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不回去一趟?”冯玉萱急匆匆的走进房间,问正在收拾行李的弟弟。

    “不回去了,后天敲钟,我今天必须得走,”冯一平拉上箱子拉链,“我跟爸妈都说过,今年一定一起过秋,”

    “所以你放心,肯定会参加你的婚礼的,”冯一平笑着说。

    “就不能回去一趟?”

    “放心,今年秋不是在国庆之前吗,我一定提前回来为你准备,我可只有你这一个姐,”

    冯玉萱有些吞吞吐吐的,“这个,婚礼怎么办,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这个事还真是个事。

    “小舅呢?要不把他叫过来,”

    梅义良一听说是这事,也难得的不爽快起来,“这不是事吧,我们自己就有婚庆公司,那么多主题的婚礼都承办过,要怎么办,就看玉萱你想怎么办,什么样的不能办?”

    “我是帮别人办婚礼办多了,自己倒真不想按照那些流程来,”冯玉萱说。

    冯一平看了姐姐一眼,你这是要个特别的?

    “那你是怎么想的,你想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冯一平说。

    “要说不喜欢风风光光的出嫁,那也是假的,”冯玉萱说。

    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不管条件是好是坏,没有一个姑娘不希望自己出嫁的那天风风光光的,成为大家的焦点。

    “只是,现在平常就已经够风光了,还真想那天能简单点,这可能和过年是一个道理,以前总盼着过年,现在有时真觉得,过年是就是一个负担,”

    “你真这么想?”老实说,姐姐的想法让冯一平很惊讶,梅义良同样很惊讶。

    “其实你真不用多想,我们堂堂正正的赚钱,自然也可以堂堂正正的花钱,别人管不了,”

    “算了吧,”冯玉萱摇摇头,“按照爸他们的性子,肯定是要大肆操办一番,连村里平常最节省的人家,在这样的事上也是该花的绝不少花,以现在家里的条件,他和妈更是不会节省,”

    这肯定的,做父母的,都不想在这样的大事上委屈子女,”

    “但我也看了新闻,以我们家的影响,主要是你的影响咯,现在的这个时候,可能还真不好大张旗鼓的,”

    冯一平是真的感觉很欣慰。

    现在的社会风气,和十几年后还是有很大的差别,拜金思潮虽然是盛行,但还没有到把“土豪”当褒义词的份上,也没有到把有多少钱,作为衡量成功与否,或者是多成功的唯一条件。

    十多年后,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解放,那些花000万,或者更多的钱嫁女儿,迎亲的车队价值几个亿的,有些人都不会关注,关注了的那些,看了之后也只会羡慕加嫉妒。

    甚至有进一步的会崇拜,或者是,“壕,我们交朋友吧,”

    但在这会,对这样的事,大家可能也会羡慕,但在当前的大环境下,最后的结果可能只有一个,恨!

    拜那位狼教授所赐,现在社会上兴起了一阵全面否定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家的思潮,大家把对贫富不均,官员**等等好多不满,都宣泄在这样的一个出口里,冯一平家要是在这当口大肆操办,招致的绝对只会是骂声。

    “玉萱你说得对,我担心的也是这个,按理说现在什么条件都有,怎么办都好说,问题是,”梅义良看了看外甥,“我们现在的条件太好,一平的影响力太大,”

    “如果按老规矩办两场,你们想,国庆的那天,会有多少人到冯家冲送礼?”

    那至少镇里的是一家都不会落,县里的那些有家人在嘉盛上班的人家,应该也会赶过去随喜送礼。

    “就是在省城按理由男方操办的这场,送礼的人同样不会少,我们的那么多关系,那么多合作伙伴,这动静,肯定都小不了,”

    那动静指定小不了。

    尤其是那些官员们,他们不好上赶着去冯家冲随礼,但是在省城摆酒的时候,他们怎么可能不意思意思?

