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目光,从对面那一张张脸上扫过,这些脸,他很熟悉,其中更有两个人,一度也是他和布林的偶像,或者说,是那时很多人的偶像——就是有“酋长”之称的那两位。

    是他们,真正掀开了互联网时代的大幕;是他们,奠定了互联网改变世界的基础;也是他们,确定了互联网行业最核心的两个游戏规则:开放和免费。

    他们今天也参加了这场会议。

    看着那两位来参加今天的会议,佩奇其实感觉有些不真实,相信旁边的布林也是一样。

    曾经,在97年,他们俩刚鼓捣出BackRub,也就是谷歌的雏形时,他们那会并没有通过这项技术来改变世界的壮志雄心,只是想通过这项技术,赚点小钱花花,然后先在学校完成学业。

    他们当初唯一找上的,就是同为校友的这两位,只开价100万美元。

    偶像拒绝了他们!

    和哈斯廷斯在内外交困的时候找上百视达,让对方收购奈飞被拒的感受不一样,被自己的偶像拒绝,佩奇和布林的感觉,约莫等于是自认为很高富帅的家伙,鼓起勇气去找心仪的女神表白,结果,女神把他当作一个笑话。

    之后他们自然就和大多数男人的反应一样,我得真正做出点名堂来,让她后悔!

    现在,佩奇看了布林一眼,他们做到了!——所以说,中二不可怵,就怕中二有技术。

    佩奇只在那两位脸上稍微停留了一两秒,这一刻,他是切实的感觉到,自己已经站在一个新的高度,可以俯视以前要仰望的人的高度。

    当初初生的谷歌,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得不看着这些人的脸色行事,当初接下雅虎的搜索业务后,他们曾经恳求对面的那两位创始人,到自己公司发表一次演讲,但被毫不留情的拒绝——接到谷歌电话的那位雅虎工作人员,被上司告知,要坚定的拒绝谷歌类似的要求。

    但是现在,他跟这些人说话,就像跟自己公司工程师说话一般的口吻,而且还是那些工作成果让自己不满意的工程师——他也是有点刻意为之。

    可想而知,对面那群人的脸色不太好看,包括那两位脸上总是带着着高高在上的笑容的创始人。

    对面那两个小子眼睛里的蔑视,他们看得很清楚,因为那两个家伙压根就没怎么隐藏自己的情绪。

    此时的雅虎,虽然市值从2000年时的1280亿美元大幅下滑,但无可争议的是,它依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从2000年到现在,它一直霸居全球互联网排名第一的宝座,还是巨牛巨牛的存在。

    不然原来的时空里,后来的马首富,也不会在明年,还拼命的跟雅虎,跟杨酋长拉关系。

    应该说,现在没有人能这样轻视他们!

    但还没等他们来得及表达自己的不满,佩奇已经在继续阐述他的最终解决方案,“我最后的方案是,250万股配股,”他双手放在会议桌上,盯着对方说,“也就是至少超过3亿美元,同意,我们马上签署协议,这个问题就此翻页,”

    “不同意,”他调整了一下坐姿,松松垮垮的靠在椅背上,“那我们就把这场官司再打上个几年,我正好觉得法务部现在人太多事太少,”

    对于他们这样都有人有钱还有影响力的公司来说,打一个这样的专利官司,打上几年却没有结果,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雅虎的那帮人,也迅速从刚才的愤怒中走出来,思考佩奇所说的这简短的几句话。

    佩奇身边的法律顾问德拉蒙德,这会忍不住看了佩奇一眼,虽然知道佩奇那个理由,很可能是随口说的,但他还是想解释几句,“老大,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印象?我们部门真不轻松,一直是忙到脚后跟都打到后脑勺了好不好!”

    但是佩奇这会哪里有功夫搭理他?

    “是的塞梅尔,你没听错,”他看着正想说话的雅虎CEO特里·塞梅尔说,“你也知道,我和布林,一直不愿意在这时IPO,所以,没有比你们这个障碍更好的办法了,”

    这会是真的吗?雅虎的那帮人,这会一双双眼睛就像探照灯一样,集中在佩奇和布林的脸上扫射。

    从今天的阵仗就可以看出他们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自从网络泡沫开始,公司的市值大幅下滑之后,雅虎其实挺沉不住气,斥巨资收购了不少初创公司,以求为公司注入新的活力。

    但是,那些耗资巨大的收购,最后只有一个他们不愿意承认的结果,那就是一茶几的杯子——满满的悲剧!

    被收购的那些公司,不但没有为公司注入新的活力,反而在成为雅虎的子公司之后,这些原本看起来有着大好前程的公司,很快就衰败下去。

    这些败绩当中,就包括他们去年斥资16.3亿美元收购的搜索引擎公司,也就是与谷歌有专利纠纷的Overture。

    他们本来是想以此跟谷歌的AdWords,在广告市场展开势均力敌的竞争,遗憾的是,哪怕是有了雅虎这个平台,Overture还是没能在广告上干过谷歌。

    不但广告收入少,广告主还普遍不满广告效果,可以说是进入了一场恶性循环。

    好在和其它的那些收购不同,Overture多少还能因为跟谷歌那说不清道不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专利官司里捞一笔回来。

    而且刚好是他们去年收购,今天谷歌就要IPO,这是多么好的机会?

    那么,佩奇他说的不想IPO的话,会是真的吗?

