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内召开的party,格调自然高不到哪里去,不过,比起格调,务实的老美更喜欢热闹。

    只要是个还过得去的地方,有音响,有DJ最好,再来一些冷餐,或者这个没有都没关系,重点是要有酒,一帮人就能自得其乐的嗨起来。

    所以这个晚上,迈克尔莫瑞兹和约翰杜尔,并没有花多少钱。

    但是效果还真不错。

    那些前一阵子,为了研发新产品,一直加班加点的工程师,还有这几个月,为了上市也是忙得焦头乱额的商业和管理系统的员工,非常享受这个晚上。

    到处是端着酒杯,歪歪斜斜的聚在一起大声谈笑的家伙,跟着音乐一起起舞的也不少,虽然谷歌的门面,谷歌第一美女的头衔,依然是梅耶尔,但是现场看起来靓丽动人的身影还是有不少。

    谷歌目前还不是后来那么牛的谷歌,这样纯属让大家乐一乐的聚会,也没有对参加人员的身份进行限制,不但有很多员工带来了自己的男女朋友,和其它所有美国的聚会一样,总有一些热衷于各种聚会的家伙,听到消息后不请自来。

    而这些热衷于聚会的人里,还真有不少至少外在很出色的女孩子。

    冯一平听着那让人躁动的音乐,看着那些红男绿女,看着有些成对的退场的家伙,忍不住有些羡慕,今晚的这个聚会,能产生多少艳遇的机会呢?

    但无论多少,这事自然是跟此时的他无缘。

    毕竟是已经有了孩子的人,还嫌麻烦不够多吗?

    另外一个不能宣于口的原因是,像他这样自力更生,知名度也很高的富豪一代,很多行为必须考虑财务风险。

    最怕的就是,你以为是ONS,结果到天亮后,对方不分手,不说再见。

    大卫和安德鲁他们担心销售谷歌的股票,最后成为谷歌的股东,冯一平也担心类似的艳遇,会成为一个甩不掉的包袱——这绝不是杞人忧天的事。

    所以,还是就这样羡慕吧!所以,还是二代幸福啊!

    “想什么呢?”佩奇拿着一瓶啤酒,走过来跟他碰了一下。

    “我在想一些我们不得不放弃的事情,”冯一平说。

    “放弃,是因为坚持,”佩奇靠在过道的墙壁上,灌了一大口啤酒,“我想我们的坚持,最终一定会有意义,”

    好吧,他这是猜错了冯一平话里所说的放弃,是放弃什么事情。

    冯一平自然也不会纠正,“这么说你同意?”

    “同意,”佩奇点点头。

    “你要知道,同意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冯一平提醒他。

    “我明白,这意味着我们对它在中文搜索引擎的产业领导地位认可,”佩奇说,“虽然不赞成它的一些做法,但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它在中国的搜索领域已经牢牢的占据了主导地位,”

    他们这谈的,自然是目前已经进入尾声的对度娘投资的事。

    “主要责任也在我们,此前对中文搜索业务重视得不够,也没有听取你的建议,”佩奇说。

    冯一平心说,那主要也是因为我建议的力度不太够。

    但这也是他必须放弃要做的事之一。

    其实,谷歌比度娘更早的推出了中文搜索引擎,度娘成立之初,谷歌就隐隐已经是全球第一大搜索引擎。

    在技术、人才、财力方面,比创业之初的度娘更有优势。

    搜索技术的四项主要指标:页面反应速度、相关性、索引量、内容更新频率,那时也全面领先。

    只是,它的目光,更多的聚焦在欧美,在中文搜索方面,投入非常不够,对于中文市场,只是在英文搜索引擎的基础上做了些处理。

    甚至很长时间内,负责中文搜索的团队,总共还不到10个人。

    还有,应该也是欧美大公司的傲慢,在今年首都嘉盛商务中心投入使用之前,谷歌在中国,都没有派驻一个人,更没有做任何推广,还是和在美国本土一样,靠用户的口碑传播,来吸引新的用户。

    度娘的七剑客,成功找准了谷歌的弱项,进行了一系列成功的商业运作。

    比如“闪电计划”,和看起来很有说服力的“万人公测,”

    也就是在去年6月,由电脑教育报发起的“两大搜索引擎对决搜索之巅”的万人公测。

    因为度娘就是那场公测的组织者,出钱又出力,等于又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公布的最后结果,自然是对它有利:参评的10015名用户中,有55%的认为度娘好,10%的认为两家差不多,剩下的35%,认为谷歌的更好。

    电脑教育报,是国内有影响力的媒体,它举办的活动得出的结果,对国内的网民来说,无疑具有权威性。

    而它的读者,又都是电脑爱好者,会经常使用搜索引擎,会影响到很多人……。

    总之吧,类似的办法很多,结果是度娘成功的学习了谷歌的做法,在网民中留下了很好的口碑。

    这些事,冯一平其实一直在关注,问题是,如果他强烈建议谷歌相应的采取强力措施,那不是很可能,而是肯定不是今天这样的结果。

    之前全方位占据优势的谷歌,一定会继续保持和扩大的它的优势。

    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也选择了无视,更多的,是个人感情上的原因。

    怎么说呢,归根结底一句话,从高一点的层面上来说,再烂,那至少也是自家的——只能说,在不少时候,他真不是个合格的商人。

    当然,他现在这么卖力的让谷歌大举进入国内,看起来是补课,其实也是为了能够让对方尽量朝好的路上走,能真正做到“不忘初心,”

