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抢了头条的冯一平,恰恰没有关注自己的那些头条,而是很关注度娘的那条新闻。

    和他一样,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忽视这条没有上热搜榜的新闻,有些人还是看到了,而且表示,压力很大。

    2004年的中国,我们的全球化,再不只是表现在国内有了很多全球各地公司投资的工厂。

    关于这一点,这会和冯一平同龄,正在沿海一带讨生活的农村孩子,可能会深有体会。

    如果工作不顺,很有可能,他们在一年的时间内,就能把“G8”成员国在国内所投资的工厂体验个遍。

    但对商业界来说,则有另外一个很直观的体会,就是那些国际知名的集团,对国内的一些知名品牌的收购,或者是收编。

    不说之前的中华牙膏乐百氏什么的,就说最近的,去年8月,吉列收购南孚;去年12月,欧莱雅收购小护士;今年1月,雅虎收购3721;上个月,还是那个欧莱雅,又收购了羽西……。

    跨国巨头们感兴趣的,不仅是这些日用品品牌,他们其实关注了所有领域,从日用品到重工业,再到互联网,无所不包,口味极杂。

    可能也是受去年国内学术界对民企原罪的讨论,进而导致的国进民退的风潮,最近,这些外资收购的步伐,还正在加快。

    所以按理说,度娘接受竞争对手的投资,而且只有区区500万美元,占股2.6%的投资,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但是,这条被很多人忽视掉的新闻,在业内,却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当初为了震住佩奇和布林这两个天才的偏执狂,冯一平在自己所提出的云计算的概念上,基于后来的一些观念,包括连影子都没见着的物联网概念,向他们描述了那个立体搜索的未来。

    冯一平的那番前瞻性的认识,自然是非常有见地,不但成功的打动了谷歌的那两位还被他们引为知己,最后,自然成功的加入了谷歌。

    到现在,国内的互联网公司,也都普遍意识到搜索的重要性,好像是邀着一样,很多有影响力的公司,都选择在今年推出自己的搜索业务。

    其实在国内,并不只有度娘意识到了搜索这块大市场,要说最早的,得数搜狐。

    同样是留美归来的张博士,对搜索也是看好的,从他给自己网站取的名字就看得出来。

    那些很早就在网上冲浪的老鸟,可能还记得这样的口号,“出门看地图,上网找搜狐,”

    这句口号自然有时代的局限性,但很明确的表明了张博士的志向,无奈的是,后来在投资商的压力下,他不能把精力专注在搜索领域,全力朝门户网站发力。

    但是,随着去年国内门户网站的转暖,一直对搜索业务难以忘怀的搜狐,终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在这方面的热情,刚刚退出了自己的搜索产品:搜狗。

    搜狐都在搜索方面有了动作,一直把自己当门户网站老大的新浪,其实也没闲着。

    它没有搜狐那样的执念,但是,它对度娘有执念。

    那些在互联网的寒冬里坚持下来的新浪员工,肯定都忘不了02年3.15消费者权益日之前的那件事,因为欠费,他们被搜索服务提供商度娘终止了服务。

    要单就是中止也就罢了。

    但是,做营销不比技术差的度娘这么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控制新浪搜索后台服务的度娘,中止了服务不说,还留下了一行新浪自己都去不掉的字,“因新浪欠费,暂停对新浪的搜索服务,如需更好的搜索结果,请登录我们的网站,”下面附上他们搜索页面的链接。

    这事吧,也真是做得没谁了。

    一时间,新浪被巨多网友鄙视,而度娘的访问量,在那一天之内,却大涨不停。

    这样不但被示了众,还被当成了垫脚石的悲催过往,新浪哪敢或忘?

    这两年日子也好

    过起来的它,也准备在搜索的领域里浪一浪,这会正在憋一个叫做“爱问”的大招。

    这个产品,号称采用了最为领先的智慧型互动搜索技术,充分体现人性化应用的产品理念,为广大网民提供全新搜索服务。

    还有那个年初刚被雅虎收购的3721,自然少不了搜索。

    谷歌那就别说了,不来则已,一进入就那是大阵仗。

    形势依然如此严峻,作为国内搜索领域目前的一哥,居然在这样的时候接受国际上最大的对手的投资,怎么能不让那些新加入这一行,或者准备加入这一行的公司们紧张?

    这是不是先入股,后收购的节奏?那哪还有我们的活路!

    很快,网上就出现了一些帖子,批评度娘这种引狼入室的做法,谷歌来中国,我们可以一起跟它竞争,但是,你为什么还要接受它的投资?是想做带路党吗?

    …………

    硅谷,冯一平他们完整的收到了国内的报告,几个人都看得很认真,毕竟中国业务发展的进展和好坏,对这次IPO的结果,会产生不小的影响。

    最直观的,当然是对股价的影响。

    “收购?”佩奇摇摇头,“从对方的性格看,这是很难的一件事,”

    他们可以说是直接指挥了这次投资的谈判,对罗宾先生的性格很了解。

    “真不用想,”冯一平干脆的摇头,“他们肯定认为,谷歌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会同意收购?”

