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夜安宁清静,黄静萍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他又要工作到很晚吗?

    但是,关掉台灯后,她发觉后院的灯好像开着,怎么回事?她匆匆起身一看,一位在书房的冯一平,这会正站在后院,她抓起一件衣服,匆匆的往下跑。

    “怎么了?”伴着问候声,一件衣服披在自己肩上,冯一平猛然从沉思中惊醒,看到披着浴袍的黄静萍就站在身侧,一脸的关切。

    “没什么,”冯一平看着眼前此时显得静谧幽深的海湾,任她整理披在肩上的那件卫衣。

    “你看看,手臂这么凉,快十一点了,走,进屋里去,”黄静萍推着他朝屋里走,“又是有什么事?”她有些担忧的问。

    “最近好像一切都挺顺利的啊,你为什么这么凝重?”

    “没什么,”冯一平展颜一笑,“这不是谷歌上市在即,我们的腰杆子又将粗上一大截,这个钱太多,一时感觉有些茫然罢了,”

    “钱再多,我们还不是过的现在的日子?钱越多,可以投到国内的钱不是越多?”黄静萍立马觉得他这是托辞。

    “对啊,你这话真的让我茅塞顿开,”冯一平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走咯,睡觉觉去,”

    “你就是有事在瞒我,”被他抱着上楼的黄静萍,伸出一只手,在他的额头上摸了几下,“看看你这里的纹路就知道,”

    “不管什么事,别忧心,我们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谁能挑出毛病来?”

    黄静萍清楚,能让冯一平这么失态的,肯定不是小事,但越不是小事,他就越不会让自己知道。

    “我和女儿,始终和你在一起,”

    “真没事,好好睡吧,乖,”冯一平抱着她,虽然闭着眼睛,马上就打起呼噜来,但其实一直就没睡着。

    自然是有事。

    这事说起来,还真不小,所以在接到国内的消息后,他就烦躁非常。

    这事的起因,就是昨天那位狼教授在复旦发表的那篇演讲,他在那篇演讲里,他又一次向当时国内动作频频的格林柯尔系和它的当家人开炮。

    点名指责格林柯尔在收购科龙、美菱等4家公司中使用了欺骗手段,席卷国有资产。

    实际上,就在几天之前,他已经向海尔开炮。

    质疑本来是国家干部,让国人第一次普遍知道“CEO”一词的张先生,把对国有企业海尔的改革,实际上变成了“MBO”,准确的说是“MBI”,从而带着职工,尤其是高管,侵吞大批国有资产。

    他还向TCL开炮,指TCL创业的22年,掌舵的李先生,由几乎身无分文演变到身价近12亿元,成为TCL改革的最大受益者,TCL发展的过程,实际是国有资产逐步流向个人的过程。

    这是在向德隆系开炮之后,已经在民间有着“狼监管”“狼大炮”“狼卫士”等众多称号,有了很多支持者和粉丝,在民间有了很大影响力的狼教授,再一次向大家知名的巨头开炮下战书,而且一家伙就是三家。

    所以昨天他的那篇演讲一登报,马上就在国内引起了热烈的反响。

    他所挑战的三名当事人,海尔很淡定,就只发了一个声明,“海尔是集体企业,不是国有企业,”

    TCL的老李则淡然回应,那位经济学家是谁?

    但是,格林柯尔系的老顾,迅速回应了那位指名道姓的针对他的教授,要求他登报道歉,从报刊和网站上撤下文章,并且已经让旗下公司,向香港法院提起诉讼。

    怎么说呢,只能相对的说,还是前面的那两位更有底蕴,所以处理得更好,老顾,相对来说,虽然现在很耀眼,但和前面那两位相比,毕竟成名日短,容不得这样的挑衅。

    要说格林柯尔系,这两年在国内,尤其是在国企改制中,真的是非常耀眼,已经陆续收购了科龙、美菱、亚星客车、襄轴等四家国有上市公。

    前面两家,是他整合白色家电的努力,而且努力得不错。

    后来的董女王,既傲且狂,支持她的,是格力空调在国内市场占比超过三成。

    对一般的白色家电制造商来说,一般市场占比超过10%,就真的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但是格林柯尔通过一些列整合,在国内白色家电行业市场的占比,已经超过50%!

    应该说,这一成绩真是相当成功,董女王也只有仰望的份。

    后面的亚星客车,大家都知道,这和科龙、美菱一样,都算是知名品牌,只是听起来土土的襄轴,可能很多人不太了解,以为很稀松平常,这一家其实也非常不简单。

    顾名思义,这是一家轴承公司,轴承之于工业的重要性,想必很多人都很清楚,但大家可能不清楚的是,襄轴,也是国家四大轴承生产基地之一,专业生产汽车轴承。

    这是他打客车从设计,到零部件,再到整车生产的整个产业链的努力。

    坦白说,老顾做得真不错,如果假以时日,说不定真能成为一代大亨。

    坦白说,老顾被人挑衅之后的反应,也不算错,也算是他的习惯或者说是本能反应。

    他这样的应对,放到国外,那可以说是教科书式的,但一个人对你构成了毁谤,对你的声誉和财产造成了不利的影响,通过法院一一举证,真的是再正确不过。

    只是,在国外工作和生活了多年,在国外发家的老顾,把欧美国家的那一套想当然的搬到国内,真的是一大失策。

    他没有考虑到我们的国情,话说,如果什么都能通过法律解决,有太多的大事,比商业还重要的大事,就压根就不会发生。

    他是太小看了舆论在国内的语境中的作用。

    怎么说呢,应该是最近的这两年走得太顺,就难免有些骄狂,没有把一个小学者放在眼里。

    其实,格林柯尔系同样可以说也是学者的当家人老顾,应该就没有多花心思想这件事。

    他如果朝深处想一想,马上就会发现一件事,一个经济学教授,把自己关于经济上的思考,首先不是放在经济学圈子内讨论,而是放到社会上讨论,那他的目的,很明显就不是学术,而是名,更进一步的说,是名之后的利。

    他的这种应对,恰好正对那位的下怀。

    冯一平不知道他的诉讼最后结果如何,多半应该是不了了之,因为他记得这位老顾,不久就会被锒铛入狱,起因正是今天的这场争论。

    这场被称为“狼顾之争”的争论,是去年轰轰烈烈的原罪论,在今年两会私产保护入宪,不得不消停下来之后,又一个全民关心的热点。

    而且还不止如此,这场争论,也是因为格林柯尔系总是选择一些国有知名品牌,在它发展陷入困境时低价并购,引发了有感于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民众,对国有资产流失的愤怒。

    随着争论话题的纵深发展,国有企业改革的大论战,又演化成为关于改革方向、路径的大争论,后来遂成为“改革第三次大争论”。

    并由对个别企业家的评论,蔓延到对整个企业家群体的评论,认为民营企业的发展过程,就是盗窃国有资产的过程。

    因为总设计师他老人家已经先去,国内没有他那样定鼎的人物,有威望出面解决这场争端,所以这场争论最后的结果,又是一次开倒车,国进民退,又一次成为了主流。

    而后来,我们都知道,主流是国退民进。

    冯一平现在很庆幸,自己当初定下来的那几个坚持,无疑非常正确,如果涉足了国企改制,如果介入了德隆系事件,想必以他的影响力,无论如何逃不开这场风波。

    如果被人因势利导一把,估计连自己都很难脱身。

    得益于当初的坚持,现在的他,才能置身事外。

    只是,看着硅谷这边日新月异的发展,他的心真的静不下来,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老谱不断袭用,花样一再翻新?

    安静的夜里,他听到屋外的树,发出簌簌的响声,又起风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