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冯一平的手一颤,顿时有一些咖啡洒在了大腿上。

    “服务员,纸,”杨致远脸上终于有了笑意。

    “没事,”冯一平看了看裤子,朝另一桌的欧文示意了一下。

    这真不是他沉不住气,实在是杨酋长他不按套路出牌。

    有突然就抛出这样话题的么!

    前面说过,雅虎这两年虽然是颓势已显,虽然主要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IPO非常成功的谷歌,市值目前跟雅虎的差距不大,而且赶超的势头强劲,但就目前来说,雅虎依然是美国第一大互联网公司。

    众所周知的是,它还在全世界享有盛誉,是一个广受关注的公司。

    这样的公司,让只有24岁的冯一平去当掌舵人?

    也不说像微软、苹果这样的老牌公司,他们的历任CEO平均年龄有多大,就说谷歌吧,01年,谷歌远没有今天这么大规模,佩奇也已经28岁的时候,投资者们还坚持为他们找来了施密特担任CEO,为他们做“看护”呢。

    让一个不是公司创始人的24岁年轻人,去做一个成名已久的公司的CEO——哪怕那个人就是冯一平,这样的消息,依然不是引人眼球那么简单,而是绝对劲爆,会让人怀疑是不是听到了愚人节的笑话。

    我们得承认,冯一平推出的几个产品,不管是NEXTDOOE、Facebook,还是YouTube,虽然都大受欢迎,但是从影响力上来看,目前跟雅虎还真是有差距。

    以后当然不会是这样——但那是后话。

    冯一平这会心里确实很震动,但并不是因为上面的原因。

    这位杨酋长的眼光,有时真是极差,他们大手笔的花冤枉钱收购,不是一两次。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一些问题上,他确实真有着远超常人的敏锐直觉。

    因为冯一平知道,如果说现在有人能够挽回雅虎的颓势,那他还真就是不二人选。

    而且真不是很难。

    大方向是这样的,把目前干得不错的周斗士好好留住,再多追加一些资金,把阿里巴巴给收购咯,那以后的雅虎中国,就有马首富和周斗士两员悍将坐镇,放眼天下,怕谁来着?

    不管是搜索还是电商,还能发展得不好?

    这有操作性吗,有的!

    周斗士目前就在雅虎中国当总裁,从成绩上来看,确实蛮不错,这也说明,他至少目前,还是有些想在雅虎中国好好干。

    至于收购阿里,有没有机会呢?也是有的。

    原本的历史上,在明年,马首富还会颠颠的来找杨致远,结果很快同意雅虎以10亿美元现金,外加彼时已经被辞职的周斗士带走了很多人的雅虎中国,收购了阿里40%的普通股,并拥有35%的投票权。

    从这一点上看,马首富现在对雅虎还是非常的看重,觉得雅虎会是一个强有力的助力。

    这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雅虎这会,依然是互联网公司的领导者,而他的阿里系,现在还是处在幼生期,这会对雅虎有仰望的心态,再正常不过。

    若非如此,马首富能答应那样的条件?那可是40%的股权,和35%的投票权!

    根据杨致远后来的说法,那会雅虎有30亿美元现金,也就是,他只拿出了三分之一的现金储备,就达成了那样的结果。

    如果把那30亿全部砸过去,或者是再筹措一部分,当然,还要再拟上一个充分保护阿里管理团队的协议,就是类似于大股东和万科团队的那种,能不能把阿里收购,或者至少得到控股权?

    冯一平相信,这事还真有很大的把握做成。

    除了冯一平,马首富和他的十八罗汉,这会可还在费力跟eBay斗,就像他们这会都不会看到,雅虎这一个巨头,这会正在大踏步的朝山脚走一样,他们谁都不会清楚的看到,阿里的未来究竟会是如何。

    至于雅虎出乎他们意料的报价,可能会起反作用,引起他们的警觉,我们的公司,是不是应该很有前途,应该值更多?这个也并不尽然。

    那可是雅虎,他们这些年收购了那么多公司,超过50亿美元的都有,有什么好值得怀疑的?

    “是的,我其实更看重你这个人,”好像看出了冯一平的疑惑,杨致远说,“当然,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公司,但是,你不觉得,雅虎是一个更大的平台吗?我相信,以你的能力,雅虎这个平台,绝对能支持你做出更大的成就,”

    这话,怎么有种很熟悉的赶脚?冯一平想,哦,自己原来对哈斯廷斯也说过。

    杨致远说着说着,看到冯一平脸上,又浮现了之前那种笑容,心又是一沉,难道这都没有吸引力?

    “对不起,我先去把裤子换掉,”冯一平说,因为刚好欧文提着一个纸袋过来。

    …………

    谷歌。

    自从冯一平走后,佩奇和布林,其实都有些兴致缺缺。

    两个人对着波音767的结构图,讨论了几句,就没有什么话,佩奇麻利的关掉那个页面,“把我们的要求交给设计公司吧,”

    “对,”布林点头,“让他们出方案,我们再调整,”

    “工作,”

    “对,工作,”

    接下来,两人坐在电脑前,却半天进不了状态。

    佩奇勉强写了几行,跟着马上删掉,再写,再一看,这都什么玩意?又“咣咣”的按着删除键。

    “去玩场球?”布林说。

    “好,”佩奇马上站起来,“走,”

    结果,他们玩了好几场,从桌面足球、桌面曲棍球、乒乓球、撞球……,他们几乎把所有的球类都玩了个遍,弄得好多人都在想,难道是这两位在体验我们的游戏够不够丰富,够不够有吸引力,以便加以改进?

