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成了,”正是下班时分,施密特兴奋的拿着一份文件在公司里一路小跑,引得不少家伙侧目,这是有什么大好事?

    施密特没有理会周围那些好奇的目光,只想尽快跑到佩奇办公室,亲自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中间经过冯一平办公室时也没有停留。

    但是,他很快就退了回来,好像?他一打开门,果然,那两位正在冯一平办公室,跟他拥抱庆祝。

    “哦,对,冯你想必是第一时间就知道,”施密特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祝贺你施密特,”冯一平笑着朝施密特张开双臂,“中国公司干得漂亮!”

    “祝贺我们大家,”施密特非常高兴的跟冯一平拥抱,

    “也感谢冯你的大力推荐,”

    这世上难有十全十美的姻缘,因为姻缘这个事,牵扯到太多的不好量化的因素,但是,却可以有情投意合的合作。

    因为合作,很容易就能做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计算,是会带来3.1415926分利,还是3.1415927分利,你都能算得明白。

    在谷歌中国的努力下,在冯一平的有力推销和背书下,8月9号,国内效益最好的门户网站,网易,正式跟谷歌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

    在与网易实现战略合作以后,GOOGLE终于成为国内目前最受欢迎的门户网站网页搜索技术服务商。

    应该说网易的当家人,不愧是冯一平记忆中,唯一当上了首富的门户网站创始人,他确实是一个主意很正的人。

    从他总是领先对手推出邮箱、短信,以及提前进入游戏行业就可见一斑。

    这一次,面对国内几乎所有有影响力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在搜索领域烧钱的行为,他并没有盲从,还是决定把资金投入到前景广泛,而且自己已经具备一定优势的游戏领域。

    而对谷歌来说,这是谷歌中国最耀眼的一个成绩,也是送给IPO的一份大礼。

    虽然这笔业务带来的利润,可能不如度娘的一个普通客户,比如一家医院,但是和网易这样知名公司的门户网站达成战略合作,对谷歌的影响,自然非常积极正面,以及普遍。

    谷歌在国内,首要的任务不是赚钱,而是进一步扩大影响力。

    虽然这个结论还没明确,但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模模糊糊的认识到“用户为王”的这条后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铁律。

    “对,冯,你干得漂亮,”佩奇和布林毫不吝惜掌声。

    这个消息,对这次困难出乎所有人预料的IPO来说,是不太多的几个好消息之一。

    施密特松开冯一平,心说,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但是,这两天他已经对自己的心态有了一个调整,冯一平是真的无心也没必要跟自己竞争,所以是一定要团结的对象。

    他也主动鼓起掌来,“相信冯你的那个广告创意,也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大量的关注,”

    “这个,希望能有些帮助吧,”冯一平一如既往的谦虚。

    但他非常清楚,这个广告的效果,绝对不会差。

    因为这又是他“创作”的一个经典广告,在网易首页,当然还有GOOGLE中国主页,都有这样一句话,“GOOGLE一下,你就知道!”

    是不是很熟悉?

    对的,这句广告词是度娘后来最经典的一句广告词,被冯一平抢先用到了谷歌上。

    他希望我们国家自己的搜索品牌能够发展壮大,但是又真的不希望这个壮大到形成垄断的公司,反过来又把广大支持他的用户的利益不当一回事。

    给它一个得力的外部对手,比对它进行内部改革还要有效。

    “得把这消息通知承销团,”佩奇说。

    大家都转向施密特。

    “我很乐意,呵呵,再这样下去,我想他们就不会担心包销的问题,”施密特说。

    “是的,所以,”佩奇说,“既然现在的情况这么好,我们觉得,给他们两家3个点,也略嫌太高,”

    我就知道,交给我做的绝不是什么好事,施密特心说。

    但是他没有任何犹豫,这样的事,正是展示他能力的时候,“对,哪怕能谈下来0.1个点,那也是非常客观的一笔费用,”

    不愧是积年的老狐狸,他这话说得很妙,一方面是早就在替公司考虑这个问题,另一方面,哪怕最后只谈下来0.1个点,那也是不小的功劳。

    冯一平在心里暗赞,果然,能做到这个位子上的家伙,都没有简单的。

    这样的话,他不是不能说出来,但是,佩奇一提,他马上就脱口而出,应对的天衣无缝,这样的功力,自己现在还真不具备。

    “说得对,”佩奇难得的当面赞同了施密特的话,他可能还没有反应过来,施密特在话里已经为自己铺下了后路,“相信我,今晚过后,我们就会有更充足的底气去跟他们谈这个问题,”

    “亚马逊那边?”冯一平和施密特同时问。

    “对,今晚已经约好了,我想一定能出结果,”

    “要不要我也跟着去?”冯一平提议。

    “不用,”佩奇拍了拍冯一平的肩膀,“今天晚上,包括杰瑞在内的很多股东也会到场,”

    杰瑞,就是雅虎的杨酋长。

    “我们认为,你和他们保持良好的关系最好,伙计,你可不只有谷歌,”

    冯一平心头一暖,是啊,自己在谷歌之外,还有NEXTDOOR、Facebook、YouTube、奈飞等,确实不好跟这些巨头有太多的嫌隙。

    自己目前,也算是长袖善舞,除了eBay,和这些巨头的关系还算不错。

    佩奇他们这么做,显然是在真心替冯一平考虑。

    “谢谢,”都是自己人,他也没矫情的说无所谓这样的场面话。

    “呵呵,别担心,”布林笑着说,“今天晚上,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

    纽约这个时候已经是夜间,华尔街,安德鲁站在窗旁,看着那边就像一个小蝌蚪一样的铜牛,久久不语。

    桌上的电话响到了五声以后他才接起来,“嗨大卫,”

    电话那头的大卫稍沉默了一下,“兴致不高?”他问道。

    安德鲁都懒得回答这个问题,“你觉得,在告诉我们这样一个好消息后,施密特明天想让我们过去谈什么?”

    大卫又迟疑了一下,“恐怕,应该是费用问题,”

    他们其实也非常清楚来而不往非礼也的道道。

    之前他们就费用的问题,逼过谷歌一次,现在好消息接连不断,一扫之前颓势的谷歌,自然也要跟他们谈谈这个问题。

    “我们两家加起来的费用,就已经接近一亿,这其实真不算少,”安德鲁说,“那一次,真是有些操之过急,”

    安德鲁明白,如果上一次他们没跟谷歌谈提高,这一次,谷歌应该不会跟他们谈降低。

    “是不少,但是安德鲁,那么大的基数,哪怕是提高0.5个点,我们能增加多少收入?”说来说去,都是谷歌这次前所未有的IPO的规模惹的祸。

    “怎么不应该尝试一下?”大卫说。

    “别忘了,他们还有一个真正的大麻烦,跟雅虎的大麻烦还悬而未决,所以你看,他们并不是真的到了非常顺畅的时候,”大卫安慰情绪不高的安德鲁,“我们还是有主动权的,”

    就在他们谈这个问题的时候,帕罗奥图,佩奇对谷歌首席法律顾问德拉蒙德摆了摆手,直接向对面的雅虎一众高管和股东说出自己最终的解决方案,“我不想再就这个问题浪费过多的时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