    再说,家里这样的大喜事,怕是都要主动向有些官员发帖子,或者主动去请。

    到时嘉盛假日酒店里官员和商人杯觥交错笑逐颜开,这样的场景,只要有几张照片上传到网上,那肯定是物议沸腾。

    其实,这样别说会让那些关注冯一平的人反感,让那些想挑刺的人兴奋,就是连冯一平自己,也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是啊,本来是我的事,结果大家全是冲着你来的,”冯玉萱说,“所以我想,干脆就简单点,”

    “怎么个简单法?”冯一平现在感觉挺轻松。

    原本他还有有些发愁呢,这样的事情,按说姐姐有什么要求都要满足,也应该要满足,不然,被她记恨一辈子也是应该的。

    所以他原本想的是,这事具体怎么办,自己不过问,但他想,家里和姐姐,多半是要大办。

    他也打定了注意,要是他们都想大办,那就大办,没必要在这样的事上委屈家人。

    至于可能招致的那些非议,爱谁谁吧!

    但不但是小舅,连姐姐都把自己的难处都想到了。

    他们这样的表现,至少不会让冯一平担心,自己家会起来得快,跨得也快。

    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觉得亏*******脆就谁也不麻烦,去国外转一圈旅行结婚,我也借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休息,”冯玉萱说。

    “不用这样,办法也不是没有,”冯一平说,“我们可以到国外包下一个岛来,把两边的亲友都请过去,这样外人也不知道岛上具体的情形,”

    后来好多富人不是都喜欢这样做吗?

    “你早没说,我一直就想着在欧洲或者美国买一个岛,建成后供集团内部度假,要是早知道你有这样的想法,那我肯定会加快步伐,”

    “得了吧,别说买岛,就是按你说的包岛,别人都不用知道岛上是什么情形,就能知道肯定没少花钱,包岛能不花钱?两边这么些人,往来的差旅费,就说机票,加起来那会是小钱?”

    “再说也麻烦,大伯他们那么大年纪,这往来颠簸的,要是出个什么事……,”冯玉萱摆了摆手,“就按我说的,出国转一圈就好,”

    “你真的不用考虑其它的因素,这事一定要按自己的想法来,真的,没关系的,”冯一平还是劝了一句。

    “这就是我的想法,”冯玉萱说,“只不过有个问题,爸妈那边的工作,”

    “好吧,你要是打定了注意,那就我来做,”这个冯一平当仁不让。

    “罗维家那边,也包在我和你舅妈身上,”梅义良也主动说。

    “那就这样吧,呵呵,准备好的钱不用花,说不定妈会挺高兴,”冯玉萱笑着说。

    “你妈是那样的人吗?”梅义良顺手在外甥女头上来了一下,“还用老眼光看人,”

    冯一平有点高兴的看着这一幕,“说起这个,我在想,准备好为这事要花的钱,那也别留着,就以你们俩的名义捐出去,捐给儿童福利院,或者是捐建一所儿童福利院,你们觉得呢?”

    冯玉萱眼前一亮,“这个不错,”

    “成立个基金不是更好?”梅义良说。

    “以公司的名义成立基金还行,个人名义的,还是算了吧,我们现在也不需要这样的名气,这个捐款,最好也不要大张旗鼓的,”

    要是在国外,自然最好成立个基金什么的。

    但国内目前的大环境,成立一个基金,那就是给自己找事。

    “玉萱你看呢?”梅义良问。

    “还是捐儿童福利院,要不,我也学你匿名?”冯玉萱说。

    “也可以,不过你最好征求一下罗维的意见,还有小舅,我觉得,要不干脆,我们就定一个这样的规矩下来,不管是我,还是慧慧结婚,一律都不操办,把该花的钱都捐出去,包括我们的后代也这样,”

    梅义良稍微想了想,“我觉得这是好事,你放心,大舅他们的工作我去做,”

    梅义良也觉得,冯一平这个当家人这样的风格,让两家多少有了点有传承的家族的雏形。

    “弟,透露下,你的婚礼,原本预算是多少?”冯玉萱有些好奇的问。

    “这我还真没想过,”找本站搜索"c"或输入网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