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这会正在家里举行家宴,其实也算不上家宴,可以说是工作晚餐,因为来宾就是佩奇他们三位,吃这顿饭也是为了工作。

    菜也是家常菜,由黄静萍主厨,在家里自己做的中餐,考虑到这几个家伙食肉的本质,好几个都是硬菜,烤排骨、回锅肉、白切鸡,主食是正宗的春卷。

    夏天这样的聚会,自然少不了烧烤,今天的烧烤担当是施密特,穿着一件围裙,带着眼镜的他,别说,还真有几分行政总厨的范儿。

    “现在才觉得这个地方的好来,”佩奇一手拿着瓶啤酒,一手插在口袋里,满院子转悠。

    布林则表现了他逗趣的另一面,给阿曼达表演蹩脚的魔术,哦,他还有一个观众,阿曼达的小跟班,或者现在不好说是小跟班,架子已经长起来的糖果。

    他这会还有暇接话,“私密性好,”

    “就是这个,”佩奇深以为然的点头。

    随着谷歌上市在即,他们获得的关注越来越多,搞得他们在帕罗奥图的房子,整天都要拉着窗帘。

    要是请个客会个友什么的,聚会一开始,来宾名单就能被人爆出来。

    哪像冯一平这,山上住的不止他一户,除非堵在他家大门口,不然不知道上去的那些车进了谁家,关键是私密性,本来就在山顶,旁边又都种满了树,真的是想拍都拍不到。

    “所以乔布斯和埃里森(甲骨文老板)才把房子也选在山上,”布林说,“冯,你不是一开始买房子的时候,就想到了你就一定会被全世界关注吧,”

    “没有,纯属个人习惯,”冯一平解释,其实他还就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才买了这处房子。

    “越看越好,这里以后还能建一个直升飞机停机坪,”佩奇说。

    这事吧,冯一平还真不太愿意尝试,直升机这玩意,相对可靠性不太高。

    “可以吃了,”施密特在那边叫道。

    他总是觉得自己越来越融不进那个小圈子,烧烤的人,不是都应该被围观夸奖吗,怎么就没人搭理我?

    …………

    但今天最受欢迎的,竟然是需要自己动手卷的春卷,特别就特别在这一点,他们以前吃的,都是炸好的,今天吃一个按自己喜好卷的,用他们的话说,“就是两样东西,”

    这会正是夕阳最好的时候,海湾里金光闪闪,分外耀眼,“亚洲那边,就拜托你了,”布林举起酒杯说。

    经过冯一平和施密特,主要是冯一平的耐心工作,这俩一门心思就要跟华尔街唱对台戏的家伙,终于同意在美国之外也进行路演,当然,你要是指望他们俩亲自去,那还不如指望太阳这会在东边呢。

    想当年,在上市仪式上,谷歌的铁三角都没到齐,因为布林这货,因为他老人家,不想坐夜班飞机!

    都不配合到这种地步,你还指望他们坐着飞机满世界的推销?早点歇了吧就!

    香港的,交给冯一平,英国的,交给施密特,他们俩,还是负责美国。

    “我会努力的,”

    “看来说不定冯那边的情况最好,”施密特有点压抑不住羡慕的说,“大卫跟我说,有好多亚洲的投资人这些天一直在主动跟他们联系,”

    冯一平对谷歌股票毫不掩饰的看好,鼓动自己公司的员工购买,影响到的人还是不少。

    “那是,”佩奇拍了冯一平一下,“也不看看冯的影响力,”

    “不,不是我影响力强,投资人主要看重的,还是我们公司的表现,不过说老实话,对你们两位,我还真有点不放心,我说,”他走到那俩的中间,把手搭在他们背上,“两位大哥,无论如何,在路演的时候,配合一下呗,”

    佩奇和布林有些尴尬,“你放心,肯定会,”

