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义良和冯玉萱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一幕,这个,好像应该是我们先跟他说话吧?

    冯玉萱尤其不满,没搞错吧,那是我弟弟哎!

    “吭,”梅义良咳了一下,“金总肯定是有事,我们先等等,”他还是想得开一点。2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外甥在国内的这一大摊子事,都靠金翎撑着呢。

    他自己已经是十二万分的努力,可是,对公司现在涉及得越来越多的高科技领域,他真的是力有不逮,别说带领那些公司展,就是那些公司的监察工作,他也觉得做起来挺吃力。

    所以对那位姑奶奶,还真得迁就着。

    冯玉萱的感觉其实也是一样的,虽然有些吃醋,但是她自己也觉得,要说弟弟和金翎是姐弟,那好像更合适些,弟弟的意图,金翎不但能充分理解,还总能执行得很好。

    也是在真正走上管理岗位以后,她才明白,执行力是一个多么重要的方面,任你有再好的点子,执行不力,那结果看起来只能是一出蹩脚的闹剧。

    而在执行这一点上,她自忖自己是万万做不到像金翎那么出色。

    “舅,你说,弟弟现在还有必要操这么多心吗?你看看,他就在谷歌这一家的投资,几年的时间就翻了至少5o倍,还都说在美国的其它几个互联网项目,前景也非常好,只要做好一家,就比我们在国内辛辛苦苦做这么多年的回报还要高,”

    “那还不如把这些传统项目都给砍了,只做it,那多好!”

    “都砍了,那我们喝西北风,镇里的,县里的那些人都喝西北风?”梅义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了外甥女一句。

    “你是到现在还没明白,一平做的有些事,主要就只是为了赚钱吗?”

    “我不是不知道,”冯玉萱只不过是看到弟弟和金翎那么亲密,有些失落,这才找话说,当然,这一定程度上也是她的心里话,没想到又被小舅给尅了几句,“哎呀,我不说了,”

    “你啊,要学着眼光看长远一点,你就真的以为我们的这些传统产业就没有前途,就不如it?你忘了一平的眼光?”

    “你就真的认为,如果把老家味道面馆运作上市,它的市值就一定会比汽车网低?还有有佳,还有装饰公司,还有美佳……,再过些年,它们就真的不如it领域的回报高?”

    冯玉萱好委屈,她想说,“老舅,我心里本来就不舒服好不好?”

    …………

    书房里,金翎都没有问候冯一平一声,直接就质疑起来,“你这次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还不清楚股市千变万化,有多难把握吗?你还这样大张旗鼓的让大家都认购谷歌的股票?”

    “你也知道,一股至少都得在1oo美元以上,也就是折合人民币1ooo多一股,你说,要是一开盘就跌破行价,你该怎么办?”

    她激动得手舞足蹈,满脸通红,“你这是置你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声望和形象于不顾,你这是孤注一掷的在玩火,”

    “别激动,来,喝口水,”冯一平把担心得不行不行的金翎按在凳子上,“你看我是那么冲动的人吗,”

    “你这还不冲动?”金翎又有要暴走的冲动。

    “我可以向你保证,谷歌的股票,绝对不会跌破行价,”冯一平肯定的说。

    “连微软、苹果、雅虎的股票都经历过那么多波折,你怎么能保证谷歌的股票就是个例外?”

    “除了公司实力,主要的,是因为它碰上了个好时候啊,”提起这个,冯一平也有些感慨。

    谷歌的诞生和成长,恰恰是赶上了互联网展的好时候,至少从现在到他重生之前,这个行业,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折,所以说有时候,运气这个事,还真是个事。

    “好,就算它不会跌,但这么高的股价,它又能涨多少呢?大家这么积极的买,可都是冲着你的好眼光来的,都是指着它大涨的,要是买上个一年半载,都没什么动静,你又该怎么跟大家交代?”

    “要是半年之内,就能翻一番呢?”冯一平轻轻松松的说。

    “什么?”金翎一下子站起来,“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冯一平又把她按回去,“你知道,我一向是谋定而后动的,我反复推算过,综合谷歌现在的营收、利润,以及它的增长和平均市盈率,谷歌肯定会有大幅的上涨空间,”

    还是那样,当你知道了确定的结果以后,要再找原因,那肯定不难。

    “你怎么就断定它半年之内就能翻一番?”

    因为本来它只用了两个月不到的时间,股价就翻番了呀,冯一平心说。

    不过那一次,谷歌的行价是85,而这一次,他们期待至少是15,所以他把时间放宽到半年。

    “相信我,我有详细的推断,”冯一平说。

    “就是在目前高科技行业的股票平均走弱,而且接下来的几个月,不但还会有人准备出手套现的情况下?”

    “是的,”这一点冯一平也有考虑进去。

    谷歌股票可靠就可靠在这里。

    原来的时候,行的那两千多万股股票,两个月之内,差不多全换手了一遍,但它的股价却一直在向上。

    金翎算是相信了他的说法,毕竟之前冯一平也带着她玩过几次,但是,她显得更着急起来,“既然是这样,你怎么好这么大张旗鼓的到处宣扬,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带来多少麻烦?”

    如果谷歌股票真的跟冯一平预料的一样,那到时他在股票上面的好眼光的名声,也会不胫而走,这可不是件好事。

    “只是一次,又不会有下一次,会有多少麻烦?何况这次我还是让自己的员工,认购我作为股东的公司的股票,这难道还不能理解吗?”

    “再说,哼哼,这样的麻烦,现在对我们算什么?我就不信了,难道还有谁敢一定要把钱塞给我,让我替他炒股不成?”

    “可是,”金翎还有些顾虑的样子。

    “好了,没什么可是,我说是福利,那就是福利,”冯一平霸道的止了这个话题,“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有时候,女人就是要男人这样的强势,“好吧,”金翎转而纠结起另一个问题,“那我就真的把那些股票都先出手,全部用来认购?”

    “就是应该这样,到时你想长期持有也行,想套现然后再购进现在的股票也行,放在李睿远那,我会让他帮着打理,”

    “咚咚,”门被敲了两下,冯一平以为是姐姐或者是小舅,亲自去拉开,门外是吴倩和方颖芝。

    “一平,冯总,”她们俩手里都拿着厚厚的一摞信封,“这些都是请你们俩去赴宴的,还有这些,是刚刚亲自打电话过来,希望来拜访的人,”

    冯一平一看,打头的就是那位被绑过的李家大公子,好吧,看来随着自己的实力在增长,这待遇,明显也变得很快,以前,都是那位幕僚袁先生。

    而李大公子,可是大家都知道的李家的接班人。

    接下来,是香港另外大家的二代,还有其它的那些大家都很熟悉的富豪,基本都是在家族公司里有一定话语权的年轻一代,希望前来拜访。

    “别激动,应该都是冲着这次谷歌上市来的,”冯一平清醒得很,这些人是看到了嘉盛这边的动静,也想来探探口风,看看这只股票,是不是真的会有很高回报。

    “还有,国内来的也不少,他们也希望能尽快见到你,”吴倩拿出另外一个件夹。

    冯一平一看,好么,关村的好多都来了,那大门户网站也都来了不说,连度娘都派人来了,看来自己这次动作确实有点大,看来大家的嗅觉都很灵敏。

    “见,都见,认购的人越多越好,”这其实也是冯一平想达到的目的。

    借谷歌上市,一下子交好这么多人,多好的生意不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