就这么慢呢?施密特有些埋怨自己没跟上。

    “呵呵,对对,公司好,前后筹备了这么长时间,拼了这么长时间,是应该让大家放松放松,我们这就让人准备,”

    “是得准备准备,因为很快,我想两位又得准备为冯庆功,”布林说。

    “哦?”莫瑞兹和杜尔眼睛一亮,“快说说,是为什么?”

    “下一次,应该是为中国市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