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谷歌的人喜笑颜开的离开会议室,承销商们的笑脸一下子跨了下来,那真是,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

    149美元!

    谷歌总股本两亿千万股,这就意味着它的市值,一下子就突破了400亿美元大关!

    比2亿美元市值的通用,还高了一个160亿美元市值的亚马逊。

    他们计划出售290万股股票,这也意味着,这次ipo,将募集超过40亿美元的资金……。

    这一桩桩,一件件,纷纷都刷新了以往的记录,按理,作为承销商,他们应该为这样的结果欢呼雀跃,为绿鞋期权带来的巨大收益弹冠相庆。

    但是现在,这一切,不管是荣耀还是巨大的收益,其实都跟他们没有什么关联不说,他们这十几家机构,怕是从明天开始,就会沦为圈子里的笑柄。

    很多年后,怕是很多商学院里都会把他们这次的作为,当作是不作不死的典范来解读。

    安德鲁深深的叹了口气,所有设计的好的剧本,都在那次承销商会议之后发生了大转折。

    如果按原计划,前天,他们就应该强烈建议谷歌,把发行的价格大幅削减只85至95美元,理由也会很充分:推动不乐观的股票销售。

    面对那会不乐观的销售情况,一筹莫展的谷歌,虽然会考虑到这样的调整,会对投资者信心带来的进一步打击,但还是会接受他们的建议,不然,认购不足,还怎么ipo?

    从技术上说,这样的调整,还会让很多潜在的投资者,连登记的时间都没有,从而顺理成章的把他们挡在外面,然后,也是顺理成章的,他们的那些客户,就有机会以低价入手谷歌的股票,从而对他们这些投行高度感激和认可……。

    把谷歌一鱼几吃的同时,还能顺道不带一丝烟火气的,教训谷歌那两个狂傲叛逆的年轻人该怎么做人……,本来设计的妥妥的,怎么就成了今天这样一边倒的局面?

    还是那次逼宫的会议,还是那次口出狂言冯一平。

    “唉,”他拍了拍大卫的肩膀,“后天,我陪你喝酒,”

    “算我一个,”汇丰的肯特插了一句。

    安德鲁看了他一眼,后者也点点头。

    大卫看着他们俩,也是摇头,啥也不说了,都是天涯沦落人啊!

    之所以冯一平看到今天的大卫,好像老了几岁一样,因为他回来的那天,就接到了公司的通知,谷歌敲钟上市之后,就是他离职之时,连后续的工作,都会有人接手。

    这其实并不算什么,对他最大的打击是,作为这一次搞砸了的惩罚,他的奖金,他的期权……,统统遭到了大幅削减。

    所谓的资本家,就是不讲人情,只讲利益,就是不讲过程,只讲结果。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原来并不寂寞哦,“何必等后天呢,”他从台上拿起一瓶刚才用来庆祝的香槟,“走,”

    …………

    佩奇他们个像连体婴儿一样,勾肩搭背,歪歪斜斜的的走在酒店走廊上,还没怎么喝酒呢,就像是醉了一样,“睡不着,去我房间吧,我让他们送餐,”布林说。

    在即将“有钱了有钱了”的前夜,他们这会真的是“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的兴奋和烦恼。

    “好啊,”

    “哦,你还有工作,”佩奇看着前方说。

    冯一平一看,马灵看着手里的一份件,提着一个件袋,就靠在自己房间门边,“等我几分钟,我马上过来,”他说。

    那俩还真没多想,“去吧去吧,”谷歌上市是大事,直播谷歌上市,对youtube也是大事,是吸引流量的绝佳机会。

    “冯先生,这是明天的安排,”马灵看到站在自己面前冯一平,连忙说。

    “进来说,”冯一平打开门。

    “下午那段视频带来了吗?”冯一平问了一句,然后他又一次被扑在墙上,嗯,怎么会是“又”呢?哦,华盛顿的那晚,好像也是这样式的。

    马灵的舌头,熟练的分开他的唇探了进去,这个吻,比法式热吻还要热……。

    …………

    卫生间里,低吟浅唱停了下来,坐在洗手台上的马灵,闭着眼睛抱着冯一平的头,还沉浸在刚才的余韵。

    冯一平喘了口气,一看手表,艰难的抬起头,“喔,我得过去了,”