    “但我们觉得,是不是还可以接触一下?”处事一向老练圆融的施密特,最近总是想更多的发出自己的声音。

    冯一平看了他一眼,“即便他们同意,那个价钱肯定不是我们能接受的,”

    “很有可能,就像是去年我们对雅虎一样?”布林说。

    去年雅虎上门谈收购,结果被佩奇一层层加码,狠狠的戏弄了一把。

    当然,佩奇现在也尝到了那样做的苦头,在那项可能直接导致这次IPO搁浅的和雅虎的专利诉讼上,雅虎现在是抓住了机会狮子大开口。

    所以说,这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话真对。

    但是,这好像又没什么大不了。

    幼儿期的谷歌,被风投们当作雅虎的侧翼和防护墙,受到了那时如日中天的雅虎的欺凌,成长起来以后,谷歌在去年狠狠的戏耍了雅虎一把,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但看样子,现在又不得不对雅虎屈服,低头……。

    那么,谁说在接下来的日子,雅虎不会有求于谷歌呢?

    佩奇显然不愿意在这事上多谈,“在中国,还是下定决心,发展我们自己公司的业务,”

    施密特想说话又没说,这次,是冯一平帮他问了出来,“话说,雅虎那边,现在进展如何?”

    可不要自己这边这一阵子累得像死狗一样,结果在雅虎的事上出了岔子。

    见是冯一平主动问起,佩奇还算配合,挠了挠头,“我们谈到了300万股,但我还想再压压,”

    300万股,按这次大家心目中的发行价来算,那就是在4亿美元左右,确实是个很沉重的代价!

    要说雅虎这个出了名的败家子,好像运气还一直都不错。

    虽然不少花巨资收购来的公司,最后都是打了水漂,但它这只瞎猫,还真碰上了几只死耗子。

    这部,去年收购和谷歌有专利纠纷的Overture就算一个,还有,明年将要入股阿里,自然是最成功的一次。

    “那是得再谈,”施密特马上说,“而且一定要强调,只能是股票,不能是现金,”

    要是现金支出,那就一定会导致这一季度的亏损。

    在上市前夕都还亏损,这绝对不是好事。

    不过,他这也算是老成持重的话,佩奇听了却很不耐烦,为这事他也心痛心烦着呢,看了施密特一眼,这么简单的事,还用得着你提醒?

    冯一平察觉到了这个变化,连忙说,“好了伙计们,这也算是我们最后的一个障碍,我想一定能够得到完美的解决,之后就是一片坦途,不过,”他笑着扬了扬手里的文件,“今天的这份报告,你们看出什么来了吗?”

    “就是那些同行们,对我们非常关注?”布林总是说得很委婉。

    应该是说国内的那些想在搜索领域切蛋糕的同行,对谷歌很紧张。

    但是看着冯一平的笑,他马上就摇头,“不对,难道你又找到了一个好消息?”

    “是,我发现了一个机会,”冯一平笑,“你们可能没有留意到,其实我们国内最近表现最好的那家门户网站,他们并没有和另外的同行一样,也上马自己的搜索产品,”

    他说的自然是网易。

    “哦,”佩奇他们顿时眼前一亮,“马上让中国公司的人去联系,”

    总之,在IPO之前,这样的好机会里蕴含的好消息,那是多多益善。

    看着他们的样子,施密特免不了又有些伤怀,还真是同人不同命!

    …………

    “这几天终于难得准时回来一次,”黄静萍的目光,从铺在餐桌上的大施工图移开,有些欣喜的看着走进来的冯一平。

    “很累吧,”接过冯一平的外套,她关切问。

    “舒服,”冯一平一下子躺倒在松软的沙发上,“是啊,真不轻松,不过好消息是,终于看到了尽头,最迟,应该不会超过下个季度,”

    “呵呵,这真是好消息,”黄静萍蹲在一旁,用手拂着冯一平的头发,“有些长了,得去剪一剪,”

    “我知道每次上市,麻烦事都会特别多,但这次,真是最多的一次,辛苦你了,”她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冯一平,柔声说。

    “关键是他们太耀眼,招惹到的对手也不少,”

    要说谷歌也真是不容易,几乎和美国那些知名的IT大公司都有冲突,其它的不说,单微软和雅虎,就挺够呛的。

    冯一平又不由得有些为自己骄傲,自己目前在美国的这些产业,不论是NEXTDOOR、Facebook、YouTube,都算是首创,都算是独门生意,未来自然不会遭遇到类似的狙击。

    奈飞也是对手挺多的,但好在它已经是上市公司。

    “对了,几天没去,餐厅工地建设得怎么样?”

    “进展很快,也是下个月,就轮到国内的那些园林设计专家和古建专家来工作,呵呵,”黄静萍说起这个,眼里有了异样的神采,她的第一个事业,也即将起航。

    “原来你心里也住了一个女强人,”冯一平笑着看着她。

    女强人?黄静萍心里马上闪过了金翎,“你不喜欢吗?”

    “呵呵,很想看看将来美国高端中餐业大拿的黄总,会是怎么样的风采,”

    “大拿,听着怪怪的,”

    “哎哟,怕是将来又得帮黄大拿的公司上市出力,想想就头痛,”

    “嗯,帮我就头痛?”黄静萍上手就掐,这时,清脆的喊声响起来,“爸爸,”阿曼达牵着莱蒂西亚的手从门外走进来

    “呵呵,你真是我的小天使,”冯一平抱着女儿,狠狠的亲了一口,这一刻,所有的劳累全都消失无踪。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