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方一些地方的圈子里,已经开始流行后来广为传播的话,“十万贫苦户,百万不算富,千万刚起步”的话。

    对现在的普罗大众来说,这样的顺口溜真还是相当超前,不过,这里面的另一层意思,对所有人都是适用的,那就是,你从一个层级,上升到另一个层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就像很多公务员,可能一辈子就蹉跎在科长以下,或者是当了十几年科长,临退休也没能提为处长一样。

    财富方面也是这样,都不说到亿,只说从十万到百万,从百万到千万,说起来不过两句话两道坎,但就这两道坎,就成为了好多人一生都逾越不了的关坎。

    十万容易,突破百万很难,从百万突破千万,那更是难上加难。

    从千万到亿呢,那可以说是又有了质的变化,这是绝大多数人努力一辈子也实现不了的目标。

    至于百亿,还是美元,这是让绝大多数亿万富翁也感觉绝望的目标,

    但这些对冯一平来说,那就完全不是问题,在外人看来,他好像开了挂一样,就那么简简单单,顺风顺水的走到了现在的地步,百亿美元身家。

    当然,他真就是开了挂的。

    所以现在看着网上的“最年轻的百亿富豪”的报道,他真的一点都激动不起来。

    首席财务官乔治雷耶斯坐在suv的最后一排,都不用看什么数据就直接得出了结论,“按现在的股价,这次上市,为公司增加了超过1000位百万富翁,冯你好像说过,我们的第一位按摩师布朗,也有可能成为百万富翁?你说得对,她现在已经是了,”

    “真的?”这消息连佩奇都有些惊讶,“我记得,布朗最开始好像还是兼职?”

    “对,”布林回忆说,“好像周薪450美元,外加一些期权,那时我们应该刚从车库搬出来,她是多少,应该是第四十几个员工,所以期权不错,她也更喜欢期权,”

    有些事是免不了的,就是在硅谷,就是在谷歌这样的公司,员工的收入,其实也跟资历有很大的关系。

    冯一平能想象得到,和其它的初创公司一样,当初这两个算是穷得叮当响,对未来没有什么明确概念,甚至自己对期权最后会不会有用,都可能不太确定的家伙,为了留住人,为了团队的稳定,对不多的那些员工,想必是相当慷慨的。

    “这才是传奇,”冯一平由衷的在心里说。

    这话只能在心里说,要是在这公开说,那就有涉嫌歧视的意味。

    在国内,按摩这个职业,说实话,就是正规的按摩,那也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职业。

    但众所周知,和国内不一样,布朗这样的按摩师,大约相当于美国的蓝领阶层,而美国很多的蓝领阶层,其实收入都高过普通的白领。

    “亿万富翁,一共有8位,如果按年初福布斯公布的全球富豪榜做类比,你们位,将直接进入全球前50强,”

    “好了好了,”布林打断了他,“创造富翁不是我们ipo的本意,我们这次募资,是为了公司的发展,”

    “说得对,我不想接下来在公司停车场上,看到一下子出现很多豪车,如果有,我看到一辆砸一辆,”佩奇说。

    他们现在开的车,和很多硅谷高科技公司负责人的一样,都是普锐斯。

    但是,话说你们计划买6,这够奢侈吧!

    你们都计划买大飞机,还不让底下的那些人换辆车?

    “如果单从造富的角度讲,只要大家沉住气,不抛售自己名下的股票,我认为,再过上几年,我们的前20号员工,都将成为亿万富翁,”冯一平又一次语出惊人。

    “真的?”一车人齐刷刷的看着他,梅耶尔眼神更是亮晶晶的,她是前20号员工之一,她对个人财富迈上一亿这个台阶的难度,有着清楚的认识。

    “我预计这不是问题,”冯一平肯定的说。

    “呵呵,既然冯你这么说,那我相信这事一定会实现,”其它人都还有些半信半疑的,佩奇已经笑嘻嘻的搭着冯一平的肩膀说。

    他认为冯一平这么说并不是胡编乱造,他相信冯一平这么说,是建立在自己对未来几年的发展趋势清晰和正确的基础之上。

    机场已经到了,布林当先从车上下来,youtube的员工清楚的记录下了他的话,“伙计们,ipo已经成功结束,大家估计都已经有了休假计划,我能理解,从年初到现在,我们都不轻松,不过,还没有到可以放松的时候,在飞机上可以睡一觉,但回到硅谷,我们就得马上拿出新的计划来,”

    因为不在公司,他说的很含糊,但车上的人都知道,他说的这个新计划,是花钱的计划。

    这一次让大家精疲力竭的ipo,募集的这么多资金,可不是让它躺在账上看着玩的。

    关于募集资金的用途,媒体也不止一次询问过,但他们都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因为这些资金的用途,需要保密。

    他们早就定下来,这笔资金的大部分,将用来购买计算机、服务器,以及扩建和新建数据心。

    去年公司在这些项目上的投入,是两亿美元,今年预计将达到二十亿美元之巨!

    这些投入,除了让用户的搜索,能更快得到结果,最主要的目的,自然是“云计算”。

    是的,谷歌现在不仅做的只是搜索,只是卖广告,在数据心上耗资巨大的投入,其后蕴含的,是谷歌成为下一个微软的雄心。

    难道就只允许你微软对搜索蠢蠢欲动,不允许我试着抄一下你的后路吗?

    “好吧,我们边睡边想,”后面车上下来的人,也听到了布林的要求,没有人表现出不耐,大家拉着行李箱,都是一副跃跃欲试,迫不及待的想大干一场的样子。

    但是,这些家伙彼此之间,现在又很提防,没办法,资金总是有限的,谁都想往自己的那摊子都拨拉点。

    这种氛围冯一平很喜欢,他们这真不是装,虽然他们也为公司ipo高兴,也为自己账面财富的增值而高兴,但是,上午结束ipo,下午他们就能把这当作是一个普通工作日,这样的态度,冯一平希望自己在国内的那些公司的员工也能具备。

    冯一平稍微有些脸红,他抽空给黄静萍发了一条信息,“不要来机场接我,因为一回去就得先回公司工作,”

    哎,有些惭愧啊,本来他认为自己已经够敬业,够淡定,但没想到,这些家伙比普遍比自己还狠。

    …………

    下午四点多,没有鲜花,没有掌声,硅谷平静的迎来了凯旋而归的谷歌一干人等。

    此时,纳斯达克已经收盘,谷歌是今天交易最热门的股票,全天共交易超过1500万股,接近总发行量的一半。

    但是,成绩是喜人的,截止收市,股价固定在美元的价位上,较发行价上涨了超过18%。

    这个数据,不高也不低,正好在合理的范围内,充分说明了他们定价的科学和精准。

    当然,佩奇他们更高兴的是,终于没有让华尔街的那帮人占到便宜。

    拍下他们直接回到公司,直接进入会议室之后,马灵还带着人,在谷歌园区里拍摄了一段员工们的工作场景,总体感觉,大家都有些兴奋,有些自豪,但除此之外,和平常无异。

    他们还特意拍摄了几位资深员工的电脑,这几位这会身家已经过百万,摄像机清楚的记录下来,他们的电脑上,并没有其它很多已经上市的高科技公司员工电脑上常见的那个窗口——股价实时动态。

    “回公司,马上上传,”马灵说。

    谷歌ipo已经成功落幕,他们的直播,也到了结束的时候。

    她非常确信,最后的这一段,将极大的提升这次直播的点击率。找本站搜索"c"或输入网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