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明显喝得有点多,估计还抽了几口的哥们,晃晃悠悠的也从卫生间那边过来,谷歌这样的公司办的Party,没想到也挺带劲。

    他突然看到前面墙边靠着一个女孩子。

    他随意扫了一眼,马上就眼前一亮,哟,还真不错!

    不但漂亮,还是很有气质的那种,靠在墙上,那好身材真是玲珑剔透。

    更让人销%魂的是,美女这会面带潮红眼含哀怨,咬着下嘴唇看着前方,整个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要命的是,她的那两条虽然不太长,但结实匀称,线条优美的腿,扭了几下,或者说是,摩擦了几下。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呵!

    “咻,”他响亮的吹了一声口哨,“hi,girl,”

    美女楞了一下,回过头来,已经是面带寒霜,面带不屑的上下看了他一眼,“Gof/uckyourself!”

    哟,还挺有个性,我喜欢!“comeon,”当我看不懂你的身体语言吗?这哥们大咧咧的伸手去搭她的肩膀。

    看起来,眼前这位美女,说不定是哪个公司的高管,今天的这经历,未来一定可以成为兄弟们羡慕的谈资。

    但他的手刚伸到一半,就骤然收了回来——因为有个部位,急需抚慰和保护,他脸上的表情,也骤然一变,从欢欣惊喜变成痛苦惊愕,喉咙里发出短促的“嗷”的一声!

    他双手捂住裆部,整个人也屈成虾米一样,嘴里嘶着冷气,毫无形象的在地上乱跳——有一种铭心刻骨的痛,叫做蛋痛。

    梅耶尔干脆的拍了拍手,嗯,爽了点!

    像她这样样貌的女孩子,像她这样性格的女孩子,怎么会不懂几手护身的功夫?眼下的这个家伙,太没挑战性。

    她完全不理会那个疼得头上冷汗都冒出了出来的玩意,那样的货色,怎么入得了她的眼?

    她有些意犹未尽的看着冯一平仓惶离开的方向,胆小鬼!不是男人!也不怕憋出病来。

    话说,按照他们男人的说法,我今天这是上了几垒?

    但是,哼,总有我拿下你的一天!

    …………

    “冯,怎么了?”布林看着冯一平的样子,朝他身后看了一眼,“有人在追你?”

    “哦,”你能不要这么眼尖吗?冯一平悄悄的拉了下衣服下摆,掩盖一些可能还会比较突出的痕迹。

    他没有回头看,知道佩奇他们在这,他知道梅耶尔不会跟出来。

    “好像还真是,追我的还应该是一个美女,”他笑呵呵的说。

    果然,那三位马上呵呵的笑起来,有时候就这样,你越是说真的,大家就越是不信。

    “没关系的,我们不会告诉黄,”

    施密特那个老家伙笑得尤其灿烂,他老兄就是喜欢这个调调。

    “还是和你们聊天更有吸引力,”冯一平叹了口气,这个样子,还真不好马上走。

    “施密特上次没能去成,其实我们还真想去他公司看看,”佩奇说。

    谷歌中国正式成立的时候,施密特提出想去度娘那看看,结果和冯一平预想的一样,那边是今天这个有事,明天有这个事,冯一平也不想强求,最后就一直没能成行。

    “我想这应该不是问题,他跟你和布林,应该更有共同语言,对吧施密特,谁叫我们不是出色的工程师呢?”冯一平自嘲道。

    他这不是为自己自嘲,也是为那边的做法自嘲,那样做,真的有些小家子气,让人看看能怎么的?

    “其实,我们跟罗宾早就见过一面,”布林说。

    “真的?”这个冯一平还真不知道。

    “是的,那是98年的4月份?反正是在我们创业之前的几个月,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我们和Infoseek公司好多工程师有过交流,包括CTO威廉·张,以及其它的技术主管,”

    Infoseek,搜信,是早期最重要的搜索引擎之一,也是早期最重要的搜索引擎之一,当然,它现在的后缀,应该是被谷歌这个后浪给拍死在沙滩上前浪之一。

    “后来才知道,其中的一位,就是罗宾,”

    说实话,对罗宾李在硅谷期间的工作经历,冯一平还真不清楚,但是听他们俩这么一说,那应该是没错的,难怪他回国后也做起了搜索,原来一直干的就是这个行当。

    “哦,那么印象呢?”这样的八卦,冯一平还是有些兴趣。

    佩奇看了布林一眼,“好像是,不太喜欢大声说话?”