    面对他们那灼灼的目光,佩奇这会全然不惧,一脸的光棍,我刚好不想IPO,如果你们想帮我,那么,来吧!

    光棍的中二,他的心思也不好猜度,至少,他们反对上市的说法,圈子里的人都听说过。

    无奈的用眼神和大家交流了一下看法,塞梅尔说,“我想我们得商量一下,”

    “正好,我们早就想出去透透气,”

    在他们起身的时候,杨酋长第一次开口,“抱歉,请问冯今天怎么没来?”

    佩奇楞了一下,“冯不负责这些事务,”他还是费心的把冯一平从这事中清出去。

    “是这样,”杨酋长点了点头,“那是一个很出色的年轻人,真的挺期待和他见见面,”

    他的风度还是不错的,不管是点评冯一平,还是表述想跟冯一平见面的愿望,都没有摆什么高姿态。

    应该说,冯一平最近出色的表现,也是他这样表态的重要原因。

    “杰瑞,我一定会把你的话转告给冯,”佩奇见他没有下文,转身准备走,这时,杨酋长又一次挥手,“等等,”

    但是,他的嘴唇动了几下,最后说出来的却是,“没事了,”

    佩奇真想问这个这会看起来有些落寞,自己曾经的偶像一句,whatareyou弄啥咧?

    杨酋长本来想说的是,你们愿意被收购吗?但是,他很明智的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还是不要在自取其辱吧。

    谷歌现在就是想卖,自己买得起吗?答案是肯定的,买不起!

    现在的雅虎,可不是之前市值上千亿的雅虎。

    看来这有些事,真是一旦错过,就再也回不来。

    当初他们想用白菜价卖,自己没看上,现在自己想买,却出不起价,生意上最痛苦的事,莫过如此!

    杨酋长蓦然郁闷得无以复加。

    …………

    和里面的失意凝重不同,旁边休息室的那两个家伙,这会活跃得不行,坐都坐不住。

    佩奇抖了抖肩膀,“这感觉,好像一下子就轻松了,升华了,”

    布林想着那两曾经的偶像现在的模样,摇了摇头,“所以战略很重要,”

    “所以冯很重要,”他们俩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这样的漂移,真是冯一平都想不到。

    那两个曾经受万人景仰的大神,而今为何光辉不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的发展战略出了问题。

    “等会马上就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佩奇说。

    他笃定雅虎会接受自己这个最终解决方案。

    十分钟后,他们一行人被再次请进会议室,果然和他们想象中的一样,雅虎的其它人已经不见踪影,只有塞梅尔和几位律师在。

    “我就知道!”佩奇和布林,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兴奋。

    那边,塞梅尔已经向他们伸出手来,“恭喜!”

    话说,佩奇还做好了准备,他们讨价还价一下,最终再给他们加上20万股的。

    …………

    晚上十点多,还在书房处理邮件的冯一平,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笑着接通后都来不及说话,佩奇那掩饰不住高兴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冯,一切顺利,他们果然接受了我们的条件,协议就在我们手里,”

    “呵呵,我就相信你们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明天早上,我到公司为你们庆功,”

    好吧,这下,IPO终于彻底不是问题。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也就是在这会,在复旦的一间教室内,一位香港来的姓郎的教授,对着几十位普通人,正在声情并茂的发表一次演讲,“如果这就是我们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典范,那我真要为中国的未来而哭泣了。”

    那位教授是不是真的要哭,没人知道,但是,第二天中午就赶到了硅谷的大卫和安德鲁,才刚下飞机,就真的有点想哭。

    两个人刚神采奕奕,斗志十足的刚走出登机桥,刚打开的手机,就急促的响起来,两人一看,公司的,也没怎么在意,但等接完电话,两个人的脸色都难看之至.

    “f%uck,”安德鲁一脚把自己的行李箱提出起几米远。

    “还不去捡回来,”他对身边的一个助手发火,又毫不客气的质问一旁大卫,“这就是你说的主动权?”

    大卫也是郁闷得想摔手机,“安德鲁,我也想不到他们会这么快就解决这个问题,”

    “早就该想到的,”安德鲁定定的看着前方,“大卫,有一件事我们都没有重视,还记得他们的浏览器,被微软当作病毒卸载吗?只过了不到两天,微软就推出了针对那个漏洞的补丁,那可是微软,”

    大卫没回应,拖着自己的行李箱,默默的朝外走,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

    他们还是受到了谷歌的热情欢迎,从进入谷歌园区起,每一个人对他们都是笑脸相迎,但他们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施密特也笑眯眯的站在会议室门口迎接他们,“抱歉,又让两位跑一趟,快请进,”

    等那两方一落座,他就笑着直奔主题,“鉴于现在的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签于我的朋友们都不用担心包销的问题,那么我觉得,当初的一些条件,也到了要重新修订的时候,”看着对面的那些苦瓜脸,这会的施密特,感觉也挺扬眉吐气的。

    于是这个下午,施密特又再一次上演了喜悦的狂奔,结果还是跟上次一样,他在冯一平的办公室找到了他们三位,“呵呵,你们知道最终的结果吗?”他激动的挥舞着手,“只有2.8%,他们两家,一直同意再让0.2,”

    “耶!”那三个顿时和他击掌相庆,只是冯他,“冯,你还在担心什么?”

    “没什么,应该是终于万事俱备,感觉有些脱力吧,”冯一平强笑着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