    还真有几分这个意思。

    因为那两位,之后又挨个体验电子游戏……。

    但是,他们做这些事的时候,好像总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最后,他们到餐厅体验,两个人的选择非常一致,甜的冰激凌,外加水果软糖。

    主要是糖能化解焦虑,让人心情变好。

    但这好像也不明显。

    做冰激凌的厨师看着两位老板拿着勺子,把杯子里的冰激凌搅来搅去,但就是不吃几口,顿时相当紧张。

    如果这个口味的你们不喜欢,我还有更拿手的,拜托,我真的非常需要这份工作,这份工作,关系到我能不能实现百万富翁的梦想。

    话说,自从公司的按摩师邦妮·布朗都成了百万富翁以后,谷歌餐厅里的好多厨师,纷纷以她为榜样。

    “几点了?”布林拉住一个端着笔记本从旁边走过的员工。

    “四点四十三,”那位看了看电脑说。

    难道这两位,是又昏天黑地的工作了好长时间,以至于连时间都不清楚吗?

    “四点四十三?”布林看了佩奇一眼,“你看,要不要给冯打个电话?”

    “算了,”在做冰激凌的厨师忐忑的目光中,佩奇皱着眉把那杯冰激凌推到一边。

    完了,那位厨师手里紧紧的攥着自己的帽子,我这是彻底的保不住工作了吗?

    佩奇不知道他们的举动,正让那边柜台后的一位工作人员陷入了煎熬之中。

    当然,就是知道了也无所谓,连他们俩这会也觉得挺煎熬呢。

    “不用打,冯说不定已经回家了,今天肯定是不会再来公司,”佩奇说。

    但是,就算不来公司,你也打个电话啊!你不知道我们其实挺关心你们谈了什么吗?

    “那一会召集人来一场?”布林又一次提议。

    “好的,”佩奇活动着身体站了起来,这会来一场对抗性非常强的橄榄球,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两个人又朝办公区走,均是一脸肃重,气场至少两米八,让周围没人敢接近的模样。

    这是遇上什么大问题了?难道是股票大跌?有那脑回路清奇,而且在意自己纸面上财富的家伙想。

    然后第一次打开纳斯达克的网站看了一眼,没有啊,不但没跌,还在涨呢!

    他就更不解的看着那两位创始人,然后,让他更不解的事情发生了,那两位不知看到了什么,面上顿时一喜,快步朝前走去,怎么回事这是?

    …………

    “玩什么啊?”冯一平揉了揉额头,“明天我就想在湖边晒着太阳好好的睡上一觉,”

    “黄会游泳吗?”梅耶尔问,“告诉你,我的水平不错哦,”

    你是想说你的身材不错吧,冯一平心说。

    梅耶尔是真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她马上变了个脸,“嗨,”她冲冯一平身后打招呼。

    下一刻,冯一平两边的肩膀上,分别被搭上了一只手,“什么时候回来的?”佩奇和布林同时问。

    “十多分钟前吧,怎么了?”

    “走,办公室说,”那俩朝梅耶尔点了点头,推着冯一平进了最近的一间办公室。

    “谈得如何?”一进门,布林就问。

    “也就那样吧,”冯一平说。

    那样是哪样?

    “主要谈了些什么?”佩奇问,“这个方便说吗?”

    “咦,你们不是挺不在意的吗?”冯一平笑。

    “我们就是有些好奇而已,”佩奇也笑。

    “主要是关心你,”布林说。

    “也没谈什么,”冯一平拉过一张椅子,舒舒服服的坐下来,“他呢,首先是想在中国跟我合作,我拒绝了,又探讨了收购我美国一些项目的可能性,我的反应告诉他,没有那种可能性,最后,他向我发出邀请,有没有担任雅虎CEO的意愿,”

    冯一平满意的看着佩奇和布林张大了嘴巴。

    那我当时洒了一点咖啡,也算是合理反应。

    “你的答复呢?”布林问。

    “自然是,我很荣幸,也非常感谢,但是,并没有任何意愿啊,”冯一平一摊手,“不然你认为呢?”

    办公室里顿时轻松起来。

    “我认为你肯定也这样啊,”布林笑着在冯一平肩膀上拍了一下,“你喝可乐,”他拿起桌上的一罐可乐递给冯一平。

    佩奇看了布林一眼,“冯,其实我们早就想过,和施密特相比,你……,”

    “啊,我的裤子,”冯一平看着刚换上的这条裤子,这一次被洒上了可乐,今天下午,自己的裤子,还真是命运多舛。

    “你们也来?快别说了,”他打断了佩奇那肯定不利于安定团结的话,“现在这样挺好的,”

    “走走走,吃饭去,饿死了,”他揽着那两个也是有话想说的家伙,朝餐厅走去,“明天不管你们有什么安排,我是打定了注意,只呆在湖边睡觉,”

    “跑那么远,到那么美的地方,只为了睡觉,你是怎么想的?”佩奇说。

    “就是单纯的想睡觉啊,还能怎么想,”冯一平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个原本耿直的孩子,现在也会话里有话吗?

    “还有,你难道不觉得,费那么大劲只是为了晒着太阳睡觉,不是非常有范儿吗?”他说。

    “对,这像是你做的事,”布林说,“是你的风格,”

    冯一平觉得很欣慰。

    他们俩现在都会拐着弯的说话,这绝对是受了自己的熏陶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