    “真的?”冯一平一脸的不放心。

    要说,原来谷歌那次不成功的IPO,跟这两个家伙的不着调真有相当大的关系。

    不说他们坚持的定价的方式,以及口语化的招股书,还有坚持不分红的牛叉意愿,最大的问题是,因为一直在跟华尔街唱反调,导致有时他们就没抓住重点。

    唯一的一次路演,这两个家伙别说吸引投资者,简直就是在得罪投资者——他们俩只顾自己说笑,根本就不回答潜在投资者的问题。

    没谁会认为他们这是不想让华尔街的套路出牌,到场的人都认为那是对他们的不尊重。

    “不管怎么不喜欢,华尔街始终是我们上市不可或缺的一方,为了认购考虑,我们至少要把华尔街和投资者做区分,至少至少,投资者的提问,哪怕问的就是分红啊回报啊这些你们不愿意回答的问题,也一定要耐心一些,”

    冯一平苦心孤诣的做他们的思想工作。

    “我们可以不看重钱,但是佩奇,想想我们的那么设想中的产品,我们就知道钱的重要性,对不对?”

    这两个中二青年,只能说是性格还没定型,简单点说,喜欢钱,但又有些耻于谈钱的意思。

    一方面,他们对华尔街很反感,对传统很反感,好像对谷歌上市他们身家能增长多少也不关心。

    原本对募集多少资金,他们提出了一个让很多人不知所以,足足精确到小数点后第8位数的目标,27.18281828亿美元。

    理工男们是不是很熟悉?这就是无理数e的前几位好么!

    但另一方面,他们又喜欢那些高花费的玩意,这一点,从谷歌后来那不得不租一个机场才能停下的私人飞机就能略知一二。

    佩奇刚才说冯一平这房子好,说不定明天就会开始物色,而且是会建停机坪的那种。

    还有,因为冯一平已经有一架湾流,他们俩已经在讨论,要买进一架美国还从来没有私人公司购买的波音767-200宽体客机,改装成自己的专属飞行宫殿。

    那可是波音对针对200-300座级市场推出的主力产品,机长和翼展均接近50米,宽也5米多,冯一平的那架湾流Ⅴ,虽然是目前的湾流里尺寸最大的,但跟它比,那就不是个。

    这架坐上300人没毛病的飞机,他们计划改装后最多只坐50个人。

    虽然他们计划购入的这架飞机,是一架二手飞机,但是加上改装费用,那绝对便宜不下来。

    关键是它平常的花费,不说保养,只说机组人员,至少也得5个人以上,还有那加起来推力接近600千牛的两个发动机,那可是正宗的油老虎。

    没钱,他们哪能玩这个?

    “没问题,我们一定全力配合,”这其实是冯一平这些天以来,一直老生常谈的问题,在为他壮行的时候又提起来,那两位也有点不好意思,让冯一平这么担心,可见自己之前是多么的不省心。

    “大家都好好做,”布林说,“让我们的IPO创下一个记录,让我们有更多的资金来开发新产品,来,干杯!”

    他们俩这样明确的表态,总算让絮絮叨叨的冯一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但是我们还要担心一个问题,”

    又来了!举着酒杯的布林挺无奈。

    “我还是有些担心承销商,你们知道,拍卖定价的方式,让他们没办法让自己的客户以优惠的价格,买到我们的股票,”

    这一点,应该也是佩奇他们坚持这样的定价的一个初衷,他们就是不想便宜了华尔街的那帮人。

    “但是,我认为当前的这种模式,他们并不是没有可以搞小动作的余地,比如,他们完全可以串联一批投资者,统一以较低的价格在网上竞拍,这样甚至会影响到我们的定价,”

    他这个担忧也不是空穴来风,没有自己参与的那一次,华尔街就是这么干的。

    所以那一次的结果,本来佩奇他们想把华尔街涮一把,结果确实被华尔街的那些家伙给玩了。

    佩奇楞了一下,“冯你提醒的很对,哼,还真有这个可能,”

    施密特也有些紧张,“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就要拿出最好的应对方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