    这时布林也抛下女朋友走了过来,跟着,施密特也从一堆人中抽身——主要是美女,也凑了过来。

    “从战略上看,忽视中文市场,确实是我们最大的失策,”不知道怎么回事,冯一平最近总觉得,施密特的有些话,总好像隐隐有些针对自己的意思。

    比如这句,要知道,自从加入谷歌之后,冯一平就一直是谷歌的战略总监。

    布林也感觉到了,马上说,“好在现在也不晚,而且冯已经在努力的为我们创造优势,”

    他说的这些,包括冯一平为谷歌取得国内的ICP牌照,组建中国公司,以及促成这次对度娘的投资……,等等很多方面。

    原来的历史上,谷歌也是在上市前夕,谋求对度娘进行投资,自然是为了让自己的业绩更好看。

    只不过这一次,冯一平把这事做在了前头。

    至于度娘为什么会同意这个最大的对手的投资,除了冯一平个人的原因,其实也和冯一平当初在怡佳上市之前,接受美国风投的投资一样,也是为了上市。

    接受谷歌的投资,那说明谷歌对它的认可,这对说服美国投资者很有帮助。

    “只是,那位对手的一些做法,”布林摇了摇头。

    “他们将来总是要承担后果,”施密特说。

    他这一次,还好没有针对冯一平。

    因为这一次他们说的事,还真让冯一平会无话可说。

    为什么会在中国市场由全面占优到现在落败,最近,他们拿出了一份很全面的报告。

    除了冯一平刚提起过的在商业运作上的滞后,也跟谷歌自身的一些坚持很有关系。

    佩奇坚持在这次招股书里都要写上“不作恶”条款,好吧,虽然说最后的事实证明,谷歌也不一定在什么方面都能做到这样,但客观的说,它犯错的时候真的比较少,有时候就是认死理。

    谷歌在中文搜索引擎里,坚持不上MP3搜索,是大幅落后于度娘的一个原因。

    从苹果的iPod的热卖,就能看出现在的MP3有多么热门,在国内,MP3已经成为随身听、CD机的替代品,成为很多人必备的数码产品之一。

    度娘早在02年下半年就推出了MP3搜索,这非常好的顺应了很多人的需求,可以不花一分钱,就从网上下载到想听的歌曲。

    这技术其实不难,度娘好像只用两个人就开发了出来,但影响却非常大,甚至可以说是市场份额超过谷歌的关键。

    一个人偶尔用了一下百度的MP3搜索,哟,好东西哦,他就可能会跟周围的同事推荐。

    这就是口碑传播,度娘的MP3搜索很快名声大震。

    顺理成章的,摸用了它的MP3搜索后,肯定也会使用一下它的其他搜索。

    然后,很多人会觉得:原来,度娘什么都可以搜啊!

    但是谷歌至少就不能搜歌——他们坚持不上这个项目,那为什么要用你谷歌?

    “这个,国情真的不一样,在亚洲很多国家,歌手只要有了成名曲,有了名气之后,唱片销售收入,真的只占他收入的很少一部分,他们也没那么在乎,”冯一平只能这样解释。

    “我相信,从长远来看,作为一个为世界做好事的公司,我们会得到更好的回馈——即使我们要放弃一些短期收益,”佩奇说。

    “我非常赞同,”冯一平点点头。

    很多人认为,佩奇他们坚持的“不作恶”,那就是不知所云,毕竟哪个公司的目标也不是作恶,而是赚钱好吗?

    但作为一个过来人,他非常理解这句话,尤其是在网络时代,当巨额利益和作恶捆绑着出现时,这样的坚持,真的非常难得。

    “我始终认为,从长远来看,善良比聪明更重要,聪明往往是一种天赋,而善良,很多时候是一种选择,”

    “天赋与生俱来,得来容易,但选择往往很困难,很多时候,这意味着你要放弃其实你也很希望得到的东西,”冯一平这也算是有感而发。

    “但重要的是,最后决定你是谁的,是你的选择,而不是你的天赋,人是这样,公司也是这样,”

    他相信,他重生之前,两家公司的发展结果,跟他们的选择、坚持一定有很大关系。

    “说得好!”佩奇用手中的啤酒瓶,响亮的跟冯一平碰了一下,“一个健康的人,一生很长,一个优秀的公司,寿命同样也会很长,整体来看,一两年的差距,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是啊,我们现在早就不是为了温饱而工作,不说什么价值观那些虚的,但至少,总得有些除了财富之外,不说更高,至少是不一样的追求吧,”冯一平少有的袒露了一下自己的心声,痛快的把那瓶啤酒一饮而尽。

    …………

    酒逢知己千杯少,谷歌的这两位,算是冯一平亲密的伙伴,而且是很有共同语言的亲密伙伴,他们就那样在二楼的走廊上,看着下面热闹的聚会,天马行空的聊着,不知不觉的,冯一平就喝得有点多。

    “抱歉,失陪一下,”啤酒这玩意不比白酒,喝得多了总有些胀。

    “你还清醒吗?能不能找到路?”看着他走路稍微有些踉跄,布林问。

    冯一平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只是,回来的时候,还真出了点状况,经过一扇门的时候,一只手猛然伸出来把他拉了进去,跟着,一个人就贴了上来,跟着嘴就被堵了起来。

    看着眯着眼睛,有些沉醉的梅耶尔,冯一平很为难,现在,是该坚持呢,还是放弃?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