    马灵松开手,在冯一平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你得用冷水洗把脸,”

    “你也是,”冯一平在她脸上捏了一下,“这么红,”

    他从水龙头下浇了几把水在自己脸上,看着一边裙子还堆在腰间的马灵,顿了一下,“你觉得,我是不是……,”

    “不,”马灵就那样捧着他水淋淋的脸,“我喜欢这样的你,你也是森特的好爸爸,”

    …………

    又过了几分钟,冯一平才拿着一瓶酒一路小跑着出现在布林房间,“快来,”布林朝他招手,冯一平见他们个这会歪的歪斜的斜,都已经有些二麻二麻的——但地上才倒着两个酒瓶。

    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说的就是这样的时候吧!

    这样挺好的,没人问他怎么会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

    一早,昨天晚上喧嚣到很晚的那些房间,现在又喧闹起来,起得最早的,自然是youtube的工作人员,他们有些拿着设备等在一些门前,有些正对着一些打开门的房间里拍摄。

    冯一平打开门,守候在旁边的两个youtube的小伙举着摄像机就凑了过来,他下意识的挡了一下,我可没化妆的。

    嗯,好在现在的视频,像素普遍不高。

    楼道里这时已经有不少人,冯一平听到有人在哼小曲,这可是大清早好不好!

    有些秃顶,系着红领带的首席财务官乔治雷耶斯,和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全球通信及公共事务部总监戴维克莱恩,正在镜头前摆pose,看那样子,好像是模仿的影片《黑衣人》。

    这两位平时严肃的家伙的倾情表演,真是不像到了极点,但是吃瓜群众依然很欢乐,这会的整个楼层,其实都弥漫着一种类似圣诞节前的那种欢乐气氛。

    “嗨冯,”大家都笑着跟他打招呼,那边的门也开了,佩奇和布林,都有点不习惯的穿着一身西装走出门来,“真帅,”冯一平带头鼓掌。

    佩奇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走廊里的人,“都到齐了吗,那走吧,”

    “走咯,”所有人都像急着去拆圣诞礼物的孩子一样,推搡着挤进电梯里。

    …………

    美东时间8月19日上午9点整,谷歌一行人出现在纳斯达克门前大批守候的记者前,美国媒体感兴趣的是,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谷歌的两位创始人,同时西装革履的出现在大家面前。

    而国媒体则习惯性的对排位比较感兴趣,他们觉得这个站位很有意思,冯一平站在佩奇和布林间,而施密特站在旁边。

    传说冯一平和谷歌的那两位创始人关系很铁,现在看来,那些传言还真是真的。

    纳斯达克楼上的电子屏上,打着“纳斯达克欢迎le”的字样,这还不够,“欢迎欢迎,”纳斯达克首席执行官罗伯特·格雷菲尔德,带着一大票高管迎出门来,一一跟他们握手。

    冯一平认真的看了眼这个头发浓密,看起来精力充沛的家伙,他对这位很有印象。

    他对这位的印象,来自于他搞砸了后来的,facebook现在可是在自己名下,这事自己一定要牢记。

    佩奇居然也会知道要朝门口的记者们挥挥手示意,霎时闪光灯闪成一片。

    的外景记者站在门前开始连线,“几年前,他们还是斯坦福两个普通的毕业生,今天,他们即将带领自己的公司,完成一次创纪录的ipo,”

    “我们看到,在佩奇和布林的带领下,谷歌团队刚刚进入纳斯达克大楼,这场将创下很多记录的ipo,终于进行到了最后,也是最耀眼的一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