    “对,一位传统的优秀的华裔工程师,技术没得说,但是很温和,”布林说。

    他说温和,其实是他这话说得太温和。

    传统的华裔,一般是指低调不太爱出风头的意思。

    “现在想想,好像他当时的有些话,就凸显了他不俗的商业能力,”佩奇补充道,“冯,怎么你们都有这么出色的商业能力?”

    “这个,”冯一平想说,我们这些出身一般的人面临的压力,你们这些家伙是不会懂的。

    他知道,罗宾的家庭条件,那自然是比自己要好,他在城市出生长大,但父母都是工人,听说兄弟姐妹还不少,负担很重,在城里也真算是一般家庭。

    但是佩奇和布林家,其实在美国都算是家境不错,不然在98年他们创业的那会,他们两家也凑不出100万美元来。

    他们创业,可以是为了理想,但是我们国内很多第一代创业的人,包括冯一平在内,最原始的动机,都是为了温饱,那自然更急迫。

    所以冯一平只能说,“也许是环境的影响吧,”

    “看来那个环境不错,”佩奇看着布林,“处理完这些事,今年我们一定去看看?”

    “我也早想去看看,”布林说,“那就定在今年四季度?”

    因为三季度,主要要忙上市的事。

    “我非常欢迎,不过各位,我得回去看看孩子,还有你们两位,露西和安妮也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冯一平指着下面说。

    在下面那,佩奇的女朋友露西和布林的女朋友安妮,这会频频朝他们这看。

    …………

    “去哪老板?”欧文问。

    去哪?心里的一股火还没平息的冯一平,本来只想快点回到家里,随便那一边都行。

    但是,欧文这么一问,他顿时觉得有些羞愧,这个样子回去,不论是找黄静萍,还是马灵,都是对她们的不尊重,”去海滩,”

    “哦?哦!”欧文楞了一下,跟着就没二话。

    虽然这会去海滩有些怪,但老板想去哪,那就去哪!

    这处海滩上,这会还有一伙年轻人在嬉闹,好吧,说是年轻人,其实有些比冯一平还不年轻,有男有女,穿的很少,打打闹闹的,玩得很开。

    冯一平不由得又想起了被梅耶尔突然袭击的那一幕,说实话,面对那样的诱惑,又一次逃掉,他其实也挺辛苦。

    只是,这样下去,这事真的很危险。

    要是梅耶尔还坚持,还念念不忘,他不清楚自己究竟能撑到什么时候。

    他是个男人。

    而且,绳锯木会断,水滴石会穿,只要功夫深,铁杵都能磨成针,真不见得自己次次都能坚持下来。

    虽然梅耶尔可能无所谓,用她的话说,需求就是需求,但是,冯一平还真不敢开这个口子。

    他知道,不论从前还是现在,自己真不是一个非常坚毅的男人,有些口子只要开一次,后来怕是就很不容易收起来。

    当然,专情,自己绝对是算不上,不过,就是渣男,也得有些坚持吧。

    黄静萍,马灵,这本来就不容易,关键还有他越来越不敢面对的张彦,还有,大好年华一年一年逝去的金翎……,他的作为,注定要让很多人伤怀,哪怕是想,也真不敢再招惹更多的。

    手机嗡嗡的响起来,不用说,也是黄静萍的,“还在公司参加聚会?”

    “没有,在海滩呢,想点事情,”

    那边黄静萍马上说,“阿曼达,爸爸在海滩,你要不要去?”

    他连忙说,“不早了,儿女要睡觉,我这就回来,”

    挂了这个电话,他跟着给马灵打了一个——马灵从来不会在晚上主动打电话,“嗨,”

    “嗨,晚上玩得开心吗?”

    该说开心吗?“儿子睡了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